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铜元局”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如果你开车经过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去往南坪,在720度旋转的引桥上盘旋时,不知道有没有注意过高高的桥架下,掩映于绿荫之中的红砖旧房?如果你是乘坐3号线由渝中去南岸,过了长江的第一站叫“铜元局”。

铜元局,在1905年前名南岸苏家坝,1905年4月14日征购为铜元局土地,兴办了重庆最早的现代工厂,铸造铜元。其厂名“铜元局”成了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大桥下的铜元局一隅

解放后,这里成为了重庆长江电工厂的厂区与工人宿舍。昔日工业繁荣,人头攒动的热闹景象如今沉没进逝水流年,残破的沉默和固执的破旧诉说着旧日辉煌。铜元局,那种老重庆粗犷的硬朗之气,被长江流水温柔地摩挲,像投进了岁月的炉火,千锤百炼成一柄可以轻易刺破重庆人心灵的利剑。走向铜元局,就像走向了重庆斑驳的过去时光。

一、厂矿子弟的思念

从苏家坝立交桥的长坡直下,隐隐约约就能看见藏在建筑挡板下的斜顶老楼房。

过去的家属楼

我很熟悉这样的房子,曾几何时,在这类似的楼房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厂矿家属区的日子想当然的大同小异。一排排很拉风的宿舍楼,充斥着忙碌的生活气息。一个厂子的家属区,就是一个小小的城镇:商店、医院、学校、伙食团、电影院,所有的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沿着三合土打造的路往前去,衰草枯茅与碎裂的地面,像上了年龄的老人,每行一步,就在行人的耳边嘀咕一声,如同往日父母的唠叨。曾经那么厌烦,现在却如此渴望…

奋发图强

历史不只是在感受到的窃窃私语里响起,更在视线里给人提醒。

在废弃的楼道口贴着的门牌号,把时代的印痕直接挂到了人的心上。“图强村”,这样的字眼很直接地展示给人一种奋发向上,努力拼搏的时代精神。

长江电工厂曾经绵延数里,一到吃饭时间,每一栋家属楼都炊烟袅袅,锅碗瓢盆乱响。而各色饭菜的香味浩浩荡荡,穿透那时重庆总显得心事重重的空气,散播到对一顿好饭总是无比挂怀的半大小子们的鼻子里。

即便是再新奇的自制游戏在此刻都将暂停。各自飞奔回家,犯不着需要有人转达“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油盐酱醋

随便推开一户人去楼空人家的屋门,收拢在贴了瓷砖的水泥厨龛里的瓶瓶罐罐是不是特别亲切。“二娃,去买瓶酱油”这般熟悉的呼喊是不是突然又响在了耳边?

然而,如我们所见,虽称不上断壁残垣,但破旧颓败是不争的事实。

看向从前

我并不习惯站在窗前观察世间,但我知道那一扇又一扇的窗,不管它后面有没有人,它都是一只只好奇的眼。

它看世间沧桑,沧桑报以变迁;太阳每天升起,温暖不变,晒着的人却已离开,我们已经改变。

我以为这抱残守缺的老房子就是小孩,和几十年前的自己一般,心里干净纯洁,却与自己渐行渐远,终有一天会不见!

二、固执的日子

厂区鲜有人家,但并不绝对意味着就没有人住在这里。

四处剥落的墙体上,随时可以看见“拆迁区域,注意安全”这样的警示语。

走得更深些,会发现有几处楼房仍有人居住。在有人居住的楼前空地上,搭着简易棚子,邻居们在此集合。喝茶、打牌、摆龙门阵,似乎从不在乎时间,一直活在过去。

穿越家属区的历程仿佛在果冻里行走。你感觉不到进步,但你会回味那种廉价的甜蜜。它们很容易让人满足,大脑内的多巴胺会因为昨日重现的激动被刺激分泌,一种人类共有的愉悦感,便在这凝滞的前进里游遍周身。

繁茂的颓唐

无人打理的黄桷树无忧无虑地疯长,披头散发,回归了最自然的样貌。

慢慢地走走过家属区,辗转就走到了铜元局老街上。这里就像城市内的乡村自留地,每逢周日便成为了人声鼎沸的原始集市。在川渝两地,到这种人们自发组织的交易场所去买东西,称为“赶场”。

重庆人对赶场天生热爱,渝北红土地也有个类似的赶场之所。这里的东西通常土里土气,纯正农村出品,价格又实惠。走进市场,就让我不由得想起很小的时候,跟着背着背兜的父母去赶场的情景。

疫情前的赶场

大娘大爷在这里和小摊小贩讨价还价,那种生活厚重的味道直扬上天空,又带着啸声冲下来,一头扎向童年,扎进总要无意间让人感慨的某时从前…

在铜元局,你感受不到时光流逝,今非昔比;你看不见都市人脸上的陌生、警惕与距离。人们不愿意带着面具,让原来的自己认不出自己。重庆人总有自己的固执,在历经风霜以后,给自己一个地方安放生活的坚持。感悟娴静的心灵。

三、三位一体铜元局

铜元局从来没拒绝过改变,姗姗来迟的开发终究会来,并已在它的上半城产生了一定的成果。

花园洋房

面对它的变化,重庆人是矛盾的。一方面想看到它变得跟上潮流,成为重庆又一个宜居之处,一方面又想在这里找到没有任何变异的老重庆味道。

铜元局的改造很慢,当融侨公园的绿皮小火车欢快地跑在上半城的现代气息里时,下半城依然固守着骨子里的重庆。

小火车

但长江大桥的魔幻开始影响这里,方便的轻轨也通达这里,是让未来走向这里,还是这里走向未来,其实不算问题。只要生活变得让人们更加快乐幸福,怎么来都行。

我们不妨下到长江之滨,看看大江东去,再感受身后的铜元局。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只要它充满勃勃生机,那都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铜元局不但是《火锅英雄》和《少年的你》的取景地,它还是许多重庆人集体参演的一部电影,没有观众,但每个演员都于其中注入了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