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朱安为鲁迅独守空房41年,孤独终老,是否值得?

传递温度与价值,关注我不走丢,更多精彩内容尽在@@读书文史。

文 | 读书君

#朱安#

提到鲁迅,很多人只知许广平,却不知朱安。作为鲁迅的原配妻子,朱安一生为鲁迅守了41年的空房,无爱无性,但最终直到去世也未能如愿,和丈夫合葬在一起,只因许广平拒绝。

在鲁迅的一生中,最不愿意提到的应该就是他的原配妻子朱安。作为一代文豪鲁迅的原配妻子,朱安的一生,无疑是一个悲剧。

对此,有人说鲁迅绝情,朱安人傻情痴。然而,任何事情从不考虑社会背景,只是单独地拎出来评判,都显得有失偏颇。

朱安和鲁迅

01 小脚女人朱安,与文豪鲁迅的“相识”

朱安和鲁迅虽是同乡,但是两人却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朱安成长于旧时代传统的家庭,从小就被按着封建社会“三从四德”的贤淑标准来培养:未曾上过学堂,从小就被要求裹小脚。

父母对她没有过高的期盼,给其取名为“安”,只希望她能够平安地过完一生。

鲁迅出身世家,虽然少年时期家道中落,但是从小就接受新式学堂教育,有着激进的西方文化思想。

一个是目不识丁的守着旧社会思想的小脚女人,一个是接受了西方先进教育理念的风华正茂青年,两人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1906年,还在日本留洋攻读医学的的鲁迅,已经25岁。而朱安,比鲁迅大3岁。在那个年代,两人已经算是十足的大龄未婚男女青年。

对于鲁迅的婚事,母亲鲁瑞一直操心。而朱安和鲁迅同乡,又是典型的传统女性,无疑就成了鲁瑞心中理想的儿媳妇人选。

1906年夏天,还在日本留学的鲁迅,突然收到了母亲的电报:“母病速归。”只因母亲偷偷瞒着他给他“选好”了媳妇。

一向孝顺的鲁迅,火速回了国,被母亲骗回老家完婚。就这样,从未见过面的两人,在包办婚姻的情况下,被撮成了一对。

婚礼仪式完全是按旧时的标准来进行的,且令人意料的是,作为新派人物的鲁迅,在婚礼上并未作出任何“反抗”,而是毕恭毕敬地按着司仪的指示完成一系列的任务。这让他的母亲都颇为吃惊。

年轻时的鲁迅

所有的流程下来之后,鲁迅牵着朱安回到了洞房。但是,他内心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当大红盖头揭下来的时候,鲁迅静静地看了一眼从未谋面过的,比他大几岁的新娘,便和衣睡去。

完婚的第二天,鲁迅睡进了书房,第三天便跑到了日本,“丢”下了新婚的妻子朱安。

02 丈夫“离家出走”,独守空房几十年

鲁迅匆匆离去,给朱安留下了巨大的伤痛。她泪眼模糊,不知所措,然而,她又无力改变什么。在那个旧时代,一个目不识丁的女人,从一开始在婚姻里就处在了被动的地位。

鲁迅离家远去,朱安只能苦守空房。朱安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这个男人能够爱她,然而,等了多年,她等来的不是鲁迅的爱,而是他和许广平同居、生孩子,过日子的残酷现实打击。

鲁迅和许广平及孩子

从日本回国后,鲁迅在一所师范任教,平时极少回家,即便回家也是废寝忘食地批改作业,或是整理书籍,读书写文,从不与朱安接触。

母亲鲁瑞期盼能够抱上孙子,催得厉害,这让鲁迅很是头疼和抑郁。他开始拼命得喝酒,自暴自弃,导致人才到中年,就一副憔悴不堪,尽是苍老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鲁迅,朱安感到很是心疼,规劝他。而对于眼前的女人,鲁迅也感到很愧疚,但是却始终爱不起来。

她虽难过,却也无计可施。她静静地等着,等着他哪天可以回头。她心想,只要自己愿意等,真心对他,就能等到那一天。

然而,终究没有等来。她诚惶诚恐,也想问问鲁迅,为何如此生厌她,鲁迅只说“你没有错,你是个完美的女人。”只是,对他而言,“她是母亲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养它,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为此,在鲁迅的眼里,朱安充从始至终没有读到“爱”这个字。

和许广平比起来,朱安的确不是鲁迅的“爱”,她思想传统,没有什么文化,大字不识,笔墨不通,还是一个小脚女人,而鲁迅恰恰是一个反封建的斗士。

对于一个冲在反封建前线,兼具天下情怀的大男人来说,和一个封建旧时的沉默、木讷、保守女子生活在一起,的确充满了太多的不可确定因素,更充满了太多的不可能。两人注定没有话题,没有交集。

然而,在那个民风尚未开放的年代,离婚是一件饱受非议的事情。退婚于朱安,无异于将其推上风口浪尖,将其推上死路。再者,对母亲来说,孝道同样显得如此重要。

最终,鲁迅只能痛苦地维系着这段婚姻,两人虽有夫妻之名,却始终未有夫妻之实。

03 晚年稀饭咸菜度日,为生计变卖鲁迅遗物

1936年10月,鲁迅病逝,朱安成了一名真正的“寡妇”,那一年,她已经58岁,雪鬓霜鬟,日暮残年。那时,两人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已经维持了三十年。

鲁迅的生命最后一刻,她希望可以看他最后一眼,陪在他的身边。然而,她终究没能如愿,只因他的身边早已有了钟意的女人,他的地方,没有再能够容下她的地方。

直至最后,连到上海为他治丧的愿望也没有实现,她要留在北平照顾年逾八旬,已经行将就木的周老太太。

一直以来,朱安和周老太太日常生活花销,都是鲁迅和周作人共同负担。鲁迅病逝之后,许广平按照往常的惯例,每月寄去一百元,周作人也按月给上一些钱。

1943年,周老太太病逝,照顾了婆婆37年的朱安,深知周作人与大先生鲁迅两人本就合不来,自此再也没有拿过周作人的钱,而其所有的生活开销,基本上全靠许广平接济。

就这样,两个本来应该闹得鸡飞狗跳的女人,带着同为文豪家属的应有的体面,相安无事,各自地生活着。

而唯一闹得最凶的一次矛盾,是因为鲁迅遗物问题。

鲁迅去世

1944年8月25日《新中国报》登出一则消息:

“鲁迅先生在平家属拟将其藏书出售,且有携带目录向人接洽。”

许广平听闻消息,深感震惊,很快,她在《申报》上发表了关于鲁迅藏书出售问题的启事,表示:

“鲁迅先生终生从事文化事业,死后举国哀悼,故其一切遗物,应由我全体家属妥为保存,以备国人纪念。况就法律而言,遗产在未分割前为共同共有物,不得单独处分,否则不能生效,法律有明文规定。如鲁迅先生在平家属确有私擅出售遗产事实,广平等绝不承认。”

然而,朱安登报卖鲁迅遗产,却有说不出的苦衷。

鲁迅病逝,婆婆鲁瑞也离开了人世,朱安也已风烛残年,早已没有了劳动能力,且膝下没有一儿半女,没有了经济来源,又如何度日?

在那个社会动荡不安的年代,物价飞涨,朱安的生活过得万分的艰辛,每天只能以稀饭、咸菜、清汤果腹,即便如此也难以保障。那时为了活下去,她变卖了家中所有可以卖的东西,但依旧吃不饱穿不暖,甚至债台高筑,欠下4000多元的债务。

关于卖书,她曾在信中写道:

“到了日暮途穷的现在,我也仍旧知道名誉和信用是很可宝贵的。无奈一天一天的生活压迫,比信用名誉更要严重。迫不得已,才急其所急,卖书还债,维持生命。”

4 小结

可以说,朱安的一生确实是一个悲剧,她一生活在悲凉无望中,心里有多苦楚,也只有她最有发言权,旁人无法感受,更无法言喻。

从一个年轻的少女,到熬成饱经沧桑的老妇人,她不仅守了几十年的空房,更承受了几十年本不应该承受的痛楚。

她向上爬了一生,她以为只要够努力,即便像蜗牛一样,也能爬上去。结果,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她根本不知道,爱情不是等来的,更不是委曲求全换来的。

会哭的孩子,才会有糖吃,但是她不是那个会哭的孩子,她木讷、封建,无疑,她是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者。

如果说她人生喊出的最有力量的话,应该就是那句因为变卖遗产而引来争议时的愤慨“怒喊”:

“你们总说鲁迅遗物,要保存,要保存,我也是鲁迅遗物,你们也得保存保存我啊!”

然而,纵使如此,也已经无能再改变什么。

朱安,一个带着一生的落寞,在无尽的深情守望中,又失望而归,最终遗憾地埋葬了自己一生岁月的女人!

对此,你又是怎么看呢,欢迎在评论区一起分享探讨~

图片源自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喜欢就点个赞、转发分享吧~更多优质内容,请持续关注@读书文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