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韩国晋升发达国家,靠谱么?

在地缘环境波谲云诡的东北亚地区,韩国并不是最为引人瞩目的一个――不论是经常在国际外交场合与美国公开角力的俄罗斯,还是这几年来都受困于东京奥运会和福岛核事故的日本,亦或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朝鲜,它们出现于国际头条中的概率都远高于相对沉默的韩国,乃至于日韩之间的领土争议,其曝光度都远低于日俄的四岛冲突。

东京奥运会放了几个鼓掌机器都能热搜

独岛争议却鲜有人关注

(图:rt.com)

但本月初的一条新闻,却将韩国推到了大众视野的风口浪尖。

世界富国,名实相符

韩国KBS电视台5日报道称,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于日内瓦当地时间2日在第68届贸易和发展理事会会议中,通过韩国地位变更案,正式将韩国认定为发达国家,这也是自1964年联合国贸发会议成立后,首次将一个国家从发展中国家变更为发达国家。

值得庆祝!

(图:shutterstock)

与人们传统观念中“内容精简,事关重大”的情况不同,这次的“认定韩国为发达国家”新闻并非是发达国家标准的变更,反倒更像是给本就耀眼的皇冠上再点缀一颗明珠。事实上,在经历过朴正熙一手缔造的“汉江奇迹”后,韩国经济一路高速发展,早在20世纪末,韩国就已经逐渐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并得到了其他国家的公认。

从60年代开始,韩国飞速发展外向型经济

国民生活水平显著提升,早已是名副其实的发达国家

(图:壹图网)

如果以常见经济指标来衡量,韩国在国际上是妥妥的第一梯队。

尽管受新冠疫情影响,韩国的经济出现了22年来首次负增长(-1%),但在世界经济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1.55万亿美元的GDP总量仍然能排在世界第十。

除了人口大国,韩国早已能和欧美老牌工业化国家在同一行列

(图:worldbankdata)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2020年韩国出口额为5125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七。2020年韩国人均平价购买力为4.47万美元,位居世界第29位。因此,如果以国际上公认的发达国家标准来进行衡量,韩国更是每一项都位列其中。

韩国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三十八个成员国之一,也是该组织在亚洲仅有的三个(另外两个分别是日本和以色列)成员国之一。

现在看来,是成功喽

(图:《国家破产之日》)

2020年韩国人均GDP为3.2万美元,位居世界第27位,大大高于世界银行定立的高收入经济体门槛1.27万美元。

韩国的人均GDP在发展中国家之列并不是首位

被划到发达国家之列除了政治角力,也是确有实力

而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为衡量各成员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而制定的人类发展指数2020(HDI)中,韩国的得分为0.906,属于极高得分国家,位列世界第22位。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开列的39个发达经济体名单中,韩国更是从1997年就被列入其中。

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发达国家及地区认定标准

但工业化水平,人均收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等是主要的指标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所做出的这个决定都只能看作是为韩国冠上发达国家之名的最后一步,而对国际社会而言,其象征性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相关消息被大量转发后,目前深陷经济低迷和公务员集体腐败事件双重困扰的文在寅政府也表达了积极的态度。文在寅表示,自联合国贸发会议1964年创立以来,韩国是首个国际地位变更的国家,非常值得骄傲。作为发达国家,韩国要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积极发挥作用。

一方面,这是为了即将于明年举办的韩总统大选造势,而另一方面,成为“发达国家”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事实上,韩国彻底放弃“发展中国家”身份早有风声在前――早在上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尚在任时,他就多次对包括WTO在内的国际组织认定的发展中国家名单表达了不满,并且在由美国自行开列的发展中国家名单中,强行将中国、韩国、新加坡、巴西、印度、南非等国家排除,“逼迫”他们上升为发达国家。

一起举杯当“兄弟”

(图:The White House)

受此影响,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不得不于2019年10月25日公开宣布,韩国政府自新一轮世界贸易组织谈判中,不再要求享受发展中国家优待,即公开放弃了自己在WTO中的发展中国家身份。

相较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所要承担的义务要少得多,能够获得的优待也更多。

毕竟很多发展中国家还难达温饱

发达国家的工业化开始较早

对资源的撷取,对地球的污染等应承担更多责任

(图:shutterstock)

以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为例,《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对于发达国家规定的的碳排放标准远比对发展中国家更加严格。按照《京都议定书》的规定,发达国家需要从2005年就开始进行节能减排,而发展中国家则可以推迟到2012年开始;发达国家需要为发展中国家节能减排提供技术和分摊资金;发达国家碳排放的数值削减也要高于发展中国家。

在经济方面而言,发达国家有减免贫穷国家贷款的义务,且不能从世界银行等组织中获得低息和无息贷款。在国际贸易中,发达国家需要普及对发展中国家的特惠税,即降低甚至免除来自发展中国家农产品的关税――对于韩国的农民而言,他们的利益将会受到比较大的损失。

韩国的国土面积和自然资源

农业发展的前景并不是那么光明

主要是以稻米为主,其他农产品多靠进口

若是没有出口关税优惠,进出口差额也会加大

(图:shutterstock)

正因为如此,哪怕是一些非常富裕、居民生活水平极高的国家和地区仍然抱着“发展中”的身份不放,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新加坡――时至今日,该国仍然在以“发展中经济体”的身份在贸易、环保等领域要求享有优待,而韩国已经彻底失去了这一机会。

出人意料的“发展中国家”

(图:shutterstock)

不管怎么说,作为二战后才获得独立的后发国家,韩国都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但纵观韩国的发家史,每一个重大的历史节点背后会闪过其他国家的影子――这些不断埋下的地雷随时都有可能动摇这座大厦的根基。

坎坷崛起,前途莫测

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签订后,朝鲜半岛彻底被日本吞并,一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才结束。35年时间里,大量朝鲜人融入到了日本的社会和文化生活当中,甚至加入日本军队,成为日本侵略其他国家的先锋队。

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经营很有效果...

(图:Wiki)

韩国成立后,这些人大多都改头换面,回到韩国商界和政界活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乐天”财团的创始人辛格浩,以及一手缔造“汉江奇迹”的朴正熙。辛格浩的日本名叫重光武雄,他入赘二战甲级战犯、日本外相重光葵的家族,迎娶了后者的外甥女重光初子。而朴正熙为了参加日本军队,选择报考伪满洲国的新京陆军军官学校,后取日本名高木正雄,加入了日本关东军。

朴正熙寄了一封血书,希望不被年龄所限制

以日本人的身份参加伪满陆军学院入学考试

(图:Wiki)

韩国好像是一个真正得主权国家,又好像不是...

(韩国乐天世界塔)

(图:shutterstock)

日本投降后,美国扶植了朝鲜李氏皇族的后裔、先后在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就读的李承晚成为大韩民国首任总统。但朝鲜战争的惨败、对内严厉的独裁统治和糟糕的经济政策使得其任内民怨沸腾。在1960年的419革命和1961年的516兵变后,韩国的历史交由朴正熙来书写。

李氏掌权完全附庸于美国

民众迫切的需要一个“强人”来提振精神

不过强人也是一把双刃剑

(图:Wiki)

1961年起,美国开始逐步亲自插手越南战争。朴正熙以五批军队,共计30多万人次的出兵越南,换来了美国对韩国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投资设立后勤保障基地、传授一定的船舶建造技术和部分军工技术……等等,极大地缓解了当时韩国的经济压力。

韩军用极其残暴的兽行迫害了大量越南民众

换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更为坚固的美韩同盟

(越战中的韩国白马师士兵)

(图:manhhai /Wiki)

在这一时期,朴正熙还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经济政策,如出口第一、贸易立国、大力支持重化工业、引进电子产业等等。由此,韩国的经济开始腾飞。

然而韩国经济的繁荣,并未因为“汉江奇迹”的缔造者朴正熙于1979年遇刺而结束。

1985年后,日本半导体产业蓬勃发展,其以优秀的性能和较低的价格极大地挤占了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市场份额。为此,美国出手逼迫日本签订了《日美半导体协定》,不仅对日本产品征收高额的关税,并发起多次301调查,还严禁日本半导体以较低的价格在第三国倾销。

谁对美国产生了巨额贸易顺差,威胁到了其经济霸权

谁就要受到“严厉打击",就要被其列为贸易战对手

(图:medium.com)

这一系列的举措极大地打击了日本的半导体产业,相关从业人才和资本开始向韩国转移,这也造就了韩国经济领域的一个庞然巨兽――三星的辉煌。

作为韩国最大的财阀集团

靠着美国搞对日贸易战的东风发展起来

个人及企业的际遇确实要看国家的选择..

(图:Oskar Alexanderson/Wiki)

高速增长直至1997年戛然而止。这一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而韩国就是漩涡的中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极为严苛的条件要求韩国政府进行改革,才肯提供总计约580亿美元的一揽子救助方案。在这次交锋中,韩国全面落败,不得不放弃了一部分经济主权来换取救助,大量韩国企业被华尔街投资者收购,其经济命脉也被美国牢牢地掌控。

韩国用钱堆出来大型企业以便在国际上竞争

亚洲市场的低迷和美国在利率上的政策带给亚洲经济的冲击

作为导火索摧毁了原本的经济盛景,也只能接受救助

(图:《国家破产之日》)

现如今,尽管韩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足以在世界上立足,但其内部的问题同样不少――诸如三星、现代、SK和LG等大财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驻韩美军的“战时指挥权”又让每一任总统如芒刺在背,而与北方兄弟的和解之路依然漫长。长时间受制于人的结果就是,韩国的繁荣中始终潜藏着危机。

兄弟俩想见面想交流,都得回头要一个”点头”

(图:Wiki)

现如今,能够决定韩国近几年走向的,就是即将于明年举行的总统大选。当前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将与近两年又重新活跃起来的保守党,将争夺未来五年引领韩国的权柄,而这也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景。

中日韩自贸区概念在2002年首次被提出

旨在建设一个更利于贸易往来,商品流动的三国经济集中地

十几年的接触和谈判进程已过半了,未来几年很关键

(2010年韩日中三方首脑会谈)

(图:Korea.net)

作为东亚地区的三个大国,中日韩的GDP总量已达到20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0%,已超过欧盟的总额。但目前中日韩之间的贸易量,却不到这三国对外贸易总量的20%。

若中日韩自贸区能建立起来,货物、人员和资本的自由来往将不再有阻碍,有助于促进各国产业调整和经济发展。而这也是很有可能是韩国经济走向“独立自主”的重要一步。

夜生活何时不再有美国元素

(图:shutterstock)

暗流涌动之下,韩国未来将走向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1.https://en.yna.co.kr/view/AEN20210702009600315

2.https://koreajoongangdaily.joins.com/2021/07/04/business/economy/Unctad-developed-country-developing-country/20210704185600398.html

3.https://wenhui.whb.cn/third/baidu/202107/07/412959.html

4.https://m.gmw.cn/2021-07/08/content_1302394596.htm

5.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AC%E9%83%BD%E8%AE%AE%E5%AE%9A%E4%B9%A6

6.https://zhuanlan.zhihu.com/p/2898824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