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24年后,“刘德华”再次失去了自己的儿子

图 | 源于《失孤》剧照

愿终有一日,天下无拐。

这两天,很多人都被一则好消息刷屏了。电影《失孤》的原型郭刚堂,在24年后,终于找到了自己儿子郭振。一家团圆,抱头痛哭的画面,瞬间冲上热搜。

《失孤》的主演刘德华,也专门录了一个祝福视频,说自己“非常开心,非常振奋”。确实,这实在是一件太值得高兴的事情。那个曾经壮年的父亲,那个骑着摩托走遍全国的父亲,如今已经白发苍苍。

他终于可以对着自己的儿子,抱头痛哭。这是24年来,八千多个日夜里,郭刚堂时刻都在想象的画面。尽管,小郭选择了和自己的养父母继续生活。郭刚堂找到了儿子,又再次失去了儿子但他还是表示尊重这个决定。因为他知道,曾经自己追逐的,是一道虚无缥缈的影子。但今天,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那是1997年9月21日的下午,郭刚堂突然听到叔叔的喊声:你家小六出事了!小六,是儿子郭振的小名。这一天,小六和邻居家的女孩一起在门外玩耍,一个人突然蒙住了小六的脸,然后迅速离开。等到郭刚堂知道,一切为时已晚。他跪着求乡亲们,让大家一起帮忙找找孩子。乡镇的各大路口,汽车站、火车站,全是郭刚堂焦灼的身影。

图 | 源于《失孤》剧照

但大海捞针,谈何容易。人贩子带着两岁半的小郭,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那还是1997年,网络不通,交通不便,连买票都不需要实名。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他的孩子,去了哪里?郭刚堂不知道,但作为一个父亲,他只能去找。

图 | 在山东省聊城市,郭刚堂骑摩托车寻子。(新华社记者徐速绘摄于2015年)

30个省份,40万公里,10台摩托车,24年,这是一个寻找儿子的父亲,交出的答案。在路上,他试过被泥头车上的石头砸下,倒在公路上不省人事。最危险的一次,他在大别山的盘山公路,差点被狂风暴雨吹下山崖。但郭刚堂都没有放弃。他花光了所有积蓄,甚至欠上外债。他便开始在路上打工,扛水泥、做木工、开挖掘机,不管再苦再累的活,他都去做。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一个期待――“我们大人可以选择绝望或者坚强,但孩子只能等待”。孩子在等他接回家,这是他这一路上,唯一的信念。

图 | 源于《失孤》剧照

郭刚堂还记得那一次,他遇到了一个特别像的孩子,哪怕最终已经确认了不是自己的孩子,但离开之前,他还是忍不住跪下来,对那户人家说:求求你们,一定要让这个孩子读大学!是啊,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最痛苦的从来不是自己的孤独,而是对孩子未知的恐惧。他在哪里?吃的好吗?他会不会去乞讨?他会不会有意外?没有答案,没有答案,没有答案!直到,今时今日。小郭大学毕业,当了人民教师,有个“美满的家庭”。郭刚堂,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郭刚堂背后,还有无数个郭刚堂。不幸中的万幸,可能是申军良。申军良,曾经是一家电子玩具厂最年轻的经理,妻儿相伴,生活美满。

那一天,人贩子张维平带着四个同伙,两名在楼下放风,两个人带着辣椒水和透明胶带,进了申军良的家。孩子妈妈正在做饭,后面却突然出现了一双手,用胶带封住嘴,紧紧绑住双手,然后带着孩子扬长而去。刚在厂里开完会的申军良,接到了孩子的电话,“儿子在屋里被人抢了!”。那一刻,申军良的天塌了。他辞掉了自己的工作,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开始抱着传单,在广东的大街小巷里转。

每次看到路边乞讨的儿童,他都会生起一点期待,又有一点担心。他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又害怕自己的孩子,沦落至此。足足花了15年的时间,他才终于找到儿子申聪。

更不幸的,可能是李秀华。19年前,女儿李静被人贩子拐跑,她便一直走在寻亲的路上。她的身上,常常背着大米和挂面,将就着就是一顿。有时没钱住旅店,便只能睡在大街上。这一次,她带着女儿的照片,来到了郭刚堂寻子成功的案件发布会现场外,只为见郭刚堂一面。理由很简单:“这件事情影响力这么大,只要站在他身边,没准就能被孩子看到,找到我女儿”。

李秀华不愿意放过任何微末的希望。申军良与李秀华,是中国无数“失孤”家庭的缩影。区别只在于,一个找到了,一个还没有。能不能找到孩子,永远是最值得关注的问题。所幸,我们正在慢慢接近答案。

图 | 源于《亲爱的》剧照

近年来,拐卖儿童的案件数量,一直在下降。而曾经那些陈年积案,却在一件件的被告破。这离不开的,是公安机关对于拐卖儿童案件的重视。在公安机关内部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拐卖儿童的专案组,一天没侦破案件,便一天不撤销。而在2009年以来,公安部门便一直在进行针对拐卖案件的专项行动。正如这一次的寻亲,就与公安机关今年的一个专项行动有关――“团圆行动”。

它是今年1月开始,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目标的公安部专项行动。2609名,这是找到的历年失踪被拐儿童数字。1200场,这是各地举行的认亲活动场数。372名,这是抓到的人贩子嫌疑人数目。61年,这是跨越时间最长的一起拐卖儿童案件。想象着那些因此得以团圆的家庭,我实在难忍激动。

在找回失散孩子这件事上,有一个极难的点,就是如何确认那是自己的孩子。多年以前,“失孤”的父母们往往是通过各种热心人士打来的电话、传来的信息,或是公安部门的通知,便去“认亲”。但一次次的听到消息,满怀期待的去见面,然后带着失望离开,才是郭刚堂们的常态。技术的革新,让这样的痛苦,越来越少了。它就是“打拐DNA数据库”。

帮助郭刚堂和申军良找回儿子的,正是这个数据库。每个人的DNA都是不一样的。只要将“失孤”父母们的DNA信息录入数据库,然后在数据库里录入更多的DNA信息――被寻获的拐卖儿童、乞讨者、违法的未成年人......只要DNA对了,“寻亲”便错不了。仅6月以来,公安部门公布的3000多个采血点里,有上万个“失孤”家庭登记之后,瞬间已经有306个家庭,找到了自己的孩子。这一次的郭刚堂,也是其中的又一例。

而往更远处看,我们或许能够畅想更多。比如目前正在研发与应用的AI人脸识别技术。通过AI技术,对被拐儿童的幼年图片特征进行识别,模拟出未来十年的相貌,再与天眼系统获取到的人脸信息进行比对。一旦发现疑似的人脸信息,立即锁定,进行血样采集,再与“DNA打拐数据库”进行对比。想象一下,当所有“失孤”的父母,第一时间把自己的DNA信息录入数据库。当我们的AI系统,可以准确地模拟儿童的未来相貌。当我们的摄像头,遍布整个中国。让所有失散的家庭重新团聚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

图 | 源于《亲爱的》剧照

中国人,向来是对拐卖儿童这件事,深恶痛绝的。打拐从来不是一个家庭的事,也不是只有公安部门才能做的事。我们整个社会,都在一起出力。还记得前几年,朋友圈里都在转发人贩子“梅姨”画像的事情吗。

那个身高1.5米,年约65岁的“恶魔”,曾经贩卖不知多少个孩子。2019年,她的画像被公布在互联网上,无数人都开始在朋友圈转发这张画像。清远的、佛山的,乃至浙江兰溪的人,都将自己发现的线索报告给了警方。诚然,她现在仍未落网。但她注定只能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如老鼠一般苟活着。而终有一天,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除此之外,或许细心的人还会发现,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你都能看到“XX寻人”的信息。它的原理是这样的:一旦发生了儿童失踪的案件,它会以儿童失踪地为中心,失踪1小时内,向方圆100公里内的用户进行推送;失踪2小时内,向方圆200公里内的用户进行推送;失踪3小时内,向方圆300公里内的用户进行推送;失踪超过3小时的,向方圆500公里内的用户进行推送。一旦有用户发现线索,只需要随手一点,便能提交线索。这些年来,各大平台的寻人功能,各位热心用户的随手一点。不知免去了多少父母,可能长达十几二十年的痛苦。我为所有人的这份力量,感到动容。我也相信,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人贩子,必将无所遁形。

图 | 源于《亲爱的》剧照

最后,还是想说说郭刚堂的事情。他的儿子,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养父母一起生活。郭刚堂说,尊重这个选择。很多人为之痛心。我们没办法想象,苦苦寻觅了24年的儿子,刚刚找到,便再次失去,是怎样的一种痛楚。但人心都是肉做的,我们不可能替小郭,做出那个进退两难的决定。只是在这一刻,我对人贩子的恨,却愈加的深了。无情而冷酷的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偷去的,究竟是什么。不只是一个孩子,而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更是父母与子女最深层的――时间的连结。多少孩子,哪怕最终能找回来,可那么多年过去了,明明血肉相连的父母,实际上,却更像是陌生人。

图 | 源于《亲爱的》剧照

这一切,从人贩子下手的那一刻,便已经无法挽回。这一次,拐卖小郭的两个人贩子落网了。去年,张维平也落网、宣判。会不会还有下一个张维平,下一个郭刚堂,下一个小郭?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希望我们的打拐技术越来越好,希望所有人贩子终将落入法网,希望所有失散的孩子回到父母的身边。希望终有一日,天下无拐。

文字为国馆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和作者图片源于:《失孤》和《亲爱的》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