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今年夏天这么热,可为什么冬天连撒哈拉沙漠都下雪?

最近被高温天气刷屏了,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的局部温度达到了60摄氏度,连骆驼都被热晕在了路边,这是高温让它严重缺水导致的。

当有人给它递水的时候,这只骆驼毫不犹豫地喝光,不过接下去它还得继续忍受高温,高温天才刚刚开始。

另一个亚洲国家科威特也经历了高温,有记者在正午拿着自己的仪器测出了72.3摄氏度的高温。

这两个国家都是在沙漠地区,科威特在世界第二大沙漠――阿拉伯沙漠的东面,而阿尔及利亚基本是在世界最大沙漠――撒哈拉沙漠南面。

虽然,这两个国家一个在非洲一个在亚洲,但它们所在的沙漠是连接在一起的,事实上在板块运动形成红海前,它们就应该是同一个沙漠,或许也会被叫做撒哈拉沙漠吧。

这里是世界上最干燥和高温的地区之一,所以它们的高温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但是超过50度的温度,这还是人类能生存的地方吗?

其实,被高温刷屏的当下,你可能忘记了撒哈拉沙漠在今年1月份还下雪了呢。

你没有看错,在这样地球最高温地区也会下雪,但是有纪录以来它只发生了四次,最早的一次发生在1979年,而最近的6年里它有3年都在下雪,分别是2016年,2018年,和今年1月。

沙漠下雪当然是非常反常的,但是并不是不可能,只是它这样频繁的下雪就显得有点诡异了。

撒哈拉沙漠为何下雪?

任何地方要降雪,都需要满足两个天气因素:冷空气和湿气。这两个“东西”同时出现在非洲,特别是在撒哈拉沙漠,好像有点奢侈,不过确实有可能发生。

虽然我们前面说过,因为沙漠所以两个那两个地区很热,但沙漠并不总是炎热,它们之所以是沙漠也并不是因为它的温度,而是它非常干燥。所以你可别不信,撒哈拉沙漠只是地球最大的热沙漠,而南北极才是真正最大的沙漠,只是它们是冷沙漠。

另外,沙漠的温差会很大,在晚上往往会出现低温,这是因为干燥的空气比潮湿的空气散热快。

沙漠的低温可以实现,那湿润的空气来自哪里呢?

简单的答案是其它地方流过来的。

图注:高压气旋顺时针

在北半球高压区域周围,气流总是顺时针流动,因此,如果一个高压脊位于撒哈拉更北部上空的完美位置,那么围绕它的顺时针气流将“抓住”来自北极的冷空气,并把它推向南方。

这种情况很少见,但它确实有可能发生。撒哈拉北部圆顶的高压和北极冷空气越强,它就越能向南传播得越远,最终可能会达到撒哈拉沙漠,这是撒哈拉降雪的原因。

一般闷热、晴朗的天气会有更强的高压脊,而同样也是更高的气温导致了北极寒流更猛烈。其实这两个都是指向了一个事实――全球变暖。

现在已经有一些研究证明,撒哈拉沙漠的频繁下雪和全球变暖脱不开关系。

图注:1月骆驼刚刚被冻过,现在又被热晕

其实,你可能也发现了,我们现在冬天好像比以前更冷了,其实这是一种极端天气,这也是因为来自北极的寒流更强烈了。

北极的迅速变暖削弱了急流并导致极地涡旋的破坏(极地涡旋是指北极附近的风带和低气压带),而极地涡旋通常会将冷空气锁在北极上空。

简单地说,当北极温度升高时,它将无法锁住寒流的空气,这些冷空气会更猛烈地南下。

北美高温

其实高温的远不是沙漠中的这两个国家,今年夏天,世界各地都在“发高烧”,当然也包括中国。等梅雨季节完全结束了,中国许多地方也将陷入高温。

不过今年高温最严重的可能还是北美,多地气温连刷历史纪录,今年六月被认为是北美有统计以来最热的六月。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温连续三天破纪录,最高达到49.6 °C,这个温度也是加拿大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温度,579 人因此死亡,而且还在持续上升。

在加州的死亡谷,这里是经常记录到最高气温的地方,在熔炉溪外的一个大型数字温度计记录到135华氏度(57摄氏度),许多游客再次拍照合影。

如果属实,这是有记录以来的北美的最高温度,上一次纪录发生在1913年7月10日,温度是56.7°C(134°F)。

其实北美的高温原因很简单――圆顶的高压太强,它就像一个高压锅盖子一样阻挡外部冷空气进入。

我们前面提到过这个,它和高温有关系,所以北美的高温和全球变暖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而人类活动的碳排放无疑是导致气温上升的原因之一,自19世纪末以来,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大约1.2摄氏度。

好像不是很多,但对于地球的平衡而言,明显足够被打破了。坏消息是,科学家预计下一个1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上升到1.5摄氏度。

如果我们不改变现有的活动趋势,很快就会让全球升温2摄氏度,达到联合国的预定目标――本世纪末全球气温上升在2摄氏度以内。

最后

寒冷和炎热只是全球变乱的一种表现形式,它让夏天变得更漫长和更闷热,而冬天更短暂和更寒冷。

但事实上,我们现在的绝大部分极端天气,比如更强劲的台风,更迅猛的洪涝,更无情的野火,更肆虐的干旱,都已经被证明和全球变暖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