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如何看待比特币、以太坊、Libra等虚拟货币的实际价值?

认真阅读比特币白皮书,你会发现,中本聪当时设计比特币的核心目的是,建立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支付系统”,即一个无国界的分布式银行系统。而数字货币(比特币)只是这一系统下的副产品。

根据白皮书,中本聪希望通过分布式节点记账的方式,构建一个公开的、平等的、不可逆的比特币网络。没有好处,节点并不愿意干这事。为了激励节点,中本聪设计了限量版的比特币。节点公平竞争解哈希函数,从中获取记账权,记账权则对应着一定数额的比特币。所以,挖矿实际上是争夺记账权,比特币实际上是为了驱动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而设计的奖励机制。

这与私人货币发行机制是完全不同的。像美国自由银行时代的私人银行通过发行银行券,然后寻找应用场景,在此基础上建立银行网络及中间业务。

比特币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货币。它是一个封闭的、与市场隔绝的发行机制。在白皮书中,中本聪表达了对传统银行系统的不信任以及货币超发的不满,试图通过定额通缩(2100万枚)的方式维持比特币的币值。实际上,这种办法是机械的。货币不是为了发行而发行,货币的功能是服务于市场交易。货币不应该定额发行,而应按市场需要供应。

不过,数字货币时代具备自由银行时代没有的优势,那就是发达的投资银行市场。比特币在外汇交易中赢得一席之地,成为投机性的虚拟资产。“投机性”只是一个中性词。令很多人困惑的是,比特币没有资产背书,它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换言之,比特币的财富共识是什么?

比特币的真正价值是它的区块链网络,这个网络成为国际资金流动的“后门”,在全球法币及银行体系中撕开了一道口子。虽然这个系统并不完美,但它确实承载了这一通道价值。在各国管控之下,这个通道还非常窄,只能支撑比特币、以太坊等极少数数字货币的价格。

以太坊比比特币更进一步,它接近了自由银行时代的私人银行。以太坊是个典型合约――智能合约,开发者可以利用智能合约开发Dapp,支持者们可以使用以太坊投资、消费Dapp。这就是这一共识货币的应用场景。以太坊在发行基础货币方面是比较成功的,但它的问题与比特币如出一辙――没有抵押物背书。

其实,早期很多数字货币都试图寻求抵押物,但受到了金融监管干预。在很多国家,有抵押物背书的数字货币必须纳入证券监管。如今,Facebook的Libra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Facebook的Libra,完全是自由银行时代的私人银行的玩法。它是一种以美元等为抵押物的稳定币。Visa、PayPal、Uber将成为Libra稳定币的信用节点,计划为Libra提供广阔的应用场景。

类似于Libra有可靠抵押物的稳定币,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私人货币。按照自由银行时代的经验,数字货币还会逐步形成储蓄、信贷、保险、基金、外汇等业务。数字货币银行的业务范围与现有金融市场相差无几,但其想象力要大得多。

首先,数字货币是货币主权重回个人手上的另一种尝试。

自从货币国家化后,个人使用货币的权力被剥夺,美国人纳税必须用美元。如果私人货币重回市场,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财富共识选择货币。数字货币与法币、区域性货币(欧元)共同竞争,相信美元的人继续使用法币,相信欧元的人用欧元,相信数字货币的人使用数字货币。

其次,数字货币是解决通胀问题的另一种尝试。

很多人说,私人银行引发通胀和金融乱象。但是,中央银行及法定货币证明了自己才是金融危机的来源。与中央银行的计划手段相比,经济学的逻辑更支持自由市场的私人银行来配置货币资源。

最后,数字货币是解决全球化治理的另一种尝试。

如今的全球化秩序是失衡的失败的秩序,它被国家制度限制了。主要原因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参与到全球化治理当中。数字货币背后的分布式技术及社区自治,给个体提供了一个参与全球化治理的方式――这种方式的效果目前很糟糕。但是,数字货币、分布式网络及社区自治,更符合经济全球化的去国家化、去法币化及去不平等化属性。只是国家主义者会阻挠这种趋势,就像阻挠全球化一样,他们还会利用这种技术强化国家的统治。

如何有效率地共存,是人类共同的难题。迄今为止,自由市场和宪政民主是符合抽象逻辑的成功经验,而数字货币在此基础上延伸到国家制度之外。但,这并不容易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