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65岁老教授被骂哭:不要跟我谈风骨,我要的是钱

教授骂哭,是我们最大的损失!

一提到古诗词,很多人都会说:“打扰,告辞!”

毕竟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些必背必考项目,再想让人回头,那是万万不能的事。

但,在互联网上,一位老爷爷掀起了龙卷风,将古诗词枯燥老套的印象,刮上天去了。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种田种到这个鬼样子,我要是他,我才不写诗呢。”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这就是典型的酒驾,骑马走着走着跌井里去了。”

原来我们都错怪了古人,古诗词还能这么好玩!

这位唤醒古诗词生命力的老爷爷,正是华中师范大学的古代文学教授――戴建业。

有人把他讲课的片段剪辑成短视频,仅十天,狂吸百万粉,获赞257万次。

人民日报也为他打call,发文盛赞“红得有理”。

因为戴老师和他的课实在太魔性了!

在我们的课堂里,诗人们得到的评价总是同情劳动人民的疾苦、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

但戴建业并不满足,希冀真正了解那些独立、丰富的个体:

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唐宋八大家……这些在课本上出现的人,都是有鲜艳的生命力,而不是一串文字排列组合的骷髅。

戴老师最习惯干的事,就是把遥远时空的古人生拖硬拽入现实中。

仿佛他们只是戴老师的一个多年死党,尽情吐槽。

比如陶渊明,戴老师给说:

陶渊明是个特别有幽默感的诗人。

他第一句写得特别隆重,

(种豆南山下)

你以为他种得蛮好,他突然来一句,

(草盛豆苗稀)

种的个鬼田。

要是我种的这个水平,我绝不写诗。

戴老师讲孟浩然的《春晓》,给孟浩然贴上的标签是:佛系青年!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天天睡到自然醒,

像我,

每天都忙死了。

下班还要洗衣服,

哪有闲心去关心花落知多少?

还有嵇康,他羡慕坏了:

嵇康是一个演奏家、音乐家、思想家,

这个狗东西还长得漂亮,

我的个天,

上帝对他太好了,

死的时候只有40岁,

我看到嵇康的传以后,

我恨不得想去撞死,

我今年64了,真是气死人。

至于那个七分化为月光,余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李白,更遭遇了戴老师的连番吐槽: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政治才干,

在40岁那年接到了唐玄宗的诏书召他进京。

哇!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一看这德行就知道当不了官。

瞬间让人恍然大悟:大才子李白之所以仕途不顺,原来是性格所致。

课堂干货满满,全程爆笑连连,一追简直停不下来。

网友一度听得热血沸腾,忍不住惊叫:“老师你是有趣得要死,有才得要命!”

总之,戴教授一反以往刻板的教学,在各种调侃中,将古代诗人的人品、文风等进行全方位的剖析,让人会心一笑之际,也将一首首诗词铭记于心。

这样风趣幽默的讲课,哪个会排斥?

这样接地气的老师,谁人不喜欢?

戴老师之所以能够在网络迅速走红,还因为这个老头儿很真诚。

他在B站的个人介绍是:大家不要叫我老爷爷,我在B站也想变年轻。

结果每次他一上课,网友都先发弹幕,礼貌性地问老爷爷好,一片和谐。

不仅如此,戴老师还常常在采访中自曝“黑历史”,唯恐人不知他的真面目,令人哭笑不得。

1956年,戴建业出生在湖北麻城。

小时候,碰上过灾荒,但据戴老师回忆,最痛苦的不是饥饿,是学习:

小时家里养了一条狗,我有时觉得自己要是狗子就好了,用不着读书写字。当时要是在练字和吃屎之间选择,我肯定立马选择吃屎。

后来到了中学,迷上了数学,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以后会走上教古代文学的道路。

有一次,学校办大字报,戴建业从图书馆借书抄了三首诗歌。

老师读完后,对他大加赞赏。

备受鼓励后,戴建业又抄了几首诗歌邮寄给了报社。

未曾料到,诗歌竟然被刊登出来了,戴建业从此在学校出名了。

尴尬的是,戴建业一直都没有勇气把“这些诗是抄的”事告诉老师,只能承受着这份虚荣。

为了配得上虚名,戴建业立志以后要做个诗人。

他就这样,阳差阳错地走上了文学之路。

图 | 西追儿 ?

而谈到那口流利的“麻城普通话”,自称是悲喜剧。曾因此备受无情嘲笑,差点失业,错过了去百家讲坛的机会。

那句“你听懂了没有”,原因是自己的普通话太有个性,是怕同学们没有听懂,课堂上总爱问大家“听懂了没有。”

万万没想到,这句口头禅成了他独有的标签。

动图 | 源于抖音

等到适婚年龄,戴老师娶了一位城里的妻子。

他经常在课堂上,为了解释一些高深莫测的专业名词,以家长里短举例子,慢慢地同学们也了解到了戴老师的家庭地位。

戴老师说:

一个男人想要成大事,身上必须要带点“流氓气质”,也就是带点“匪气”。否则你比方说我身上没有“匪气”,那我下班了就只能回家帮老婆刷碗洗袜子,哈哈!

这样的陈年糗事,很多名人都避之不及,但他丝毫不畏惧是否影响了形象。

这样一个人格魅力满分的老爷爷,迷倒了万千网友!

然而,人红是非总多。

走红之后,戴教授有一段时间疯狂地出席各种活动,参加各种演讲。

在一次讲座中,有人义正言辞地说:

“我承认你的课很好,但你这样为了钱到处走穴,有一个文人的风骨吗?作为知识分子,更要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道理吧?”

这话很难听,但在戴教授走红的那段时间,这种声音并不少见,总结下来就是:

“一个知识分子,不好好搞学术搞研究,怎么净想着赚钱,对得起「文人风骨」这四个字吗?”

可是,戴老师频繁露面公开演讲,是为了救自己的太太啊。

戴建业相伴几十年的爱人,得了肺癌。

肺癌靶向治疗的药非常昂贵,一盒就要51000块,只有30粒。

有一次,他回到家发现妻子正嚎啕大哭,原来一颗药掉在地上找不到了,一颗药就是上千块钱。

戴建业知道,妻子其实是在心疼64岁的丈夫,为了自己四处奔波。

他轻声安慰妻子:“没事,不就是一颗药吗,多大点事?”

说完,他转身就拨通了电视台的电话。

对方邀请他去电视台做节目,好几次他都拒绝了。

但这一次他同意了,因为妻子的病情不能再耽误了。

那段时间,他在人前从来没有面露难色,还是一脸乐观。

但人们总看到他上完课,清瘦的身躯,风风火火的赶着。

那是医院的方向。

他要去照顾妻子,陪她聊天。

每天睡觉前,他都会走到床头,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贴心地说句“宝贝我爱你”。

等到妻子睡着后,他才开始工作,每天晚上凌晨2点后才睡觉,第二天早晨6点起床开始工作。

采访中他强忍哽咽:

“很多人批评我到处赚钱没有文人风骨,可是如果丢了妻子,我要文人风骨做什么?”

令人痛惜的是,尽管如此,戴老师还是没有留住相伴了三十年的爱人,病魔残忍地夺走了她的生命。

后来,当戴老师读到苏轼哀悼亡妻的《江城子》时,已红了眼眶。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戴老师说,我很想她的。

不知道那些谩骂质疑戴教授的键盘侠,在得知他“疯狂捞金”的真相后,是否会感到一丝丝的惭愧?

即便没有这层真相,难道教授用知识赚钱,就真的有错吗?

当代似乎有一种很古怪的风气。

网红、明星博眼球火出圈,赚得盆满钵满,那叫励志人生。

文化人一谈钱,那就是一身铜臭,就被骂丢了风骨,有辱斯文。

那我们鼓励什么?难道是那些拿不出任何代表作品,闹闹脾气就能日薪208万的人吗?

要知道,戴建业是凭实力挣到钱的。

在走红之前,他就已经是陶渊明研究专家。

2001年出版的《澄明之境》,豆瓣评分8.7分,经得起学界内外研读推敲。

戴老师说:“年轻人以为我是段子手,他搞不清楚,其实,我读书读得很认真。”

他靠知识挣钱,毫无保留的输出古诗词干货、人生经验。

而且,戴教授依然是那么质朴真诚。

有媒体去他家采访,不叫工作人员麻烦,他默默调试起机器,确认灯光的明暗程度。后来他说:“哈哈哈,我知道那可以让自己看起来年轻一点。”

图 | 源于《十点视频》

这样的宝藏教授却被群起而攻击,大肆批判他“不搞学术,只会搞钱”。

看到这种言论,我只觉一股极大的凉意,从头顶贯穿脚底。

朋友,时代该变了。

早在2006年,易中天教授开讲《品三国》系列,和戴教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讲课风格,一扫学院式的刻板严肃,圈粉无数。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易中天教授同样饱受过恶意的摧残。

在一访谈节目中,一留学美国的博士慷慨激昂地指责易中天教授“不务正业”“掉进钱罐子里”。

甚至还人身攻击,质问“是不是当年放牛的时候,那些离你而去的母牛造成了你的空虚?”

撒贝宁震惊:“我觉得你现在像头公牛......”

有没有记得,当年多少人因为易教授爱上了历史,有多少学生因为易教授不费力地记下了知识点。

15年过去了,又有多少人因为戴教授爱上了古诗词,激活了古代文学的生命力。

这些真正的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向大众分享知识,难道不是我们的福气吗?

让他们能过上好日子,难道不是好事吗?

这样才会让更多人重视知识的价值:

知识不仅可以为精神服务,也能为落地的生活成本服务。

资料来源:

十点视频 《65岁戴建业爆红网络:一个认真读书的“段子手”有多厉害?》

戴建业 《我的个天》

戴建业 《你听懂了没有》

文字为国馆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