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藏獒祖先与狼交配,获得了哪些优势?

藏獒是一种原产于青藏高原的犬种,在上个世纪80年代火速出圈,从小范围开始走向普罗大众,成为人们争相购买的“百万名宠”,一时间是身份、财富、地位的象征。

其实后来藏獒经济崩盘,藏獒口碑崩坏是可以预见的,因为这种猛犬并不适合普通人饲养,早先人们养藏獒就是看中它体型大、性格凶猛,能斗野兽,守护牛羊。但这种性格放在宠物犬身上,就显得与城市格格不入了。

早先青藏高原是没有狗的,藏獒的祖先随早期人类进入了这一地区,当时的它们还是低海拔物种,面对高寒缺氧的环境并不适应,只是后来一些狗开始与当地臧狼杂交,从臧狼处获取了一个关键的基因,从而使得后代犬里面都拥有了在高原长期生存的能力,为日后藏獒成为“雪域神犬”奠定了基础。

后来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藏獒的身上也产生了一些适应性改变,比如毛发变得旺盛,脂肪变厚等等。

与狼结亲,获得高原生存能力

很多人受一些文学作品的影响,认为藏獒的诞生是“十狗出一獒”,即将一窝小狗关在一起,不喂任何食物,靠同类相残,最终剩下一只最凶悍、最强壮的小狗,便是獒。

其实藏獒的诞生并不具任何传奇色彩,是早期进入青藏高原的低海拔犬种,与当地臧狼杂交后,并经过无数代沉淀从而形成的犬种。

作为我国最古老的犬种之一,藏獒的身上有许多优点,但这些优点是作为牧羊犬时所必备的,一旦进入普通家庭,就会成为它们惹祸的根源了。

为什么与古老臧狼杂交之后,后代藏獒就能获得高原生存能力呢?科学家们在众多高原物种的身上都检测出了EPAS1基因,其中就包括藏獒。而那些低海拔的物种,比如灰狼、金背豺、家犬等,都没有检测出该基因。

进一步研究之后发现,EPAS1基因能影响藏獒体内血红蛋白产生的调节机制,使得它们即便是在缺氧的环境下,依然能够长期生活下去,这便是藏獒从狼身上获取到的最关键的能力。

与国内其他的家犬相比,藏獒与臧狼的亲缘关系更近,为了搞清楚藏獒是何时从臧狼身上获取到EPAS1基因的,科学家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并针对EPAS1基因所在区域构建了犬科动物系统进化树。

发现犬和狼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分家了,双方各自沿着不同的方向演化,只是后来随着藏獒祖先进入青藏高原生活,重新与狼杂交,从而在狼的身上得到了相应的遗传物质。

研究表明藏獒祖先可能在2.4万年前就已经开始与狼结亲了,这一时间节点与早期人类进入青藏高原的时间节点相符合。不过也有不少人提出了疑惑,国际上一些观点认为犬类被驯化的时间大约是1.6万年前,而2.4万年前就有狗了?

这两个时间相差太大,显然有误。事实上人们对犬类驯化史的了解还处于初级阶段,仍有许多谜团没有弄清楚,现在下绝对定论还为时过早。

性格凶猛能斗野兽,藏獒驰名海外

藏獒是一种不亚于野兽的猛犬,它性格凶猛、体型庞大、富有攻击性,在面对野兽的时候不退缩,众多的特征表明它们是高原上优秀的牧羊犬,在牧民漫长和的历史长河中,藏獒有着浓重的一笔。

过去,青藏高原上的人们大多过着游牧的生活,牛羊群就是一家的生计,而彼时高原上有着众多的猛兽,如灰狼、棕熊、猞猁、雪豹等等,这些猛兽时不时袭击牛羊群,给牧民们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而藏獒最大的作用就是驱赶这些野兽,保卫牛羊不受袭击。

藏獒的实力有多强呢?或许从当代流浪藏獒的身上就能看出来。自藏獒经济泡沫破灭以来,高原上的流浪藏獒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犬类天生群居的性格,使得大型獒群成为了可能。

2016年,就有人拍下了流浪獒群在獒王的带领下,成群追捕岩羊、在雪豹口中夺食、节节逼退棕熊的现象,由此可见真正的藏獒是有多强悍!现存最厉害的野生犬科动物,当属北美的灰狼群,而成群结队的藏獒,则能媲美灰狼群。

由于藏獒作为牧羊犬时的出色表现,加上它的外形似狮霸气十足,所以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时,它们在国外迅速走红,成为人们争相追逐的对象,彼时拥有一只藏獒,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到了90年代,藏獒的热度传回国内,不少国人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接触藏獒,这种毛发旺盛、块头巨大的猛犬,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藏獒也被人们称之为“雪域神犬”。

过度炒作,藏獒走下神坛的罪魁祸首

2013年,藏獒经济泡沫破灭,藏獒的口碑也随之崩盘,其实这件事情早有苗头,这是一种大型烈犬,并不适合低海拔的普通人家,而一些有点闲钱,但毫无藏獒饲养知识和经验的富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跟风买下了藏獒,在日后的养宠过程中,不断出现各类问题,比如藏獒频频伤人,甚至是伤主。

随着人们对藏獒的越发了解,消费也逐渐回归理性,到后来,即便是品相极佳的藏獒,也是有价无市了。

让藏獒走下神坛的罪魁祸首,并非是藏獒凶悍、有攻击性的性格,而是一些商家的过度炒作。在当初藏獒经济正盛时,人们极尽营销手段,“一獒战三狼”、“一獒战三虎”等言论也是这时传出的,正所谓物极必反,过度的炒作,引起了人们的反感,从而迁怒到藏獒身上。抛开一切成见,就藏獒本身而言,确是不可多得的高原良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