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只是次数有点多!科学家确认很污的巨型鱿鱼,可能是真正一夫一妻

科学家对这种传说中很常见的“海怪”,但在现实中却极其罕见的鱿鱼知之甚少,除了被冲上岸的尸体以及抹香鲸胃中的部分残骸以外,活体简直是两眼一抹黑,仅仅只有拍摄到的两段视频证明这个物种在海洋中仍然非常活跃。

这种被称为海洋中最大软体动物的大王鱿,全长大约14米,其身体长度大约为4米,触手长度为10米甚至更长,雄性一般比雌性要小一些,一般它们都栖息在黑暗而幽深的300m至3100m深的海底。

从“滥交”到“一辈子一次恋爱”

“我们几乎确信它们是滥交的,”日本岛根大学的生物学家 Noritaka Hirohashi 称“我们只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雄性参与了与交配。但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科学家此前一直都相信这些巨型鱿鱼是“滥交的”,因为在深海几乎“看不见”的情况下,无论是雌性或者雄性鱿鱼,都会抓住一切机交配,雌性尽可能多的“收集”来自雄性的精子,而雄性也会尽可能地和遭遇的所有雌性交配,因此对于这种巨型鱿鱼来说,生存中最重要的策略就是繁衍自己。

鱿鱼奇特的交配方式

说起动物间繁衍时最重要的仪式交配,毫无疑问鱿鱼是最为暴力的,因为它们会将自身的精子直接“注入”雌性的皮肤内。比如雄性生物发光唐纳乌贼会使用嘴部和锋利的爪子在雌性配偶身体上撕开一个洞,然后用类似阴茎的附肢将精液注入雌性体内。而雄性大王鱿则使用一种刺穿的方式将精液植入雌性皮肤之下,使用一种生化酶溶解器官组织。

因此在大王鱿的皮肤下就能看到雄性鱿鱼留下称为精原丝的精子包,这个过程科学家在1997年时已经弄清楚,1997年10月16日,《NATURE》上发表的论文叙述了这个过程:

不过精子如何在皮肤下到达雌性巨型鱿鱼的卵子的过程,科学家一直都没有弄清楚,因为样本实在是太少,不过在一只被拖网困住的大王鱿尸体,让科学家的研究深入了一步!

这只大王鱿的尸体身体达到了1.6米,尽管缺少了一只触手和一只眼睛,但体重仍然达到了116.6千克,当日本岛根大学的生物学家Hirohashi的团队检查鱿鱼时发现其身上至少有10个位置有精原细胞。

嵌在雌性巨乌贼肌肉上层的精膜或精子包

让生物学家Hirohashi颇感惊讶的是,这只雌性大王鱿身上留下的十处精原细胞竟然是一只雄性大王鱿的,这让研究团队有些吃惊,之前建立的“滥交”形象似乎完全不对,这种巨型鱿鱼居然还严格执行“一夫一妻”,不过次数却是有点多!

不过生物学家Hirohashi同时表示,也许“这只雌性大王鱿只是遭遇了一只雄性,然后“她”就被困拖网在捞上来了”,那只雄性大王鱿真悲催,好不容易有了繁衍的希望,又被人类给坏了好事。

延伸阅读:北欧海怪与抹香鲸最喜欢的食物

克拉肯是北欧海怪传说中最有名的,经常出没在挪威和冰岛附近,很多小说和神话故事中都有他们的存在:

1250年古挪威典籍《Konungs skuggsjá》中就曾出现过hafgufa和lyngbakr,尽管这并不是Kraken的描述,但两者非常相似,也许就是同一种海怪的不同命名。

1752年埃里克・彭托皮丹在《挪威自然历史》中,就将克拉肯描述成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身长超过2.4千米,这实在是一种极度恐怖的存在。

不过随着捕鱼业的进步,与这种怪物比较接近的巨型鱿鱼时有被捞上来,因此克拉肯的说法尽管还在,但科学家们的目光却逐渐投向了这种巨型鱿鱼。而且后来还在猎杀的抹香鲸胃中找到了这种鱿鱼的残骸。

比较有趣的是,抹香鲸这种齿鲸是海洋中的顶级掠食者之一,但它们却非常喜欢潜入深海捕获大王鱿鱼,身上还留下了两者生死相争的痕迹。

更令人惊讶的是来自抹香鲸腹中“结石”形成的“龙涎香”就是这些大王鱿难以消化的钩子的角质层引起的,为避免这些钩子伤到胃肠道,抹香鲸肠胃会不断分泌物质包裹,直到形成像石块一样的东西。

抹香鲸死后这些“结石”会浮上水面,经过长时间的风化作用,最终形成了价值昂贵的“龙涎香”。据说整个地球都找不出两块一样的龙涎香,因为它们行程呢的过程以及历经的风花雪月都不可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