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夏日友情天》海滨小镇觅知音,人会有一辈子的朋友吗?

夏日友情天》的故事发生在意大利维埃拉地区的一个美丽海滨小镇。印象中,意大利到处都是美丽的小镇,正可谓:世界有十分的美丽,上帝把九分都给了意大利小镇,而采用动画的形式来展示如此美丽,又增添了一抹灵气。事实上,电影制作团队花费了5年时间才最终杀青,尤其在动画素材选择上更是用心良苦、精益求精。他们从2016年开始就去背景地收集素材,游览了故事原型地五渔村和周边的小镇,真实地记录海水颜色、地形、植被以及饮食特色等等。据知情人透露,电影里的一街一景都能找到真实的风物,加之,导演恩里克深受宫崎骏影响,大胆采用鲜艳的色调兼具手绘风格,使得《夏日》带有浓浓的宫崎骏味道。温馨提示:疫情远未结束,境外旅游危险,倒不如躲在通风环境好的电影院里,体味意大利之夏,欣赏美丽的海滨小镇。

除了鲜艳的风景,《夏日友情天》还有非常鲜艳的主题:童年的友谊。有人评价到:如果只是在说友谊,制作方皮克思动画的格局未免有点儿太小,但问题在于:友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外延和内涵都非常宏大,开始的比亲情晚,比爱情早一点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或者说很多人都不清楚自己是否真正地拥有过友情,毕竟,那可能只是披着友情“外衣”的利益关系。

充分沟通,如何维系群组友谊?

影片是喜剧风格,非常活泼,而且借助动画的手法,把两位小主人公塑造成海底的人鱼族:卢卡一直被家庭很好地呵护着,长期生活在一个无菌的环境中,隔离了一切的金钱、罪恶和野心,导致其性格内向,常有些恐惧;阿尔贝托则刚好相反,性格叛逆,喜欢冒险和挑战。当两人相遇之后,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并且同人类女孩茱莉亚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意大利之夏。

单看人物设定,就可以解读出大量关于友情、成长、包容、接纳等人类普遍而稀有的情感。比如卢卡、阿尔贝托的融合,代表着世界的个性和包容性,两位性格迥异的男孩相互激励,相互成就。而他俩本身是海底的人鱼族,说的不好听就是海里的水怪,但脱离水面,他们就会变成人形,然后遇见善良、勇敢、美丽的人类茱莉亚,这又说明:只要走出狭小的世界,就会有更好的遇见。

在最开始的时候,人类和人鱼族群之间并不能和平相处,他们彼此陌生,也缺乏了解的倾向,在这种情况下更容易畏惧,充满敌意。两个族群生活在同一片海域中,只能维系着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平衡。如果稍微有人煽风点火,即便是一些并不高明的谣言,也能挑起族群间的战争。但当两个族群开始深入了解,进行充分沟通的时候,神秘感慢慢褪去,不再有敌意和畏惧,正如人鱼族群的卢卡、阿尔贝托和人类的茱莉亚能一起度过美丽的夏天。

所以,真正纯熟的友谊不应该以族群来划分,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人种之间都可以建立深厚友谊,并用具体的行动来维系。

前段时间,东京奥运会上,日本乒乓球运动员伊藤美诚遭到了中文互联网的一致调侃,甚至有部分的敌意成分,但笔者认为,网络上那些恶搞视频其实是有失大国风范的,况且,伊藤美诚虽然是异族,但和中国运动员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分享妈妈做得饭团就是友情的缩影。总之,我们更应重视不同民族间的友谊,而非用一种充满恶意的方式看待彼此,导致不可控的冲突。

悲伤的友谊,没有一辈子的朋友

有人说《夏日友情天》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毕竟,三角关系、两个男生的感情都不会有太明朗的结果,况且,夏天结束,又出现曲终人散的画面,但笔者认为,人生本来就没有一辈子的朋友:我们曾经同路走,我们曾经是朋友,前方的路坎坎坷坷,让我们有了不同的追求。事实上,全世界都在讴歌朋友的伟大,但大都以离别、感伤为基调,这似乎就是朋友逃不开的宿命。

好在,动画的活泼以及美丽的意大利小镇,把如此忧伤稀释到极点,两位主人公也用自己的心路历程,展现出美好的童年友谊,也令现代的大人们产生更多关于“友情”的思考:

事实上,朋友们能长期在一起,或者能在短期内愉快地一起嗨,有时候是因为三观一致,志趣相投,性格相似等等,但有时候却是因性格迥异所产生的吸引力,毕竟,当人类发现一种新的“活法”之后,会非常自然地想跟风窥探。正如阿尔贝托童年叛逆、喜欢挑战,他恰恰能代表一类“内心缺乏安全感”的孩子;而卢卡内敛温顺,长期被家庭照顾得很好,内心也没有太多的志向,他也是现代社会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类孩子。虽然标签有些负面,但这类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良,同时,善良也是其最大的天赋所在。

卢卡一直在提醒我们要善于接纳,勇敢骄傲地做自己。如此性格和行为倾向来自于其家庭环境,但能长期“做自己”也相当不容易。比如卢卡的迷茫在于,他能否保持足够的勇气来自我展示,是否愿意向一个传统的社会解释自己。正当卢卡踌躇之时,阿尔贝托的到来使其逐渐摆脱迷茫,而卢卡最终也帮阿尔贝托蜕变成更成熟、善良的人。总之,两个人最终彼此欣赏,相互成就。

“夏日”这两个字似乎是给卢卡和阿尔贝托的友谊加上了一个期限。

他们结束这个夏日的快乐之后,是否会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还未可知。或许是因为人到中年,笔者已不再奢望一辈子的朋友,而且也越发难以理解朋友的真正奥义。有人说:关键时候借钱给你的是真朋友,也有人说:能相互成就,带来启发和思考,彼此欣赏的就是真朋友,但显然,这些都充满了功利性,就是那种披着友情外衣的利益关系。等观众看完电影之后,不知道能否给友情下一个自己的定义,但确定的是,同事大概率不会变成朋友。(科幻星系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