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航天员二次出舱,国产航天服3000万元一套,只能穿15次?

中国太空三人组:刘伯明,聂海胜,汤洪波

在太空待了两个多月后,终于迎来了第二次出舱任务,跟随舱外摄像机的镜头,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聂海胜和刘伯明身穿乳白色国产“飞天”舱外航天服,正在执行一系列任务,汤洪波则在空间站内配合他们。

作为中国空间站航天员的第二次出舱,此次的两名航天员也会和第一次一样,在空间站机械臂的辅助下进行工作,但这次我将把目光聚焦到“包裹航天员的小型飞船”上,也就是国产的“飞天”系列舱外航天服。

在和空间站相关的一系列技术中,舱外航天服绝对是最难的那一部分,目前为止也只有中美俄三个国家具备制造舱外航天服的能力,造价都在数千万到数亿元人民币不等,而且使用次数都只有十几次甚至是几次。

而夸下海口要在2024年重返月球的美国,不久前之所以宣布载人登月推迟到2025年甚至更久以后,就是因为NASA正在研制的下一代舱外航天服无法在2024年到位,而目前能用的宇航服也都太破了,经不起折腾。

可以说目前为止,我国是地球上唯一实现“舱外航天服自由“的国家,航天员们能穿着崭新的”第二代飞天舱外航天服“,安全地执行一系列任务,但饶是在”节俭“的中国航天界,第二代飞天舱外宇航服的造价也达到了3000万人民币,而且只能穿15次。也是说每出舱进行一次任务,就会产生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固定损耗。

但比起美国40多年前设计的舱外航天服,我们的飞天还算很便宜了,因为美国舱外航天服在40年前的造价就高达2000万美元,虽然当时一口气买了40套,但经过阿波罗计划和美国空间站的”挥霍“,目前只剩下国际空间站上的4套了。

而未来NASA重返月球用的,形似米其林轮胎人的”新舱外航天服“,不出意外的造价可能在会达到数亿人民币,毕竟现在NASA已经往这个项目里投了10亿美元了。

而整个重返月球的“阿尔特弥斯计划“,更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尽管很多设备的研发和制造都交给了space x这样的私人企业,但NASA作为项目的主导方,钱还是像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出去了,可以说强撑着NASA”将登月进行到底“的,就只剩下在航空航天领域紧追不舍的中国,和月球上能用于可控核聚变的氦3了。

扯远了,继续说航天服的事儿

舱外航天服堪称人类有史以来造过的最贵的衣服,不过它绝不只是一件衣服那么简单,严格意义上来说舱外航天服就是一个”包裹航天员“的小型飞船,甚至把他想象成钢铁侠的战甲都不为过,毕竟在严酷的太空环境中,时刻都在保护航天员免受微陨石袭击和高能宇宙射线,真的就只有这套衣服而已。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舱外航天服的未来不只在近地轨道,在月球上,在火星上,在木星和土星的众多卫星上,在任何人类肉身把握不住的严酷环境中,甚至是在太阳系外的其他星球上,我们都能看到舱外航天服和它”朋友们“的身影。

人们常说”机械是手的延伸“,而以舱外航天服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或许也可以成为”皮肤的延伸“,甚至随着舱外航天服或者说”体外维生装置“的小型化和便携化,未来人类还有可能永久穿着这套衣服,无拘无束地探访各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