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一文看懂,匈牙利究竟是不是匈奴后代?

在中国,有一个古早的论断:匈牙利人是匈奴人的后裔。章太炎的《匈奴始迁欧洲考》、梁启超的《中国历史研究法》,都有提到。今天许多历史研究者和爱好者,也没有完全放弃这个观点,仍在穷尽力量,去寻找匈牙利人就是匈奴人后代的证据。

东亚的汉朝与匈奴

欧洲的罗马帝国与匈

都“姓匈”,是一回事么?

一个中欧国家与遥远东方的民族血脉相连,这引发了人们无限的遐想。尽管这个说法没有得到学术界的认可,但在民间却有着极大数量的拥趸。

多瑙河畔,热情的布达佩斯

他们的祖先竟然是草原上骁勇善战的匈奴?

(图:shutterstock)

而且不仅是在国内,在匈牙利以及一些西亚国家,也有部分人热衷于将匈奴与匈牙利等民族攀上关系。这种说法是否有依据?它有多大可能是真相呢?

远去的北匈奴

匈牙利和匈奴,包括曾经纵横欧亚的游牧民族匈人,都有一个“匈”字。三者的发音也近似,匈牙利和匈人的第一个音节大致发音为“hun”,而匈奴的第一个音节大致发音为“xun”。

至今,在中亚和我国北方许多民族中,“hun”这个音都代表着“人”的意思。这似乎给匈牙利人和匈奴人源出一脉的假说,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最早把匈人和匈奴联系在一起的是德金

也就是那个因为两国象形文字相像

就说中国起源于埃及殖民的汉学家

(图:Shutterstock)

中国人对匈奴是很熟悉的,这个族群在我国北方生活了上千年。最早可以追溯到传说时期,黄帝北逐荤粥(xūn yù),为华夏族拓展了生存空间。这个荤粥,就是上古时期中原人对匈奴的称呼。

根据王国维,鬼方、獯粥、荤粥、猃狁

都是匈奴(学术界对此仍存在争议)

现在的统万城是匈奴在中国境内的遗址

(图:高晨翔 / 图虫创意)

需要明确的一个概念是,匈奴从来都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由不同人种、内部操不同语言的多个民族组成的族群联盟。经过现代考古学研究,匈奴内部有着蒙古人种、高加索人种,以及二者相混合的图兰人种。语言方面,则有阿尔泰语系下诸语支,部分部落甚至操伊朗语族的语言。

通过不断地兼并战争和部落交往

匈奴最后成为了“百蛮大国”

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也是不同文明交流互动的见证

(图:健忘的行摄世界 / 图虫创意)

就血统而论,全世界拥有匈奴血统最多的人群,是北方汉人和现代蒙古族。然而这两个人群所拥有的匈奴血统,也非常稀少,基本都来源于匈奴族群当中,即后来归附东汉的南匈奴。而北匈奴的下落,至今仍然是个谜。

汉朝倾尽国力的长期战争仍无法消灭草原政权

但持续压力也促使匈奴内部分裂(原因之一)

这确实是一个较好的结果了

公元46年,匈奴发生了最后一次南北分裂。此后,东汉光武帝刘秀及继任者们抓住了这次机会,一方面拉拢安抚漠南的南匈奴,另一方面重拳打击北匈奴。在汉朝、南匈奴和鲜卑的联合打击之下,北匈奴日渐衰落,每一场战争,都让他们的人口大幅减少。

南匈奴就是著名的昭君出塞的另一方

也是南匈奴单于刘渊建立了前赵,开启五胡十六国的时代

(图:wiki)

北匈奴最后一次见于文献史料,是在《后汉书・南匈奴列传》上。“三年(公元91年),北单于复为右校卫耿夔所破,逃亡不知所在。”金微山之战以后,就再也没有北匈奴踪迹确切的文字记录了。

至于他们去了哪里,《后汉书》中还是有一些只言片语的。范晔在评述汉朝北方政策的时候说,“遁走于乌孙之地。”乌孙是当时的西域第一大国,位于巴尔喀什湖以东的中亚地区。

窦宪这一仗是为了戴罪立功

结果一打就出塞5000余里,此后,漠北空矣

为作纪念,还刻下了《封燕然山铭》

(燕然勒石,图:wiki)

《后汉书・西域传》当中,有一个关于北匈奴遗部的模糊记录。在汉延光二年(公元123年),“北虏呼衍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间,专制西域”。也就是说,当时仍然有部分北匈奴人活跃在“蒲类”和“秦海”之间。

蒲类是汉朝时西域的一个小国,能确定大致在今新疆巴里坤附近。而秦海,就有一些争议了。章太炎等部分人认为,秦海指的是“大秦国”,也就是古罗马。

如果范围是在蒲类与古罗马之间

那就是太过模糊的范围了,几乎等于没有位置

不过这种推论并不现实。古罗马最靠近东方的土地,是在小亚细亚。且不说中间隔着康居、奄蔡和南俄草原上的诸国。从安纳托利亚半岛到新疆巴里坤,骑马的话至少也要走半年的时间。所以秦海更有可能指的是新疆的博斯腾湖,这个范围更加合理。

这个范围的话就颇为合理了

巴里坤草原也是水草丰美之地

不过季节差异很大,是游牧民族的迁徙草场之一

(图:图虫创意)

从2世纪以后,在史料上,就再也见不到关于北匈奴的记录。也许他们融合进了其他民族,也许他们向许多人猜测的那样,不断向西发展,创造了新的历史。

突然冒出的匈人

公元4世纪,在中亚草原的混沌地带,东西方文明都不熟知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战斗力强大的游牧政权,他们自称“匈人”。

在西方人的视角下,匈人的“帝国”很有存在感

而且这次冲击间接导致罗马灭亡,意义重大

下一次有这个感觉就是蒙古帝国来东欧了

公元372年,匈人从里海以西进发,裹挟着阿瓦尔人等中亚、北亚、东欧民族,击败了盘踞在南俄草原的游牧民族阿兰人。就此开始了风卷残云般的西进之路。三年时间,大破萨尔马提亚人和哥特人,攻入了西方文明的中心地带――罗马帝国。

上帝之鞭并非突然降临(滑动下图)

在匈人的压力下,西哥特人于376年向罗马帝国申请避难。并在后来几十年间造成了东西两个罗马帝国的混乱,君士坦丁堡和罗马城都遭遇到了劫掠。

米兰大主教安布罗斯在描述这种情况时说:“匈人进攻阿兰人,阿兰人进攻哥特人,哥特人进攻泰法尔人和萨尔马提亚人,而哥特人的流亡也迫使生活在巴尔干的我们离开故乡。”

约8万名哥特难民到达多瑙河畔,请求东罗马的庇护

然而之后他们又开始了和东罗马的战争

(哥特人过河,图:wiki)

这句话说明了,匈人的西进,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多个东方游牧民族一起西迁,给刚刚分裂的东西两个罗马帝国造成极大的压力。

然而,梦魇才刚刚开始。

自395年,匈人就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东罗马帝国上

罗马,危

(图:wiki)

到公元430年,匈人在欧洲建立了一个广阔而短暂的帝国。后来在匈人王阿提拉的带领之下,匈人帝国发展到了无与伦比的高潮。在伏尔加河和喀尔巴阡山脉之间,再没有比阿提拉更有权势的君王,就连东西罗马,也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阿提拉的多民族部队,甚至还进犯了罗马帝国的核心区域――亚平宁半岛,将整个西罗马帝国置于他的恐怖之中。

阿提拉成为罗马帝国最可怕的敌人

“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正是为了震动万国”

(图:wiki)

那时正逢基督教推广上升期,匈人的威胁,正暗合了基督教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圣经里“上帝的惩罚”正好迎合了当时欧洲人民恐慌的心理。人们开始用“上帝之鞭”来称呼这位来自于东方的帝王阿提拉。他们认为,匈人王阿提拉是上帝派过来惩罚他们的。

在传说里,阿提拉会停止侵略是因为教皇会见并威胁了他

(左为罗马教皇利奥一世,图:wiki)

匈人帝国昙花一现,公元 453 年阿提拉死后,他们就不再是罗马的主要威胁。匈人帝国发生分裂,许多原本臣服于匈人帝国的民族脱离了大部队。匈人的建制、政权,都在短时间内烟消云散。

没有人想到,阿提拉死在了新婚之夜

可能是死于醉酒,或是死于谋杀,谁也说不清楚

(图:wiki)

不过匈人的概念却保存了很久,阿提拉死后的300多年,一直有人自称是他的后裔。同时,匈人的血统,也大量地保留在了喀尔巴阡山内外。

这一区域大概就是匈牙利的历史区域

是亚欧草原环境在欧洲延伸的最远端

同时,这里也是征服者攻入欧洲的关键所在

匈牙利:我来自东方

从古罗马对于匈人外貌的描述上来看,匈人贵族有着明显的北亚民族特点。罗马作家普里斯库斯 (Priscus) 对阿提拉的描述如下:“身材矮小,胸膛宽阔,头大;眼睛小,胡须稀薄,布满灰色;鼻子扁平,晒黑的皮肤,显示出他的出身证据。”

听起来很像萨哈人

(图:wiki)

但是大多数和欧洲人交过手的匈人士兵,却是白人。考古学家证实,“蒙古人种”特征主要在匈人贵族的成员中发现,在匈人的中下层,还是白人为主。

现在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匈人在欧洲的时间里逐渐变得更加“高加索化”,历史学家Hyun Jin Kim指出,在沙隆战役(451年)之前,阿提拉的“绝大多数”随从和军队似乎来自欧洲,而阿提拉本人似乎具有东亚特征。

沙隆一战打破了阿提拉无敌的光环

但获得胜利的狄奥多里克一世

在这场战役中中了匈人的标枪而牺牲

(沙隆战役中的匈人,图:wiki)

也就是说,即使匈人和匈奴人真有什么联系,在匈人西进期间,文化和血统当中的东方基因,也都被洗刷殆尽了。更何况,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匈人和匈奴之间有什么联系。

匈人和匈牙利的关系,倒是值得探讨一下。早在中世纪,就有匈牙利学者声称,匈牙利人与匈人有血缘关系。在匈牙利早期文献Gesta Hunnorum et Hungarorum (1282C1285) 中,作者声称匈人和匈牙利人是兄弟民族。

也有匈牙利人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甘肃的裕固族

而裕固族的祖先是匈奴部落联合体的一部分

(图:wiki)

但是,这个观点被现代史学家和考古研究者所否认。从出土器物形制等方面研究,匈人有着明显的欧亚草原游牧民族特征,而匈牙利则是中欧文化,仅带有部分游牧文化的特征。

相比他们的邻居,匈牙利的确是个更具有东方色彩的国家。他们的姓在前、名在后,穿着适合骑射的传统服装,饮食上也和游牧民族有很大相似性。这似乎证实了匈牙利人的东方血统。

当年马扎尔骑士也是相当善战的

他们征服了喀尔巴阡盆地,侵扰了拜占庭一个世纪

(图:wiki)

匈牙利人使用的语言,是乌戈尔语族的成员。这种语言发源于俄罗斯的乌拉尔山脉,与芬兰语相近。而根据现代部分学者推断,匈人使用的语言,可能是一种介于突厥语与蒙古语之间的语言。因此二者的族源关系,可能相距很远。

其实匈牙利人民是吸收了历史上多支游牧民的结果

不能说“姓匈”就是匈奴后裔

(匈牙利英雄广场的七酋长,图:shutterstock)

根据现有证据,最可能符合真相的推断是:匈人从中亚向西迁徙的过程中,裹挟了来自于东欧的马扎尔人,也就是匈牙利人的祖先,将他们带到了喀尔巴阡山以东的地区。匈人帝国崩溃后,马扎尔人在当地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形成了今天的匈牙利。

1000年,圣・伊什特万加冕,成为匈牙利第一位国王

(图:shutterstock)

总之,根据现有的考古学发现,匈人与匈奴人是无法画等号的。而匈牙利,只能说是和历史上的匈人有关系,无法直接说:匈牙利人就是匈人的后裔。

参考文献:

1.https://infogalactic.com/info/Hungarian_prehistory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Huns#Relation_to_the_Xiongnu_and_other_peoples_called_Huns

3.《匈人王阿提拉》,克劳斯・罗森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terms_used_for_Germans#Hun_(pejorative)

5.《后汉书・南匈奴列传》

6.《后汉书・西域传》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