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灾难的前兆?青海湖面积连续18年增加,为何说这全是好事?

青海湖

青海湖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同时也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湖,是维系青藏高原东北部生态安全的重要水体,是控制西部荒漠化向东蔓延的天然屏障,同时也是鸟类在迁徙过程中的重要休息站,甚至有些鸟类会在这里产卵,筑巢,孵化下一代。

2018年5月份,科学家们通过卫星遥感监测数据显示,青海湖的枯水期面积达到了4432.69平方公里,较去年同期扩大7.31平方公里,已达到近18年来同期最大值。

其实已经不是青海湖面积第一次扩大了,事实上,青海湖水位已经连续20多年回升,且还在不断扩大。

导致青海湖面积扩大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退耕还林还草政策的实行,青海湖的保护政策,以及全球变暖之下,青藏高原正朝着暖湿化方向发展,布哈河、沙柳河、哈尔盖河等河流补给水量逐年增加,使得青海湖面积有所扩大。

青海湖面积的扩大,能够增加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还能够增加当地的生物种类与数量,使得当地生态链更加健康。

尽管短期来看,青海湖面积的增加有利于当地生态环境,但背后潜藏的危险,值得我们警惕。

青海湖为何会变大?

青海湖属于高原大陆性气候,光照充足,日照强烈,其中雨量偏小,雨热同期。我们知道,我国降雨的特点是东多西少,南多北少,其中青海湖身居内陆,远离海洋,使得来自海洋上空的湿润空气无法到达这里。

另一方面,青海湖海拔较高,水汽难以攀爬到这里就会降落,以至于这里降雨较少。

尽管这里降雨较少,但是青海湖位于我国第一阶梯,紧邻有着“亚洲水塔”之称的青藏高原。

因为海拔较高,所以青藏高原地区上分布着大量的冰川、永冻层,高山积雪等,这里储存了大量的淡水资源。

每年夏季,温度较高时,一部分冰雪会融化成水,汇聚到下游,成为我国多条大江大河的发源地,比如:长江、黄河、澜沧江都发源于此。

青海湖的水源并不是直接来自于冰雪融水,而是来自于径流量增加和降水量的变化,有5条主要的河流常年注入到青海湖主湖,即:布哈河、沙柳河、哈尔盖河等,其中布哈河的径流量主导着青海湖水位和水量的变化。

而布哈河的水源主要来自于高山冰雪融水,也就是说,全球变暖导致了青藏高原冰雪融水增加,间接导致了青海湖泊面积不断增加。

这不全是好事

青藏高原的冰雪融水虽然导致了当地的河流径流量增大,湖泊面积增加,为下游生活和农业用水调度提供了更大空间。

但从长期来看,这并不全是好事!

从短期来看,冰雪融水的增加容易导致山洪,泥石流等次生灾害。这是因为青藏高原地区地势较高,落差较大,水流流速较快,冲刷破坏力强,水流中挟带泥沙甚至石块等,容易形成山洪以及泥石流等次生灾害。

冰雪消融也会导致当地降雨量增加,根据近50年来的资料显示,青藏高原地区的降水量明显增加,其中极端降水事件增多,给当地带来一定的影响,比如:今年我国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出现了沙漠洪水。

从长期来看,“亚洲水塔”的消融,会导致当地特有物种减少或消失。比如:高寒草甸和高寒动物们,难以适应温暖的环境,随着全球变暖,它们只能不断向更高的山上迁徙。

其次,我国有多条大江大河发源于青藏高原地区,而在全球变暖作用下,当地的冰雪融水会先增多,然后再缓慢下降,其中冰雪融水增多时,容易为下游带来洪灾;而冰雪融水减少时,又会影响下游的用水安全。

再者,冰雪反射太阳光线的能力很强,甚至能够达到80%以上,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雪盲症的原因。冰雪不断减少,会导致植被以及岩石裸露,这些物体反射太阳的能力较低,就会导致有更多的太阳光线留在地球上,以至于加剧全球变暖。

更为重要的是,青藏高原的温度变化,还会引起南亚、东亚,乃至非洲、北美中纬度地区的温度和降水异常。

总结

青海湖面积在不断增加,虽然有利于当地的生态环境,但由于青海湖面积扩大的主要原因是全球变暖的影响,所以我们一方面要抓紧机遇,利用这一时期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也要警惕全球变暖带来的冰雪消融,永冻层融化的问题,尽量让影响降低到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