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国人每年吃掉1500万条狗,大部分都是偷来的?

精彩内容,尽在“看鉴”!

近段时间,柴犬初七被偷吃的消息,再一次引发了狗肉到底能不能吃的争论。众所周知,我国是食狗的大国,根据2016年《阿贝赛报》的报道,全球每年有3000万条狗被食用,其中一半都在中国。

在国人消费着大量狗肉的同时,食狗之争,也从未停歇,隔三差五就会引爆网络。

作为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为什么会被当成食物?又凭什么被当成食物?这个疑问萦绕在大多数人的心中。

吃狗肉其实是我国的传统,中国古代的食狗之风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兴起。

《礼记・王制》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土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礼记・坊记》也说:“大夫不坐羊,士不坐犬。”

秦汉时期,食狗之风鼎盛。狗肉成为这一时期主要的肉食来源,当时的人们吃狗肉就跟今天我们吃猪肉差不多,上到贵族,下到平民,都喜欢吃狗肉,并且还变着花样烹制狗肉。

《盐铁论・散不足》中就记载了一道受到人们广泛欢迎的名菜“庸脯”,这道菜就是将狗肉片沉于沸汤中煮后捞出,撒上花椒末、生姜粉晒干,再调上各种调味品而制成的狗肉干。“庸脯”常在肆间出售,出摊很快就被人们一抢而空。

食狗之风虽在我国确实有着数千年的历史,但这并不能阻止食狗之风最终被历史抛弃的命运。随着人们饮食习惯和思想观念的变迁,食狗之风在时代前进的过程中逐渐走向衰落。

现如今,狗在大多数人心中早已不再是盘中餐而是朝夕相处的伙伴,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尽管如此,这种食狗的习惯仍然保留在部分地区,尤其是南方的广大地区,备受争议的玉林狗肉节与湖头狗肉节就是其中的代表。

但在当代人动物保护意识的觉醒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反对狗肉节,食狗这项地方饮食传统开始受到网友的声讨并取得了一些成效。

2011年9月,起源于元末明初、延续了600余年的浙江金华“湖头狗肉节”在持续遭到动物保护组织发帖声讨、包括演艺明星在内的各界人士通过网络渠道反对后,主办方最终宣布“湖头狗肉节”寿终正寝。

湖头狗肉节的终止让众多网友拍手叫好,但偷狗盗狗的行为仍然屡禁不止。

据统计,狗贩子每年通过非法手段卖给肉食市场的狗,多达 1500万条。

丧心病狂的狗贩子在偷狗的邪路上无所不用其极。一些狗贩子躲在暗处利用毒镖将狗射杀,然后再将其分尸售卖,贵州某小区十几条狗被毒死的这类新闻屡见不鲜,一些狗贩子当街诱骗甚至抢夺活生生的狗,拿去售卖,柴犬初七被当街偷走,主人找到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块块待售的狗肉。

盗狗毒狗卖狗食狗,到底何时休?

有些人认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应当抵制食狗的行为。但另一些人则认为餐桌上的狗肉大多来自养殖场,餐桌上的狗肉与偷狗关系不大。

人们确实曾做过努力,想要以肉狗养殖来代替偷狗盗狗,但可悲的是,现实情况恰恰相反。

根据2015年亚洲动物基金会历时4年、踏遍中国东北、华南及中部地区、跨越了8个省和自治区的15个城市所完成的一篇报道,我国目前的肉狗养殖场规模都较小,几乎没有100头以上规模的,甚至没有一家狗场的成年犬超过30只,肉狗的供应量根本无法满足巨大的消费量。

据业内人士透露,规模越大,狗狗的病越多,技术跟不上,成本上来了,最后养殖的狗肉价格比市场的狗肉价格还要高,根本赚不了钱,大规模肉狗养殖很难撑下去。

中国农业大学主任夏兆飞指出,大规模养狗的技术难度很高,一旦失误会造成大量死亡,即使成功,一斤狗肉也应该超过100元以上,而现实中狗肉的价格大多在一斤6.5元~23元之间。

肉狗养殖成本高,不划算,而白捡的狗肉几乎零成本,巨大的诱惑极大刺激了盗狗贩狗毒狗卖狗产业链的滋长,其中滚动的灰色资本,沾着小动物的血与主人们的泪。

狗贩子伤害的不仅是曾经被当作孩子的宠物和痛失伙伴的狗主人,还有消费狗肉的顾客。

很有可能,你吃的狗就是偷来的。而这些偷来的狗,很多都是流浪狗,没打过疫苗,且大多患有不同程度的皮肤病,这些病菌进入人体、潜伏在人体内会怎样,我们无法得知。

即使是打过疫苗的宠物狗,也往往会遭受各种带毒的弩、针、飞镖的伤害。用这些毒素射杀,最短七秒狗狗就会毒发身亡,可想而知这毒性有多大,这样的狗肉被端上餐桌,还有人敢吃吗?

也许狗肉馆或狗贩子会拿出所谓的“检疫证明”,可是2020年5月29日,国家农业农村部正式公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首次明确了家养畜禽种类33种,狗并不在其中。狗都不属于家畜,狗肉更不可能通过卫生监督机构的检疫,又何来的证明呢?

医学史已经表明,人与狗共有的疾病多达65种,此外,还存在着狂犬病病毒感染人的隐患,现在,又要加上偷狗时残留在狗肉中的毒素,不知道还会有谁甘愿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去吃一顿来历不明的狗肉?

无论如何,时至今日,狗狗早已成为了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成为缓解现代人孤独的陪伴者,这种动人的情感,应该足以战胜任何口舌之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