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口一年减少3万,陷入死亡交叉,研究警告:未来韩国或将消失

2006年,来自于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David Coleman)在仔细研究韩国人口情况之后,直接发出警告:由于韩国生育率的持续下跌,韩国可能会成为地球上第一个自然消失的国家。

起初,很多人认为这位教授的警告简直是危言耸听。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韩国人口的情况竟然在持续恶化,一点都没有要好起来的意思。

事情还要从韩国的“总和生育率”说起。所谓“总和生育率”就是指一个国家15岁~45岁(或者49岁)的女性每个人平均生几个娃。如果“总和生育率”等于1,就是平均生1个娃。从理想模型来看,“总和生育率”等于2时,夫妻俩恰好有2个娃,这个地区的人口就会长期维持不变,当然这是考虑到没有死亡的情况,如果把死亡的情况考虑在内,“总和生育率”等于2.1左右,人口总数才可以保持稳定。

2005年,奥地利的人口学家鲁茨提出“生育率陷阱”的概率,他认为“总和生育率”低于1.5,人口数就很难回升了,“1.5”后来也被叫做国际生育警戒线。

韩国这几年的“总和生育率”就一言难尽,根本不是跌破警戒线的问题,而是连续三年低于1。其中,2018年的总和生育率为0.98,2019年为0.92,2020年为0.84,同时也是连续两年全球垫底。

韩国央行称,预计接下来的一年,总和生育率可能会跌到0.72。

不仅如此,韩国的出生率在不断创新低,而死亡率正在不断飙升,这才使得韩国迈入了“死亡交叉”,生育率低于死亡率。2020年韩国韩国国家研究中心通过模拟,甚至给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最后一个韩国人将会活到2750年,随后韩国将彻底消失。

那么问题来了,好端端的一个发达国家,咋人口说不行就不行了?

韩国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经济方面的原因,根源是财阀垄断,另一个则是文化方面的原因,根源来自于性别歧视。那具体是咋回事呢?

财团垄断

故事还要从二战结束说起。从1953年开始,一直到1996年,韩国的经济迅速复苏,这也被他们自己称为:汉江奇迹。

朴正熙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汉江奇迹的缔造者”,他是韩国第5至9届总统,为了发展经济,他对韩国工业进行了大力的扶持,同时给韩国的财阀提供了大量的低息贷款和补贴,同时还为财阀提供担保,让这些财阀可以获得大量外国的贷款。于是,韩国财阀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发展纺织业,进而发展重工业、军工和化学工业。到了90年代初发展起了高科技,在国际贸易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收益,但同时财阀也几乎垄断了韩国各行各业。对于当时韩国的年轻人而言,其他的小企业薪酬和待遇都和这些财阀没法比,最好的去处只能是这些财阀掌控的企业。

而要进入到这些企业,就必须去往韩国最知名的那几所高校。而为了挤进这几所高校,韩国的学生们就开始疯狂地内卷。当时如果你问韩国的学生未来的梦想是什么?大概率得到的回答就是进入三星这样的企业。内卷的结果就是学生压力巨大,这也使得韩国学生的自杀率居高不下。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了韩国,这也被认为是汉江奇迹的终结。由于经济不景气,进入财阀企业的门槛太高,即便入职这些企业,能做到中层干部就相当不容易。

普通人其他的上升通道又很少。当时考不上学的学生,有一部分会考虑韩国的练习生制度,希望自己通过成为明星而逆袭。于是,一大堆人涌入到了这个赛道,也开始内卷了起来,韩国总人口数一共才5000万左右,练习生数量就达到了200万左右。

要成为明星几乎是万里挑一的概率,极其困难。即便是成为了明星,韩国明星的薪酬又非常低,这个行业同样也被韩国财阀所控制,连续曝出丑闻。也就是说,当了明星,也很难逆袭。

所以,韩国的年轻人是十分绝望的,房价过高,就业压力巨大。于是,在2011年,韩国青年一代就自称:三抛世代,这里的“三抛”指的是抛弃恋爱,结婚,生育。

后来,情况进一步加剧,又出现了“五抛世代”的说法,这里的五抛是在三抛的基础上加上了抛弃住房和人际关系,也就是抛弃恋爱、结婚、生育、住房和人际关系。

甚至韩国还有年轻人提出了“七抛世代”,他们还想再抛梦想和希望,总而言之就是想躺平,做一条咸鱼。

2018年上半年,韩国统计厅发布的统计数据来看,韩国20岁~29岁的人当中,未婚率达到91.3%,30~39岁的人当中,未婚率为36.3%。

说白了,韩国财阀垄断使得整个社会失去了活性,普通人没有了上升通道,贫富差距愈演愈烈,生活压力实在太大,最终使得年轻人对未来失去了信心,成为了“五抛世代”甚至是“七抛世代”。

性别歧视

而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就是韩国的性别歧视问题。这个问题有多严重呢?我们来举几个真实发生的案例:

在刚刚落幕的东京奥运会上,韩国一共摘得6块金牌。其中韩国选手安山夺得射箭女子个人赛、团体赛和混合团体三枚金牌。按理说,她应该得到掌声和鲜花。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遭遇的却是一场韩国全网的网暴。理由更是让人无语,竟然是因为她留着短发,韩国男性认为这代表她是女权,所以声讨她,甚至要求韩国射箭协会没收她的三块金牌。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例子是个案,那你真的对韩国的性别歧视不够了解,因为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2017年,韩国有一本叫做《82年生的金智英》书籍畅销,这本书深扒了韩国女性在韩国社会的地位。许多女性看后深受感动,结果这部书就被韩国男性抵制了,还被恶意刷了低分。随后,这本书被翻拍成电影,结果这部电影被韩国许多男性联名要求禁止上映,而参与电影制作的人在后来都被网暴,谩骂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

还有更加让人震惊的事情,韩国某怀孕分娩信息中心发布过一份孕妇产前指南。在这份指南当中,提醒各位准妈妈,在入院之前,请务必准备好生活必需用品的用量,不要让家里人感到不便。同时还要为丈夫和孩子准备好3-7天的换洗内衣、袜子和衣服,同时准备好7天的速食饭菜。

以上三个案例,足以见得韩国女性的地位之低。不仅如此,在韩国的传统观点中,母亲的职责就是抚养教育孩子。一个韩国女性在婚前即便是取得再大的成就,结婚后也会被清零,基本上会终结自己的职业生涯,相当于前半生白活了。不仅如此,高学历在韩国的婚恋市场是十分不受欢迎的,一般男方的父母普遍认为学历太高的女性不容易控制,他们更喜欢有能力照顾丈夫和公婆的女性,而这就使得很多女性不愿意结婚生子。

总结

财阀对于社会经济资源的垄断,以及男女极其不平等,造就了韩国总和生育率连续三年破1,出现死亡交叉的情况。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恶化下去,可能真的会像一些学者预言的那样,韩国成为地球上第一个自然消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