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宁波1940:鼠疫巨祸从天而降,罹难者达1500多人?

1940年,侵华日军731部队利用“雨下法”在浙江宁波地区实施鼠疫战,致使该地区暴发鼠疫,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财产损失。

日本为何在此时对宁波地区实施细菌战呢?

原来,自“八一三”淞沪会战后,东部沿海就仅存宁波这个港口城市了,直接对外贸易总额及海关税课却逐年上升,可见经济已经呈现出畸形繁荣。1940年夏,日本企图加强封锁闽浙海岸线,很快一支规模不大的海军陆战队迅速攻入宁波镇海,但国民政府军队积极反攻,仅几天时间就驱逐来犯之敌,成功收复失地。

同年10月27日,正当蒋介石在重庆指示驻美特使宋子文,希望美国能够提供三百架新式战机,协助中国维持最低限度的防空力量时,在蒋的家乡宁波,一大早就拉响了急促的警报声,一架日机入侵至甬城上空,抛洒下大量传单:“重庆正在闹饥荒,民不聊生,日本人民则丰衣足食,尚有余粮来接济你们。”下午,日机再次入侵,仍然没有轰炸扫射,却投下大量“麦粒和面粉”,散落在市区开明街一带。

进入11月后,波市市辖区鄞县当地报纸开始刊登鄞县鼠疫消息。11月2日《时事公报》报道,鄞县城关镇开明街于10月30日“发现流行急性疾病,蔓延甚烈”,3日内不治身死者已达10人以上,其病状为“恶寒、发高烧,旋即不省人事,临死有腹泻”。

鄞县卫生院收到报告后,将细菌作初步研究后,认为与鼠疫高度相似。而华美医院院长丁立诚认为,仅凭这些还难以断定这就是真实鼠疫。

11月3日,丁立诚在十二岁的患者俞元德身上抽取血液和淋巴腺穿刺液化验,得阳性结果。次日,经过鄞县政府卫生指导室、鄞县卫生院、鄞县各公私立医院救治检验,联合确定这些细菌就是鼠疫。华美医院相关人员经过解剖与细菌检查,最终确定此次所流行的病疫症确实是鼠疫。

11月5日《时事公报》刊发首份防疫专辑,此后,每天都登载防疫动态。

不过,直到1949年在伯力审判中,日军细菌战战俘的口供,才提供了石井四郎与日军 1940 年细菌战的众多细节。

日军战犯柄泽十三夫时,印证了日本侵略者实施细菌战,在起诉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1940年9月,石井将军带了部队内其他一部分军官到汉口去,同年12月返回了本部队。据那些随同石井将军到过汉口的军官转回来时说,使用染有鼠疫跳蚤一举,业已奏效。散布跳蚤的结果引起了鼠疫流行症。参加过那次远征队的野崎少佐曾拿出一份中国报纸给我看,报纸上有篇论文指出说,宁波一带发生了鼠疫。当检察官问:“这报纸上记载有什么消息呢?”柄泽回答:“据我记得,这报纸上写过,在宁波一带发生此次瘟疫之前,有数架日本飞机在上空飞过时掷下过某种东西。”检察官追问:“你亲自看见过这段新闻么?”柄泽回答:“是的,我亲自看见过。”

但是,柄泽十三夫的口供并没有说明石井四郎远征队,到底在华中的什么地方进行了细菌战。

此时,另一位被告西俊英则供称了相关事实: “我还知道日军两次实际使用第 731 部队内所造细菌武器的事实”,其中,第二次是“1940 年 5 月至 7 月间,由石井中将率领的第 731 部队远征队在华中宁波一带使用过鼠疫菌去攻击中国军队,方法是用飞机散播鼠疫跳蚤”。

这两人的口供,直接证明了石井四郎1940 年在华中地区的“宁波一带”实施了鼠疫战,导致第一次感染致死104人,二次感染致死1450 人。

最终确认开明街染疫病情为鼠疫后,宁波鄞县各级政府开始了鼠疫防治战。

县长俞济民发布《鄞县县政府布告》第291号,称“我们宁波不幸发生鼠疫巨祸”,必须“严厉封锁”,为此“布告全县民众一体遵照”,“不论亲友一律拒绝收容”。

县政府秘书长章鸿宾一边电报省政府,一边采取更为严密的全面防疫措施,如设立隔离区和隔离医院,报刊宣传鼠疫防治条例等。

因防治战积极有效,宁波鄞县的鼠疫的蔓延很快得到有效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