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24岁的她便拥有诺奖级别的重大发现,但她的豁达更让人钦佩

1967年的一个夏天,24岁的博士研究生乔瑟琳・贝尔・伯内尔在安东尼・休伊什领导的射电望远镜研究小组工作学习。作为一名学生,她来到这个研究小组里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中,她做着最为繁重的工作。

那个时代,一种距离地球很远,但是能够发出明亮的射电辐射的天体刚刚被人类发现,人类将其命名为“类星体”,许多关于它的秘密还没被揭开。因此,世界上众多的研究小组都想获得关于它的一手资料,发表个论文可能就能获奖。贝尔所在的研究小组自然不会例外。

于是,安东尼・休伊什领导的这个小组开始了自制射电望远镜,在一大片空地上要建造起长达数千米,由几百个木棒线圈构成的射电望远镜,贝尔作为一名女生,每天与钳子作伴,它负责该射电望远镜线缆的布设,有的时候都累的直不起腰,但是贝尔不觉得这是一项枯燥的工作,因为她对天文学有着很深的热爱。

安东尼・休伊什

射电望远镜建设完毕以后,贝尔的主要工作就是做数据分析,分析射电望远镜每天观测导出来的数据,每天射电望远镜的记录器都会产生长度达30米的记录纸,贝尔就负责在这些记录纸上做数据分析。那个时候很少有研究机构用计算机来辅助数据处理,是因为那时的计算器还不像现在这么智能化。考虑到一些数据,电脑可能看不出来有什么奇特之处,所以只能人工处理了。

贝尔的工作就是如此,日复一日地分析这些导出来的记录纸,希望能够在这些记录纸中发现不同寻常的东西。

1967年8月,贝尔终于有所收获,她在记录纸上发现了特殊的地方,一组特殊的脉冲信号频繁的出现,且具有周期性,每隔1.337秒就重复出现,贝尔看到这样的信号,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发现了外星文明的讯息!她将这个发现告知研究小组,成员的热情非常高涨,因为那个时代UFO被炒得火热,如果真是外星文明的话,他们这个研究小组将名扬全世界。

贝尔与她所标注的数据

观测持续到1967年的12月份,由于一直以来就只有上次发现的那组信号,而且分析信号发现,是外星文明的概率很低,由于只有一组信号源被发现,所以研究小组也没有发表论文,证据不足啊。直到这个晚上,奇迹发生了。

1967年圣诞夜前一个晚上,贝尔吃过晚饭,并不急着回到学生公寓,于是她来到了每天工作的地方,坐下来分析一卷数据图纸,一个多小时后,贝尔又发现了新的脉冲信号,这组信号周期为1.2秒,紧接着她又翻以前的数据记录,结果发现在凌晨时段,这组信号都曾出现过,于是,贝尔熬了一个大夜,虽然天气寒冷,但是贝尔的心头却燃起了熊熊火焰。望远镜工作,记录器开始记录数据,结果不出所料,就是刚发现的那组信号,周期为1.2秒。

她将这次新的发现总结成报告交给她的导师安东尼・休伊什,正是这次发现让安东尼・休伊什获得了1974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是一次什么发现呢?贝尔发现了一颗人类之前从未了解到的“脉冲星”,脉冲星是中子星的一种,它非常的致密,一块方糖大小的中子星物质就重达几亿吨。脉冲星就是旋转的中子星,会发出电磁脉冲信号,贝尔发现的就是这个信号。

休伊什在收到贝尔的报告之后,立马意识到了报告的重要性,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接连发现了不同的新的信号源,这下足可以证明之前的信号不是外星文明发来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发现的这些信号源,周期都很接近,且来自于不同方位,它必然是宇宙中普通的天文现象,于是,在1968年1月份,休伊什和贝尔等5人联名在《自然》上发表了论文(休伊什是第一作者,贝尔作为第二作者),介绍这次发现,在论文中,并没有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怎么样的天体,只是说可能与白矮星或中子星有关系。论文发表不久,天文学家们就确定了贝尔发现的正是脉冲星。

这是人类第一次观测到脉冲星的存在,证实了中子星在宇宙中存在,因此贝尔的导师才获得了诺奖。有人会替贝尔打抱不平,因为这最先是贝尔发现的,但是贝尔并没有对此感到遗憾,在以后的一次采访中,贝尔谈到:当一个项目失败后,担责的会是导师,而大家不会去埋怨一个学生,所以当一个项目成功了,导师也理应获得这份荣耀。

贝尔出生在英国,她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师,曾参与建设北爱尔兰阿尔玛格的天文馆,年幼的她偶尔去天文馆参观,对天文学的兴趣也正是那时萌芽的。贝尔虽然没有获得诺奖,但她获得了天文学领域所有重要的其它奖项,这也许是对她的一种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