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越隐藏,事越大!美国实验室老鼠跑了,实验牛肉被端上餐桌

携带致命病毒的实验小白鼠跑了,实验牛肉被端上餐桌,带有病毒的针头不小心扎自己身上,防护设施频频失灵,室外实验废弃物成了老鼠窝,致命病毒没完全杀死就被送到低防护实验室,没有人穿防护服,全部中招。这仅仅是美国实验室的冰山一角。

7年(2006-2013),全球200多个实验室,出现1500多起病原体相关实验事故。还有大量实验室以及实验事故鲜为人知,包括几个专注于研究病毒如何突变的实验室,突变远远比病毒本身更危险。

这些都出自美媒2015年的报道,他们对于身边隐藏着这么多实验室表示担心,但调查结果让他们惊心。这些实验室原来就在居民区、学校、商业中心附近的大街小巷之中,从调查中他们知晓了泄露的危害,担心有一天引起大爆发,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受到波及。

列举部分泄露事件

2005年,新泽西一实验室丢了3只老鼠,它们都感染了淋巴腺鼠疫,也就是当年夺走1/3欧洲人生命,可以人传人的黑死病。被问责时,研究人员连丢失时间都不清楚,最终也没找到。

2012年,洛杉矶二级生物实验室,由于防护失效,25岁实验人员理查德・丁感染奈瑟氏菌,自己浑然不知。头天晚上发烧,第二天早上送医,全身僵硬,无法说话,身体大面积起疹,眼睛一直睁着,直到几个小时后死亡。所有接触人员,包括家人与朋友以及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紧急处置才避免了病菌的扩散。

2013年,威斯康星州的一个实验室研究员人员将带有H5N1病毒的针头扎到了自己身上,直接隔离。2013年,加维尔斯顿实验室丢了一瓶“瓜纳里多病毒(出血热)”。这瓶具有传染性、死亡率高达10~20%,没有特效药的病毒最终也没找到。

2014年,一个新奥尔良市的灵长类研究实验室,工作人员由于操作不当,促使病毒依附在衣服上,外出时传染给了门口笼子里的两只猴子,病毒很快波及所有猴子。这次泄露实验室足足花了5年时间,不断对周围的土壤与水源,进行大范围、大规模的处理与检查。

2014年5月,科罗拉多州某实验室,在没有确认致命炭疽病毒是否完全被杀死的情况下,送到了低防护实验室,巧合的是低防护实验室工作人员正好也没穿防护服,全部感染。

2014年12月,美国农业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实验室,由于防护措施不当,导致牛感染了“布鲁氏菌”,结果这些带病菌的牛被送往了黑屠宰点,然后进行贩卖。

被查出来后,研究所人员表示自己很惊讶,因为将实验用牛送往屠宰场一直都是实验室的常规程序,而且都是经过联邦挑选的代理监管机构签字同意的,不存在违规。

这么一解释,小编我个人表示更惊讶了。然而,让我震惊的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提起了上诉,还赢了美国农业部,并未受到任何处罚。

2015年,犹他州的一个生物实验室,将活炭疽样本当成了死样本,分别送到了美国18个实验室以及韩国的军事基地实验室,但并未公布引发的结果以及实验室想详细名单。

联邦审计人员还表示,可能存在故意使用致命病原体的风险。2001年的9-10月,7封携带炭疽病毒的信件分别被送到了多家媒体公司以及两位参议员手里,造成了5死22人感染。

以上这些写明了实验室名称以及部分数据的报告还都是小问题。美国研究以及存储最致命且最多病原体的高防护生物实验室(3级、4级),在911事件之后,除了大致说了一下出现事故的频率激增之外,并没有公布任何数据与实验室名单。有些实验室会突然关闭,对于关闭原因往往闭口不提。

似乎下了一盘大棋

据报告数据显示,2008年以前,美国200多个生物实验室中,存在严重安全缺陷的实验室超过100个,包括了高防护生物实验。这些实验室研究范围涵盖了埃博拉、出血热、非典、炭疽、蓖麻毒素、抗药性肺结核等等,然而实验室的隐秘性掩盖了这一切。别说想了解一下研究的范围与安全记录,有些实验室联邦政府连门都不知道在哪里。

美国所设立的实验室并非都在美国境内。据俄媒报道,美国在中国与俄罗斯附近设立了大量军事生化实验室,仅乌克兰就高达16个。虽然美国宣传这些生物实验室是以防御为目的,但美国总是往这些实验室输送大量致命生物制剂,其中包括韩国军事基地中的实验室。

为此韩国表示不满,民众抗议并起诉德特里克堡。近几年来,疾病与病毒的蔓延始发地与美国实验室分布出现了惊人的相似。美国这些实验室到底在干什么?想干什么?为何从不正面回答?越是隐藏事情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