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埃塞俄比亚,烽火连天又一年

2020年11月以来,埃塞俄比亚爆发大规模内战。这场战争是埃塞北部的提格雷州与埃塞联邦中央政府之间矛盾的总爆发。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大国,战略位置重要,其内战走向也将给非洲乃至全球局势带来影响。

旌旗招展,气势正盛的提格雷部队

(图:壹图网)

埃塞俄比亚内战的背景

埃塞俄比亚在非洲称得上是一个大国。

其领土面积达到110万平方公里,人口1.1亿,是非洲人口排名第二的国家。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2016年数据,埃塞俄比亚前四大民族分别是奥罗莫人(34.9%)、阿姆哈拉人(27.9%)、提格雷人(7.3%)和索马里人(4.1%)。

埃塞的民族分布多为同族聚居,团结一心

也是频频发生民族动乱的基础条件(仅作示意)

在宗教方面,据美国中央情报局2016年估计有:埃塞俄比亚正统教会 (43.8%),伊斯兰教(31.3%),基督新教(22.8%),天主教(0.7%),传统宗教(0.6%)。

埃塞俄比亚正统教会也叫东方正统教会

但跟希腊东正教不是一回事儿,它比后者古老

(图:shutterstock)

埃塞俄比亚的圣像画很有特点

色彩鲜明,画风略显呆萌

(图:shutterstock)

1991年5月,以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为核心的政治联盟――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埃革阵)推翻了受苏联支持的门格图斯政权。开启了提人阵长达27年的统治。来自提人阵的梅莱斯・泽纳维长期掌权。梅莱斯和提人阵一直控制着埃革阵和埃塞俄比亚政府。

梅莱斯・泽纳维任职期间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图:WEF / Flickr)

2012年8月,梅莱斯・泽纳维逝世,副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接任埃革阵主席和埃塞俄比亚总理,他继续推行梅莱斯时期的政治路线。虽然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并非来自提人阵,但是外界普遍认为提人阵仍掌握实权。

梅莱斯・泽纳维任内有一定作为

埃国内对其评价普遍比较公允

(埃塞政府为梅莱斯・泽纳维举行国葬)

(图:Paul Kagame / Flickr)

德莱萨尼担任总理后,埃革阵内部不同派系对提人阵长期掌权的不满逐渐爆发。埃塞俄比亚政治危局开始露头。2016年8月,埃塞俄比亚爆发全国性的示威游行,警察与示威者的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对于其他人口基数大的民族来说

政局被提格雷人长期把持,不是好事儿

(图:bbc)

2018年2月,德萨莱尼被迫辞职。来自“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的阿比・艾哈迈德・阿里接任埃革阵主席和埃塞俄比亚总理。这标志着提人阵丧失了对执政党的控制,提人阵领导层感到失望并宣布退出埃革阵。

阿比总理以顺势建立一个没有提人阵的新政党――“繁荣党”,继续担任党主席和埃塞俄比亚总理。埃塞俄比亚的这次权力转换可以说是“天下苦提人阵久矣”的体现。

阿比是奥罗莫人,却会说一口流利的提格雷语

可见提格雷文化在这个国家,有多强势

(图:壹图网)

在梅莱斯和德萨莱尼统治下,提人阵长期居于统治地位,占据着政府中最好的位置。在经济上,提人阵也为提雷格人争取到了很多经济优势。2016年全国性示威的一个重要诉求,就是要求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从提人阵方面来讲,他们是推翻门格图斯政权和与厄立特里亚战争的“功臣”,现在将其领导权剥夺是一种“忘恩负义”,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

内战中击败门格图斯,提格雷人出了大力气

这也是战后他们居功自傲,民族主义高涨的原因

(图:Paul Kagame / Flickr)

内战第一回合

阿比担任总理后,想修改允许民族自治的宪法。这是因为尽管他来自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但是他的权力基础却是控制着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阿姆哈拉政治精英。这些阿姆哈拉政治精英希望废除联邦制度,建立单一制政府,并依靠在政治上的优势地位获利。

提格雷人是埃塞俄比亚政坛上的实力派

时间久了,被压制的其他民族肯定不服气

(2015年,示威抗议的奥罗莫人)

(图:ctj71081 /Flickr)

然而,该国的其他族裔(包括最大民族奥罗莫人)都希望维持联邦制。而且各大族裔在各自的州内拥有地方武装,装备精良,独立意识也强。

提格雷人的反应最为强烈,为了加强自治,提人阵执意举行地区选举,引起联邦中央政府的强烈不满。

提格雷州不仅拥有自己的正规军部队

还有不少抄起枪就能上阵的热心群众

(图:壹图网)

2020年11月4日,埃塞联邦中央政府以提人阵武装(提格雷国防军)袭击了埃塞国防军位于提格雷州的基地,试图占领埃塞军北方司令部为由,对提人阵发动军事进攻。

以多打少,优势在我,阿比信心十足

(图:wiki)

战争开始后,厄立特里亚很快就卷入战争,出兵配合埃塞政府军的行动,进入提格雷州北部地区;邻近提格雷州的阿姆哈拉州地方武装也出动支援政府军行动。

战争初期,提人阵节节败退,先是火箭炮和远程火炮兵力被歼灭;2020年11月28日,埃塞国防军攻占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然而,提人阵领导人曾学习过中国“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经验,将其运用到80年代对门格图斯政权的战斗中,并夺取全国政权。因此,提人阵的游击战经验丰富。

埃塞政府空军如入无人之境,狂轰乱炸默克莱

(图:wiki)

在战争初期的失利后,提人阵重新走回“上山打游击”的道路,将主力部队撤到提格雷州东部和北部的山区和农村开展游击战争。埃塞国防军不愿意进入山区与提人阵武装进行战斗,甚至发生了哗变。

提格雷人当初能推翻旧政权,靠的就是游击实力啊

(默克莱纪念推倒门格斯图的烈士纪念碑)

(图:shutterstock)

埃塞国防军占领提格雷州部分地区后,屡次被爆出屠杀平民的新闻,厄立特里亚军队的军纪也很差,这些激起了提格雷人的反感和国际社会的关注。

除了被爆出屠杀平民之外,还被指控有计划的进行性暴力

对此阿比表示:“这些女性只是被男性侵犯了而已

我们的士兵可是被刺穿了”,硬拿不下,怀柔不会

(图:wiki)

2021年4月中旬,提人阵武装控制着提格雷州东部和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和山区。埃塞国防军控制着主要道路和大城市;阿姆哈拉州地方武装控制着提格雷州西部地区;厄立特里亚军队控制着提格雷人北部部分地区。

化整为零,就地游击

提解放阵线已经稳住了阵脚(7月局势)

2021年3月,由于另外一支反政府武装“奥罗莫解放军”在南部发动叛乱并快速推进。埃塞联邦中央政府被迫从提格雷前线抽调一个师和一些厄立特里亚部队前往镇压。此举削弱了埃塞国防军在提格雷战场的战力。

国内反对势力武装此起彼伏

让埃塞俄比亚政府军疲于奔命

(政府军士兵 图:wiki)

提人阵在提格雷人民的支持下,以游击战的形式与埃塞国防军、厄立特里亚军队、阿姆哈拉州地方武装打起消耗战。战局开始逐渐向有利于提人阵的方向转变。2021年6月22日,提人阵武装击落埃塞空军一架C-130运输机。

打下这架军机,提格雷人军心大振

(图:twitter@reda_getachew)

2021年6月28日,提人阵收复了默克莱。联邦中央政府同日单方面宣布在提格雷州实施停火直至耕作季节结束。6月29日,厄立特里亚军队也撤离希雷、阿克苏姆和阿杜瓦等提格雷州地区。

决定战争胜负的往往是人,而非装备

提格雷人的战斗意志,是政府军所没有的

(被缴械的政府军士兵)

(图:twitter @HusamKabar)

2021年上半年的冲突中,埃塞国防军的有生力量遭受毁灭性打击:7个师被歼灭,3个师遭到重创,超过7000人被俘。无边无际的俘虏队伍走过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的画面传遍全世界。

至此,埃塞俄比亚本轮内战第一阶段基本结束。提人阵先败后胜,获得战术上的优势地位。

与此同时,埃塞举行了“透明,公开,自由”的大选

阿比的繁荣党获得了投票的436个席位中的410席

显然,提格雷阵营以后也很难站上政治高峰了

(图:shutterstock)

内战前景几何?

重新控制默克莱和北部领土后,提人阵正在酝酿乘胜追击。

提人阵发言人吉塔舒・里达在7月25日向法新社记者表示,“我们将解放提格雷的每一寸土地”,他这里指的显然是由阿姆哈拉民兵控制的西提格雷地区。据最新报道,提人阵武装已经攻入临近提格雷州的阿姆哈拉州和阿法尔州。

我国著名军事家孙武子老师说:兵贵神速

看来,提格雷人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图:twitter@black_celts)

面对提人阵的行动。埃塞联邦中央政府也加强了动员,阿比总理宣称要击退“敌人的袭击”,并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我们将保护自己并击退来自内部和外部敌人的袭击,同时力求加快人道主义工作。”

作为政府首脑,阿比必须摆出强硬姿态

但提解放阵线领导人德布雷齐翁也不是吃素的

(图:ITU / Flickr)

支持联邦政府的阿姆哈拉州也开始动员更多的民兵增援西提格雷地区。此前未直接受影响的奥罗莫、锡达玛以及南方州响应了阿比总理的号召展开动员。

从埃塞联邦中央政府和提人阵的表现来看,目前的局部停火可能仅仅是一次“中场休息”。双方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相信冲突可能随时再度爆发(事实上冲突一直也没有完全停止)。

正规军都干不赢提解放阵线的部队

其他州的地方武装更不是对手了

(阿法尔州士兵图:shutterstock)

虽然在首回合较量中,埃塞中央政府军队先胜后败,损失惨重。但是中央政府毕竟控制着全国绝大部分领土,控制的人口更是提格雷州人口的十几倍,战争潜力较提格雷州大得多。

提格雷州在埃塞俄比的州中面积很小

却以一州之力抗衡全国,还是很彪的

不过,埃塞中央政府也面临诸多内部协调问题。近几年,除提格雷人外,埃塞内部族群冲突有加剧的趋势。2018年奥罗莫人与盖德奥原住民之间再次爆发严重冲突,酿成了当年全球最大难民潮。2019年,阿姆哈拉州发生未遂军事政变,真相至今扑朔迷离。2021年7月,阿法尔州和索马里州又因为划界问题发生冲突,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说一下禁枪这事,非洲的枪支泛滥

除历史殖民和代理战争的原因之外

是现有的政府未能对国家进行有效控制

“枪在手,跟我走”的惯性就容易导致冲突,也会加重冲突

(图:shutterstock)

2021年3月,另一个被埃塞俄比亚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的反政府武装“奥罗莫解放军”发动新一轮攻势,迫使联邦政府不得不分兵镇压,影响了前线战局。5月,“奥罗莫解放军”发誓要对联邦政府发动“全面战争”。据媒体报道,“奥罗莫解放军”与“提人阵”于2021年8月11日达成合作协议,要“共享战场信息”、“并肩作战”。据称,埃塞国内还有其他政治势力加入了这一协议。

提解放阵线的举动,让奥罗莫人有样学样

(奥罗莫解放阵线士兵 图:wiki)

国际上,2021年7月,埃及、苏丹两国也因为复兴大坝问题向埃塞俄比亚政府发出警告并开展联合军演,虽然他们并未直接介入埃塞俄比亚的内战,但是两国的表态无疑使局势更加复杂。

大坝建在青尼罗河的上游,利好埃塞俄比亚

下游的埃及、苏丹肯定不想水源被人拿捏

这些情况都限制了埃塞联邦政府的动员能力和战斗力。有可能把埃塞内战引向非洲常见的部族战争泥潭,埃塞俄比亚甚至有四分五裂的危险。

从目前情况看,提人阵在战术层面具有优势,而埃塞中央政府在战略层面占有优势,双方恐有长期鏖战的可能。

这个长期被贫穷和饥饿困扰的国度

已经脆弱到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图:wiki)

近年来,埃塞俄比亚所在的“非洲之角”地区受到干旱、蝗灾困扰,农业歉收。武装冲突加剧了饥荒的恶化,已经给埃塞俄比亚带来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据联合国数据:冲突已经造成35万人处在饥饿边缘

随着冲突的发展,受难人数也将持续增加

(图:壹图网)

全球疫情背景下,如果埃塞俄比亚内战持续,恐将造成更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给当地人民带来更多的痛苦,又将有无数生灵涂炭。

谁赢谁输,短时间内也不能完全压制另一方

即使是大权在握,想要真正实现民之所向也是痴心妄想

(图:Wiki)

埃塞俄比亚的冲突还出现了国际溢出效应。有消息称西方国家支持提人阵,以此换取出身于提人阵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的支持。

离了大谱了,家人们

( 图:shutterstock)

2021年5月24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宣布,对部分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官员及军人实施签证限制,限制适用于在提格雷州“犯下非法暴力或其他滥用职权行为”,以及阻碍人道主义援助的人。埃塞俄比亚政府表示失望和抗议。

美国向来以“人权”走天下

但每次发言都是从自我利益出发的

(图:aljazeera.com)

此后,提人阵大举反攻;而谭德塞也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一改此前的口风。

种种情况表明,某些大国在介入非洲冲突时,其出发点根本不是为了非洲人民的福祉,而是自己的利益。当务之急是阻止埃塞俄比亚冲突长期化的趋势,并寻求政治解决方案,尽快结束该国的人道主义灾难,而不是火上浇油。

想要世界和平,或许这样比较好一点

参考文献:

Mengistu Haile Mariam. BBC News Online. 12 December 2006.

http://news.bbc.co.uk/2/hi/africa/6171927.st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ngistu_Haile_Maria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les_Zenawi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7664659

Ethiopia regions send troops to back fight with Tigray rebels. Al Jazeera.15.July.2021,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7/15/ethiopia-regions-send-troops-to-

back-fight-with-tigray-rebels.

https://www.cia.gov/the-world-factbook/countries/ethiopia/#people-and-society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