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相由心生”是否有科学依据?

“相由心生”这个词语其实就是让一个人的性格和外貌关联起来了,而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由他性格决定的。

所以中国古时候就出现了一些通过面相来判断一个人的福祸,以及他可能适合的职业的学说,比如嘴唇薄则人刻薄没朋友,耳朵大而厚则命很好,额头宽则适合做大官等等。

其实,在国外也是老早就有面相相关的学说了,比如面相学和颅相学,只不过在19世纪末的时候这些带有歧视性的学说全部被当作伪科学批判,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但是现在,有一些科学研究还真就发现了,一个人的面相和职业确实高度挂钩,比如一个娃娃脸的人的工作往往都是和护理相关;一个外表有统治力的人则更容易晋升为管理。

这个其实非常有趣,有两种可能决定了这样的结果,第一种是我们是“以貌取人”的动物,我们“强制”让这些人做可能适合他们的工作;第二种是,性格确实决定了他们的外貌,因为分工高度明确的人类社区,性格就决定了一个人适合做特定的事。

如果我们看看美国总统的竞选就不难发现,他们非常注重个人形象,目的无非就是让投票的人更加相信自己。

我们人类在长期进化过程中,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已经非常懂得“以貌取人”。

我们有多容易“以貌取人”呢?

事实上,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甚至不需要这个人开口,我们就可以轻易给一个人贴上几个重要标签,比如是否好斗,是否值得信赖。

现代社会把这种情况归结为“第一印象”,并且试图利用人类这种与生俱来的识人本领做些文章,比如我们面试的时候会注意形象来博得好感。

这种识人本领对于我们祖先来说很重要,因为人类是群居动物,必须在第一时间判断另一个人是否友善,那时候可没有法律约束一个人,如果靠近一个不友善的人是十分危险的。

很明显,如果一个人天生会识人的话,那么他是有绝对优势的,至少它不容易死亡,所以这种“进化优势”在人类长期演化过程中保留了下来,而那些虎头虎脑不知道判断一个人的基因很难得到延续。

我们现在讨论的都是人类非常喜欢以貌取人,而之所以我们会这样,这和我们的进化有关系,这部分内容被称作“进化心理学”,人类现有的一些奇怪行为其实都可以用进化心理学来解释。

但是这和“相由心生”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关系就在于,我们以长相作为判断依据,如果一个人的长真的相完全不能反应他的性格的话,我们不可能朝着这个方向进化,唯一的解释就是长相确实从某种意义上反映出我们的性格。

为了验证这一点,2009年的时候有一项研究给出了部分答案,宽脸的人睾丸素浓度更高,而睾丸素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是否好斗,同时我们也普遍认为宽脸的人更具攻击性。

从这点上可以片面的判断,我们天生的识人能力是准确的。

图注:人类脸型和它对应的性格特征

或许人体分泌的一些激素会体现在脸上,而这些激素决定了这个人会对另一个人做什么,我们也已经进化到足以分辨这些激素变化或者面相变化。

所以,我个人认为“相由心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我也觉得这个不能够作为判断一个人的依据。

首先,我们人类非常懂得伪装。就像我们前面说的,我们去面试时都知道要伪装下自己;另外从简单伪装就真的能博取到好感也不难发现,我们人类是非常容易被蒙骗的动物,这个可能和我们第一印象形成速度太快了有关系。

其次,伪装也会被进化。这点是真的,而且在昆虫界体现的淋漓尽致,一些昆虫为了吓跑鸟类或者其它捕食者,会把自己变成跟蛇一样,这种行为被称作拟态。

人类也是一样的,一个长着娃娃脸的人可能只是拟态的结果,它不一定就真的友善。

总之,“相由心生”有一定道理,但是你要判断一个人绝对不可能通过长相就能完全知透,这需要长期的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