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塔利班,又碰到了“老朋友”

自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倒台以来,阿富汗国内反塔利班势力暗流涌动,磨刀霍霍。

阿富汗中北部的一条山谷,一时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这条山谷位于喀布尔以北150千米的兴都库什山脉中央深处,绵延近100千米长。这条山谷名为潘杰希尔,在普什图语和达利语中的意思是“五只狮子”。

对塔利班来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毕竟20多年前,也没能拿下这里

(图:壹图网)

潘杰希尔山谷有超过10万人居住,是阿富汗国内最大的塔吉克族聚居地。目前,各路反塔利班势力聚集在那里。这条山谷的局势,将决定阿富汗的前途是战争还是和平。

8月25日大致状况

北方联盟的旗帜

就在塔利班攻克喀布尔的同日,“阿富汗民族英雄”、抗击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军事将领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之子――艾哈迈德・马苏德和阿富汗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以喀布尔西北部尚未被塔利班控制的潘杰希尔山谷作为据点,集结阿富汗政府军、特种部队和当地民兵组织,组成了一支新的队伍。艾哈迈德・马苏德表示,自己“想让塔利班意识到,唯一的出路是通过谈判”,并表示不希望爆发战斗。

美军和加尼都跑了之后

能有动力和实力去对抗塔利班的也没几个了

而萨利赫本来就是原北方联盟的一员,似乎很合理

(图:wiki&twitter)

17日,阿富汗军队中的塔吉克族前士兵陆续抵达潘杰希尔山谷,并带来坦克和运兵车,以支持抵抗势力。在兵力增多后,艾哈迈德・马苏德麾下的潘杰希尔抵抗势力在同日宣称,成功夺回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

18日,潘杰希尔抵抗势力声称,已获得了前副总统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和前巴尔赫省省长阿塔・穆罕默德・努尔的支持。而已撤退到乌兹别克斯坦的杜斯塔姆集团成员则表示,他们的一万余名士兵可以与潘杰希尔抵抗势力联手,建立一支规模在1.5万人以上的联合部队。

人数上是以少对多,物资也不甚充足

临时招募了不少没有军事经验的当地青年

官网也放出了募捐链接...

(图:northernallianceaf.ga)

22日,塔利班向潘杰希尔抵抗势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在4小时内投降。艾哈迈德・马苏德则表示他的字典没有投降这词,除非塔利班以阿富汗和平与安全着想,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艾哈迈德・马苏德强调,他希望与塔利班进行和平谈判,但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在马苏德发表上述言论之际,塔利班发言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声明称,“当地政府官员拒绝和平移交潘杰希尔后,数百名战士正前往潘杰希尔”。但马苏德的一名助手说,没有迹象表明塔利班进入了通往山谷的狭窄通道,也没有发生战斗的报告。

塔利班一方似乎是胜券在握了,如果能维持合法政府

那抵抗运动也就会被贴上“反动分子”的标签

(塔利班人员在喀布尔巡逻 图:shutterstock)

值得注意的是,举起反抗塔利班大旗的潘杰希尔抵抗势力在山谷中升起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国旗的同时,也升起了另一面绿、白、黑三色旗,这正是二十多年前抗击塔利班数年之久的北方联盟的旗帜。

在塔利班再次掌权之后

新一代的北方联盟组建起来了

(图:northernallianceaf.ga)

那么,潘杰希尔抵抗势力缘何要升起一面匿踪已久的旗帜?该抵抗势力与北方联盟又有何关联呢?

苏联撤出后的乱局

1989年,在阿富汗苦战近10年的苏联军队始终无法击败阿富汗圣战者,反而损失惨重,遂决定从阿富汗撤军。

彩旗招展,锣鼓喧天,走得比美军体面了一些

(图:@RsvaNews/twitter)

虽然当时苏联从阿富汗撤出了超10万名的全部苏军士兵,但其仍希望在阿富汗留下影响力,以保护现有的亲苏政权――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故在撤军后,苏联并没有停止对喀布尔政权的军事援助。

一切以革命导师的指导为准

宗教信仰也将在共产主义的精神光芒下

(民主共和国海报 图:壹图网)

与此同时,为了巩固统治,当时的阿富汗总统穆罕默德・纳吉布拉(普什图人)以两院制议会取代革命委员会,但得不到包括圣战者在内的各派系支持。

1991年,苏联解体,纳吉布拉政府失去外援,形势急转直下。圣战者加强了军事攻势,向喀布尔推进。1992年4月16日,纳吉布拉宣布辞职,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灭亡。

在大树庇护下,只有少数政权摆脱了依靠,自立自强

大多数还是攀附于大树才能存活的软弱政权,一倒俱倒

(图:PICRYL)

为了避免内战爆发,在联合国的斡旋下,各支反对派成立了一个临时委员会,同意两个月后成立以抗苏圣战者组织领导人、伊斯兰促进会领导人拉巴尼(塔吉克人)为首的临时政府,军事将领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塔吉克人)出任国防部长。

不搞内战还能过几天好日子

仅从民族上来说,联合国这个临时委员会就难以服众

(图:壹图网)

1992年6月,拉巴尼就任为临时政府总统,年底成为正式总统。然而,拉巴尼政府并不稳固,没有带来和平,各派系的混战持续。由总理希克马蒂亚尔(普什图人)领导的伊斯兰党部队与政府军在喀布尔交火,造成万多人伤亡。

即使是在苏阿战争期间,这些派系也是各有心思

等到分享胜果的时候,就更难以达到各方满意

并因此开始了内战,也给之后崛起的塔利班提供了机会

(图:壹图网)

次年3月,在多国斡旋下,各派系签订了《伊斯兰堡和平协定》,规定拉巴尼续任总统18个月,总理直接任命内阁,各派系均可参加政府。希克马蒂亚尔却趁机安排亲信进入内阁,使其与拉巴尼之间的关系恶化。原本支持拉巴尼的前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将军、阿富汗民族伊斯兰运动领导人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乌兹别克人)转为支持希克马蒂亚尔,并与拉巴尼的政府军开战。

杜斯塔姆这一生在不同战争中多次倒戈

先在共产主义阵营,又反苏,再反塔利班...

一个反复横跳,利益最大化的精明军阀

(图:壹图网)

阿富汗内战由此全面爆发,除了政府军、伊斯兰党与阿富汗民族伊斯兰运动三方之外,以哈扎拉人为主的阿富汗伊斯兰统一党也参与了战事,阿富汗的经济与社会秩序在多方混战中被彻底摧毁。

此时就是内部军阀混战,毕竟谁都不想屈居人下

(图:壹图网)

就在阿富汗各支势力打的你死我活,全国硝烟四起的时候,1994年,又一支势力在阿富汗南部异军突起,其便是塔利班(?ālibān)。

1995年9月26日,塔利班占领了电台和总统府,全面控制了首都,之后还控制了全国90%以上的领土。拉巴尼政府垮台,拉巴尼投奔阿富汗东北部的军阀。此时,反塔利班势力中唯一具有与塔利班正面对抗能力的,只剩下马苏德一派。

抓个塔利班问问话

(图:壹图网)

在塔利班面前团结起来?

为逆转颓势,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和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创建了反对塔利班的拯救阿富汗伊斯兰联合阵线,通称北方联盟,尊拉巴尼为领导人。北方联盟准备保卫马苏德控制的阿东北部地区与杜斯塔姆控制下的西北部地区,使其免遭塔利班染指。

除了以塔吉克人为主的马苏德部队和杜斯塔姆的乌兹别克人部队外,北方联盟还有以哈吉・穆罕默德・穆哈奇克为首的哈扎拉族部队(主要在阿中部),以及阿卜杜勒・哈克、哈吉・阿卜杜勒・卡迪尔等人率领的普什图族部队。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是北方联盟中最强大的角色,指挥着大约1万人的武装部队。据估计,北方联盟的部队总共有大约4万人左右,同时马苏德的部队也是这些部队中装备最精良,训练最好的部队。

马苏德以及部队是阿富汗反苏反塔利班的中坚力量

在美扶持政权期间,其被追授为“民族英雄”

对很多阿富汗人来说,他就是不畏外敌和极端政权的代表

(图:壹图网)

从1996年9月塔利班征服喀布尔到2001年1月,北方联盟控制了巴达赫尚、卡比萨、塔哈尔和帕尔旺、库纳尔、努里斯坦、拉格曼、萨曼甘、昆都士、古尔和巴米扬等省的领土,约占阿富汗总面积的30%,其上生活着大约30%的阿富汗人口。

当时,在北方联盟的完全实力范围内

一定程度上,民众还是能安心生活的

(1998年巴米扬 图:壹图网)

虽然北方联盟控制范围不算小,也获得了支持塔利班的巴基斯坦的死敌――印度的支持,但是其在2001年至1月至10月期间,在阿富汗的控制区域却越来越小,从曾控制整个北部到龟缩至东北部。直到美国出兵阿富汗打击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才再次一转局面,逐步控制了除西南部之外的整个阿富汗。

美国入侵阿富汗前北方联盟的领土控制

北方联盟彼时在无美军支援的情况难以与塔利班抗衡,这背后与阿富汗破碎的地缘政治版图不无关系。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却没有一个主体民族,国内最大民族普什图人仅占总人口的42%,连一半都没过,紧随其后的则是塔吉克人,占27%,其次则是乌兹别克人(9%)、艾马克人(4%)、土库曼人(3%)以及俾路支人(2%)等。

在民族国家时代,没有压倒性优势的主体民族

再加上外部侵扰,长期内部动乱足以摧毁一个国家

(普什图人 图:wiki)

上述众多的民族在阿富汗国内的地理分布情况也极具特征:普什图人主要分布于东南部与西南部,塔吉克人主要聚居于东北部,哈扎拉人与艾马克人在中部,乌兹别克人与土库曼人在西北部,俾路支人则仅限于南部部分地区。

除此之外,阿富汗的众多民族还是“跨国民族”:该国第一大民族普什图人是巴基斯坦的第二大民族,占巴总人口的15.4%。且两国普什图人聚居区连成一片。阿第二大民族塔吉克人聚居地则紧邻塔吉克人自己的国家――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人与土库曼人的处境也与塔吉克人类似,均在域外有自己的“母国”。至于俾路支人,其也在巴基斯坦与伊朗有分布,虽然俾路支人占后两个国家的人口比重也不高,但其聚居区也与在阿俾路支人聚居区连成一片。

各居一隅,各有目标

难以达成共识,就只能互殴了

正因如此,虽说阿各民族之间的事务是阿富汗内政,但其时常超越国境线,成为国际事务――阿富汗的乌兹别克族军阀在战事失利后常逃往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境内的普什图人时常越境进入阿富汗支援多由普什图人组成的塔利班……

由此来看,北方联盟在20年前未能反攻塔利班的缘由,已经一清二楚――内部各民族派系林立,多方势力除了反恐怖主义、反塔利班之外,在意识形态上并无过多共同点,各方利益冲突连连。与此同时,由于阿富汗境内地形复杂,高山连绵,北方联盟下虽在防守方面稍为顺心,但当其旗下势力在一处遭到攻击时,其他部队也因地形阻碍难以迅速驰援。

这种地理条件利好打游击

但也会阻碍形成大规模的军事力量

不过也没出现能整和派系,弥合嫌隙的人

(图:wiki)

而如今,再次升起北方联盟旗帜的潘杰希尔抵抗势力虽据有山地之利,但其实际处境比20年前更为糟糕――其控制的领土连完整的两三个省都没有,远小于当年北方联盟的控制区域;旧有对抗塔利班的官兵非老即死,兵源杂乱,纪律全无,连各地军阀都没做好作战准备,更加没有具个人魅力的领导人(如已于2001年遭“基地组织”暗杀身亡的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

虽说虎父无犬子,但“伟人”也是很难复制的

小马苏德能不能真正扛起这面旗,还是个未知数

(图:壹图网)

在此情形下,潘杰希尔抵抗势力若无有力外国援助,恐难以打回喀布尔,能够守住山谷便已是成功。

参考文献: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thern_Alliance#Creation_of_the_United_Front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njshir_resistance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groups_in_Pakistan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groups_in_Afghanistan

5.https://en.wikipedia.org/wiki/Afghan_Civil_War_(1992%E2%80%931996)

6.https://en.wikipedia.org/wiki/Soviet%E2%80%93Afghan_War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