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观音土是什么?海地人怎么靠吃泥巴活下来?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美国2021年大约有5000万人面临食物短缺。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悲的,因为就在美利坚的眼皮底下、在距离佛罗里达州仅900公里的岛国海地,每天都有许多孩子依靠吃泥巴捱过饥饿。

吃泥饼干的海地儿童

靠吃土顶饿,这是许多人闻所未闻的事情,却也是一些耄耋老人的童年记忆。1942年河南大旱之后又遇蝗灾,饥民们挖光了所有能吃的草根,剥尽了所有能吃的树皮,往返数十里去背观音土回来充饥,最后仍悲惨死去。

人类吃土古已有之,不只是充饥,几千年前,某些土就被用来治病或补充矿物质。非洲一些地区的妇女会在怀孕时购买高岭土,往里边添加黑胡椒和豆蔻等香料调味后吃,希望从中获取某些对身体有用的物质。你能在加蓬、喀麦隆、赞比亚等非洲国家市场上买到几种不同的土,通过“烹调”将泥巴变成零食。

非洲市场售卖各种泥土

海地人吃土的目的很纯粹,他们就为了能顶饱。

吃泥巴能顶饱?这得从泥巴的特性说起。土不是食物,但有资料说全世界吃泥巴的人会不约而同地选择高岭土来吃。高岭石是一种层状硅酸盐矿物,其主要化学成分为Al2Si2O5(OH)4,通常也以氧化物化学式表示成Al2O3・2SiO2・2H2O,通过化学式我们可以看到高岭石里主要有氧化铝、氧化硅和水分子,没有任何对人类有益的、可以吸收的营养物质。

高岭石分子层没有净电荷,与大多其它粘土矿物一样,高岭石离子交换能力比较低,因为它的层与层之间缺乏钠、钾、钙等阳离子。层间紧密的氢键阻碍了水分子渗透,所以高岭石加水后会变得柔软,但不会膨胀――它很适合制作陶瓷,但吃了并不会产生饱腹感。

高岭石的分子结构紧密

传说中的“观音土”其实不是高岭土,它应该是另一种矿产――膨润土。

膨润土的主要成分是蒙脱石,与高岭石类似,它也是由两个四面体SiO2夹一个八面体Al2O3组成的页硅酸盐矿物,因此有人称它为“微晶高岭石”。与高岭石不同之处在于,蒙脱石八面体电荷大于50%,它的阳离子交换能力很强,于是分子结构中会填充许多低价阳离子如镁、钠、钙等。

海地人筛选泥土

蒙脱石粘土的单个晶体之间没有紧密结合,这使得水分子可以很容易介入,从而导致粘土膨胀、体积大大增加。化学上蒙脱石是一种水合钠钙铝镁硅酸盐氢氧化物(挺复杂是吧)。

海地人从东北部欣切镇(Hinche)的高地上挖来膨润土并将其粉碎,筛掉其中的砂石后倒入水中不断搅拌,使其变成饱含水的泥浆。由于水里还添加了盐和植物油脂,泥浆尝起来会更加润滑可口。

将泥土倒入水桶混合

为方便储存和销售,泥巴会被做成饼干的形状:先在地上摊一块塑料布,再将一坨稀而柔软的的泥浆团倒在上面,用勺子或手指抹成饼状,在烈日下烤干,就成了“美味”的泥巴饼干,当地人称之为“Galette”。Galette在法语里是一种由荞麦粉制成的披萨,带有各种水果馅料,被称为“扁平蛋糕”,作为法国曾经的殖民地,海地的穷人们或许从没见过Galette是什么样子吧?

天差地别的Galette

除了少得可怜的植物油脂,吃泥饼的孩子们并不能从“Galette”里吸收任何有价值的成分。相反,这种泥巴可能会极大损害他们的身体。海地用来制作泥饼干的粘土,其主要成分是膨润土,蒙脱石占了其中绝大部分,这东西在胃里吸水之后膨胀许多倍,给人以饱腹感。由于少量蒙脱石在下行过程中能吸收肠道里的水,人们常用它来治腹泻,但如果吃多些就会造成排便困难,泥土在肚子里越积越多,肚子一点点鼓胀起来。

海地儿童吃泥饼干

在蒙脱石中常见的含有高达75种不同微量矿物质,这些矿物质有一些对人体无害,但另一些重金属元素以及脏水中的寄生虫,以及长期吃泥巴造成的营养不良可能会要了他的们性命。

有朋友说:老周你讲得不对!我们河南一些地方,至今还有土馍馍卖,很好吃的呀!

河南的土馍馍

土馍馍是一种河南济源的传统小吃,乍看起来它就像一粒粒土疙瘩,搓一搓表面也能掉下土灰,但它却是地道的面食。土馍馍的本名叫土炒馍,它以面粉为原料,里边加上鸡蛋、芝麻、葱花、植物油等揉捏,搓成小枣子大小的颗粒,再与观音土一起在锅里翻炒。在这个过程中,观音土充当着均匀导热的作用,就像是糖炒板栗时用的砂粒。当然,土炒馍出锅时不可避免地在表面粘有少量观音土,这些观音土吃到肚子里起的作用类似于蒙脱石散,可防水土不服。

海地人制作泥饼干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每年全球浪费掉的可食用粮食达到14亿吨。美国负责垃圾处理的rts公司发布报告,美国人每年要扔掉超过4000万吨食物,约占食品供应总量的30%~40%,填埋场里有超过22%的固体垃圾是被扔掉的食品。

用小勺制作泥饼干

有人问,海地的农民不种粮食吗?作为一个全球最贫困的国家,海地需要接受大量的外国援助,其中包括粮食援助。美国的粮食援助计划有一条规定:援助的食品必须来自美国农场、由美国粮食运输。当粮食援助船带着大量免费食品停靠在太子港码头时,海地农民的粮食就卖不出去,他们被迫停止耕种、破产成为穷人,当地的农业遭受毁灭性打击。然而美国的粮食援助并不总是那么及时,于是穷人们都开始挨饿。

等待领救济食物的海地儿童

海地人吃泥,并非因为那里边有丰富的矿物质,也不是因为他们喜欢泥土的味道,免费食物的“祝福”成为诅咒,海地人、海地儿童的未来变得愈发暗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