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山东馒头世界第一,不服来辩!

精彩内容,尽在“看鉴”!

《圣经》中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日光底下的山东,则尽是新鲜事,就比如,两米高的大葱,以及嚼不动的煎饼。

大葱和煎饼,其实是外省人对山东的执念。坦率地说,山东也不乏讨厌大葱之人;并不是每个山东人,牙口都那么好,啃煎饼如探囊取物。

煎饼和大葱,只代表部分山东人的饮食习惯,这两样食物,几乎无法撼动馒头的地位。馒头对于山东人民,就比如水之于鱼,根之于叶,简言之,馒头就是他们的命。

有人说,世上的馒头分两种,一种是山东馒头,一种是others。

很久之前的山东,在父辈人口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过年白菜炒猪肉,锅里蒸个小馒头。”

以前人们的日子差,过年能吃上这两样,已然是神仙一般的生活。时至今天,白菜炒肉依旧绝迹于餐桌,并不是吃不起,实在太过普通,懒得做。

馒头的个头,同样发生了“基因突变”,这么说吧,现在再提起“小馒头”,大家首先想到的,反而是某种零食。

外地人可能还感知不明显,如今山东的馒头究竟有多大,很多南方人初次到青岛,在某农家乐吃饭,仗着自己人多,直愣愣地对老板喊:“先来一打馒头。”

不得不说,他们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蒸笼里的馒头――自大”。

至于老板呢,也懒得去解释,潇洒的给他们上一个馒头,你一个人能全部吃完,则算我输。

毕竟,山东馒头实在太太太太大了。

不知诸位发现否,别的地方叫小妮小伙,在山东叫大大汉;别的地方吃饭用小盘小盏,山东人呢用大盘大盆。

山东的馒头大,似乎也就好理解了。然而,个头大也只是表象,内容瓷实才是其王道所在。众所周知,面包的个头也不小,使劲一捏还不如拳头大,吃上几个肚子里还是空空落落。

至于山东馒头,摸上去扎实,吃进嘴筋道,咽下去实在,据坊间传闻,某网友第一次去青岛,两个人一顿饭,一个包子一个馒头足矣。馒头当主食抗时候,包子皮撕开,就是一道菜。

还有的人说,阿姆斯特朗当年登月的时候,其实不用带七七八八的食物,两个馒头就够了,走的路上来一个,去得明白;来的路上再吃一个,回得踏实。

中国人智慧,讲究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你看山东的馒头,它又大又圆,可想而知,有无数的“道场”可做。

山东的馒头,造型可谓花样百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草窠里蹦的,不夸张地说,自然界有什么,便能捏成什么。

中国古画讲究写意,山东馒头却能写实。譬如,用馒头做出来一个农家小院,捏造出房子、篱笆、果树等等也就罢了,手艺人竟然以馒头还原出麦穗和玉米,返璞而归真,用网友的话,妥妥的分子料理。

在今天的北方,馒头毫无疑问是第一大主食,但在最初的时候,它并不是作为主食食用,其主要功用是祭祀、供奉神灵。

如果诸位有疑问,这里有一个证据。最初的馒头内包有馅,并且馅的主要组成是肉,显然,古代的老百姓,没有条件天天食肉。

有一种说法,馒头的发明者,乃是山东人诸葛亮,征讨孟获前,照理需要祭祀,至于祭品嘛,则相对血腥,“然蛮俗必杀人,以其首祭之”,丞相不忍心,于是发明出馒头,“馒头”即“蛮头”,借用“蛮人之头”的意思。

到今天为止,馒头经历了从“为神”到“为人”的重要转变,今天的人们,吃饱喝足之后,再次将馒头送上了天,和太阳肩并肩。

没错的,众人口中的馒头,再次被用在祭祀、祝寿以及婚礼之上。将它们“送上天”之前,山东人将其打扮得漂漂亮亮,不同造型的馒头,自有其不同的寓意。

譬如,鲶鱼馒头寓意“年年有余”;元宝馒头代表招财进宝;,馒头上面点缀五个枣,预示着来年五谷丰登……

通过《舌尖》等纪录片,诸位想必也见过不少,各式各样的馒头造型。在今天的胶州地区,还流传着一种“馒头点灯”或曰“点面灯”的习俗,知道它的人反而不多。

准备豆面馒头若干,中间凿以小窝,插上棉线信子,倒入花生油,如此这般,基础版“馒头灯”便做成了。

按照不同的功用,每个馒头灯“底座”的形态,也不尽相同。譬如,由十二种动物组成的“生肖灯”、包含十二道褶子的“天灯”、用白面馒头做成的“银灯”……

待到正月十五,人们纷纷点亮“馒头灯”,将“猪灯”放在猪圈旁,象征家畜兴旺;“天灯”有12道褶子,代表12个月,用来祭天;“刺猬灯”放在厢房门口,寓意保护厢房的粮食……如此等等,这里不做深究。

山东的馒头,真就不那么容易吃,要么是太大无处下口;要么太精致,不忍心下口。

祭天也好,点灯也罢,说破了大天,馒头终究是一种食物,食物进到人嘴里,才是它最终的归宿。

评判馒头好吃与否的基本原则,就是什么也不配,白嘴吃是否足够可口。

这其实也是很多南方人,到山东上学、工作时,首次吃馒头的方法。

我太有印象了,遥想当年,几个南方同学,人手一个馒头,面对着面,可怜巴巴地生嚼硬咽,偌大的餐厅饭桌上,却空空如也。

郭德纲其实在段子里编排过,他落魄时解馋全靠馒头,想吃饼把馒头拿手一拍,想吃螃蟹揭开馒头的盖,想吃汉堡用报纸包起来……

其实吧,夹几根辣条、jiu一口咸菜、抹数块腐乳,再佐以馒头,你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在山东地区,馒头其实是一道菜。切成薄片,裹以蛋液,放入油锅,炸至鸡蛋熟透即可出锅,这道“菜”就是炸馒头片。

除了下油锅,馒头片还能上烤炉,串上竹签后,在炭火上烤到两面金黄,白口吃香脆可口,蘸料吃回味无穷。

山东人还有更高阶的吃法,将凉馒头从冰箱取出,切成条状,下锅轻煎,至金黄色出锅备用;大火翻炒青菜到八成熟,略带汤水之时,加入备用的馒头混合,然后,改小火闷煮入味。山东人称这种料理手法为“焖”。

山东大馒头皮薄馅实,就像他们实在的性格;山东馒头花样百出,又好比他们最朴实的浪漫。

世间的食物,林林总总,究竟哪种最为美味,有的记者专门问过美食家蔡澜,他给出的答案是:“妈妈做的菜,家乡的味道,怀旧的味道。”

于山东人而言,蔡澜所谓的三种料理,也就是一个馒头罢了。

参考资料:

1,邵璐璐:《馒头记》

2,苏东民:《馒头的起源于历史发展探析》

3,地道风物:《1亿山东人,都是馒头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