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炸死美国人的,原来是他们

在我局8月16日的文中,最后一句话是“也许全面胜利后的塔利班的第一个重要政治任务就是‘反恐’”。一语成谶,8月26日晚间,“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人体炸弹袭击了喀布尔机场。袭击导致至少13名美军士兵丧生,还有大量阿富汗平民伤亡。其中包括至少28名塔利班人员。

美军死人了,撤军过程还是破防了,拜登很沉痛

(在袭击发生后,美士兵的遗体被护送回老家)

(图:wiki)

塔利班发言人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塔利班谴责“恐怖袭击”,让人恍惚间觉得拿错了剧本。但是,塔利班和“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冲突有必然性。

几个饱受极端组织祸害的国家所在

什么是“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曾经是“基地”组织的一部分,而且也是美国种下的“孽种”。2003年,美国不顾法、德、俄、中等大国的反对,执意推翻了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打开了又一个宗教极端主义的“潘多拉魔盒”。

独裁者下台后,不知又要有几人称王

(图:壹图网)

伊拉克出现了许多反美武装,既有什叶派,又有逊尼派。一些极端主义者也趁机进入伊拉克,把伊拉克当成新的“圣战”乐园。来自约旦的阿布・穆萨・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也是其中之一。

1989年他赴阿富汗参加“抗苏战争”,但是此时苏联人已经撤走。伊拉克战争之前,扎卡维在中东地区经营着一个小型的极端组织网络――“统一圣战组织”,这是“伊斯兰国”最早的雏形,该极端组织网络得到过“基地”组织的资金支持。

扎卡维及其追随者的残暴程度甚至超过了基地组织

不仅反对欧美干涉伊斯兰世界

对于什叶派穆斯林也绝不手下留情

(美国传单:“这是你的未来,扎卡维”,图:wiki)

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期,扎卡维进入伊拉克。他的极端组织网络为世界各地的极端主义“圣战”分子进入伊拉克提供了协助。2004年1月,根据美军截获的书信显示,扎卡维已经宣誓向本・拉登宣誓效忠。扎卡维及其极端组织网络也成为了“基地”组织的一部分。

2004年10月,扎卡维公开宣布他的网络效忠奥萨马・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统一圣战组织”更名为“伊拉克基地组织”,扎卡维本人则成为“两河地区‘基地’组织埃米尔”。

在当时,本拉登还称他为基地组织的王子

但只允许当王子,想当王就不行了

(图:壹图网)

2006年6月7日,扎卡维死于美军空袭,埃及激进分子阿布・艾尤布・马斯里(Abu Ayyub al-Masri)继任“伊拉克基地组织”新任领导人。扎卡维死后,“伊拉克基地组织”对“基地”组织总部的忠诚度开始下降。

扎卡维死了,但他留下的恐怖仍在蔓延

(扎卡维安全屋被炸成废墟,图:wiki)

2006年10月,“伊拉克基地组织”联合伊拉克境内其他几个逊尼派武装组织建立所谓的“伊拉克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对这一改名并不赞同:你都叫“伊斯兰国”了,那我们怎么办?但是,天高皇帝远,本・拉登对此也毫无办法。

不得不说,战争后的伊拉克国内是有“机会”的

但早期的“伊斯兰国”没能抓住

而且美国人的存在感还很强,还需要时间

“伊拉克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始终没能做大。到2010年该组织甚至濒临破产。2010年4月18日,“伊拉克伊斯兰国”最高领导人马斯里在美伊联合突袭中丧生。2010年5月16日,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成为“伊拉克伊斯兰国”的新任领导人。此时,“伊拉克伊斯兰国”的42名高级领导人中有80%已经死亡或被抓,仅剩8人在逃。

巴格达迪上台后引入了大量前萨达姆政权军队和情报部门人员,他们战斗和情报经验丰富,为“伊拉克伊斯兰国”提供了新鲜血液和战斗力。

巴格达迪上任后,不仅一改此前的衰落局面

还合并吸纳新成员,将“伊斯兰国”搞成了头号极端组织

(图:Flickr)

国际局势也拯救了这个极端组织。2011年,中东地区爆发“阿拉伯之春”,伊拉克邻国叙利亚发生内战。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这些叙利亚“反对派”中不乏极端主义者。

“伊拉克伊斯兰国”派出武装人员进入叙利亚境内,并招募当地反对派中的极端分子与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形成一个名为“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的极端组织。

美国人想推翻的是巴沙尔政权

努斯拉想推翻的是阿拉维派政权

(巴沙尔的基本盘为阿拉维派,图:壹图网)

2013年4月,巴格达迪宣布“伊拉克伊斯兰国”与“努斯拉阵线”合并成立“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简称“伊斯兰国”(或被蔑称为“达伊什”)。

此举遭到“基地”组织领导人扎瓦赫里的强烈反对,巴格达迪则不为所动。愤怒的“基地”组织宣布断绝和“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一切关系,二者彻底翻脸。

这两队的核心目标并不一致

努斯拉专注于在叙利亚国内建立逊尼派国家

巴格达迪反的是西方世界和试图在全世界圣战

(图:壹图网)

“伊斯兰国”在整合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后,实力大增。在伊拉克境内攻占了提克里特、白吉、巴尔米拉、费卢杰和摩苏尔等重要城市;在叙利亚境内占领了塞卜哈以西的部分乡村,后来又占领了苏尔特、诺福利亚、拉卡、代尔祖尔和拉瓦等城市。在巅峰时刻,“伊斯兰国”控制着叙利亚约三分之一和伊拉克的40%的领土。

ISIS在叙利亚境内主要控制东北部地区

并与政府军在幼发拉底河一线长期对抗

(这个位置其实也控制了大量的石油资源)

ISIS在伊拉克境内主要盘踞在逊尼派聚居区

其在伊拉克的蔓延,无疑是利用了伊国内的教派矛盾

什么是“伊斯兰呼罗珊省”?

2014年6月,“伊斯兰国”宣布成立“哈里发国”,巴格达迪自认“哈里发”。“伊斯兰国”还积极向全球扩张,中东、非洲、中亚、南亚甚至东南亚出现了许多效忠“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也是在这一时期出现的。

非洲恐怖组织―博科圣地以前是使用“伊斯兰国黑旗的”

在2015年还曾改为“伊斯兰国西非省”,后来又分裂了

(图:YouTube@VOA)

“呼罗珊”是伊朗东部、阿富汗和中亚地区一带的历史称谓,“呼罗珊”一词为波斯语 “??????”,意思是“太阳初升的地方”。

主要是指伊朗东北部地区

“伊斯兰国”用这个词命名其中亚和南亚支,是因为对于位于中东的“伊斯兰国”来说,阿、印等地的确是“太阳初升之地”。这跟欧洲管亚洲叫“亚细亚”是一个意思。(现在伊朗东部有几个行政区也被名为“呼罗珊”。)

显然,他们想象中的“国度”

就是一个“加强版超大号的阿拉伯帝国”

而“呼罗珊”这个概念也被无限放大

“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人员主要出自“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

2014年,“伊斯兰国”风头正劲的时候,曾派出使者前往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寻求与当地极端组织的联系。以哈菲兹・赛义德・汗(Hafiz Saeed Khan)为代表的一部分“巴基斯坦塔利班”成员脱离巴塔,宣誓效忠“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

2015年1月,这些人被“伊斯兰国”正式命名为“呼罗珊省”(Islamic State C Khorasan Province,ISIS-K),成为“伊斯兰国”全球极端组织网络中的一部分。

这就把收编进来的人训练起来了

(图:壹图网)

由于这一地区是“基地”组织总部所在地,当地的塔利班运动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传统上是“基地”组织的势力范围。因此,“伊斯兰国”在这里的渗透并不顺利。

尽管“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一度扩张到3000-4000人(主要依托当地原巴塔网络招募成员),但也遭到美军、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塔利班几方夹击。“呼罗珊省”最活跃的地区是阿富汗东北部靠近巴基斯坦的楠格哈尔省,也有成员在喀布尔及阿富汗其他地区以地下小组的方式进行活动。

潜伏在楠格哈尔省阿钦区

这里与巴基斯坦接壤,极端组织的老藏身地了

(图:wiki)

西方媒体认为,“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是阿富汗所有激进组织中最极端和最暴力的。“伊斯兰国呼罗珊省”主要招募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极端分子(主要是前塔利班人员),尤其是那些认为自己的组织不够极端的阿富汗塔利班叛逃成员。可想而知,该组织的立场有多极端。

塔利班的政治主张和目标已经不能满足这些极端分子了

过于极端的思想已经脱离了宗教和国家概念

(喀布尔机场,等待疏散的民众)

(图:Twitter@sethmoulton)

“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的恩仇

“伊斯兰国”原本是“基地”组织的一部分,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全球恐怖活动中的地位超过了“基地”组织。扎瓦赫里等“基地”组织领导人对此肯定是不服的。而且,双方在争夺极端分子效忠方面存在着直接的竞争关系。郭德纲老师说过“同行是赤裸裸的仇恨”,这话对于恐怖分子也适用。

这一次塔利班大胜,

ISIS-K的成员不仅没给前东家祝贺

还直接来摆了一道

(图:shutterstock)

由于吸引的人群高度重合,“伊斯兰国”在全球扩张的过程中主要是通过挖“基地”组织或其他极端组织墙脚的方式实现的。近年来,“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在全球多次发生内讧。“伊斯兰国”发布的视频里多次把塔利班、索马里“青年党”和“博科圣地”等组织称为“敌人”和叛教者,并扬言要进攻他们。

不仅对外开火,“极端组织”内部也要内讧

争一争谁能成为最大的极端组织

(图:壹图网)

2021年初,“伊斯兰国”索马里省武装分子与“青年党”爆发冲突,双方互有伤亡。

2021年6月,我局曾关注过“博科圣地”头目谢考之死。在5月,他被自己的前“战友”――“伊斯兰国西非省”的武装分子围攻,最终死于自杀式背心爆炸。

这俩曾是一家,也算世事难料

(图:wiki)

这些年,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结下不少“梁子”。“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指责塔利班与美国媾和,放弃了“圣战”,反而在多哈的豪华酒店与美国人谈判。“呼罗珊省”认为塔利班是“叛教者”,应该被消灭。

双方有不同的追求,自然也难达成共识

但能拯救阿富汗的不会是极端分子

(图:shutterstock)

塔利班也没给“伊斯兰国呼罗珊省”好脸色。前段时间,塔利班在风卷残云般占领阿富汗各大城市的时候。他们每占领一座城市,一个很重要的举动就是打开监狱释放囚犯,但是唯独对“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囚犯不予释放,甚至直接射杀。

不过美国指责塔利班在进入喀布尔后释放了上千名“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武装分子,塔利班对此坚决否认。

美国说什么,塔利班不一定在意

不过现在似乎也算有了共同的敌人-ISIS

(图:wiki)

现在,“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又炸死了塔利班的人。新仇旧恨一起算,所以说塔利班“反恐”,恐怕不是说说而已。

无论是“基地”组织还是“伊斯兰国”,都曾是美国一手养大的。喀布尔机场袭击发生后,美国很快就空袭了位于阿富汗楠格哈尔省的极端分子藏身地――说明美国人对于“呼罗珊省”躲在什么地方心知肚明。

美国及其扶持的政府军,总是能准确空袭ISIS-K的据点

但打击极端分子的同时也造成了更多平民伤亡

(2018年空袭ISIS-K的基础设施)

(图:壹图网)

国际社会一直有怀疑,很多极端组织正是美国情报机构“养”大的。这次空袭至少说明美国军方其实对他们的活动了如指掌,为什么之前一直不采取行动呢?

美国干涉他国内政的惯用手法就是扶植反对派势力,搞“代理人”这一套。殊不知,这种拉一派打一派的操作方式,最终也会砸到自己。

趁着夜色,再次创造撤离记录

而阿富汗人也将迎来“新的未来”

(图:壹图网)

参考文献:

1.ttps://en.wikipedia.org/wiki/Islamic_State_of_Iraq_and_the_Levant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u_Musab_al-Zarqawi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ISIL

4.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1%BC%E7%BD%97%E7%8F%8A

5.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1/8/27/islamic-state-in-khorasan-iskp-aka-isil

6.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fiz_Saeed_Khan

7.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8333533

8.https://en.wikipedia.org/wiki/Islamic_State_of_Iraq_and_the_Levant_%E2%80%93_Khorasan_Province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