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天生残疾的黑猩猩,被同伴照顾得很好,短暂的一生死而无憾

文/萌露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话道出了多少有重病家人的家庭的心酸,无论对病人自身还是家人都是一段痛苦的旅程,其实动物界也是如此。人类的近亲――黑猩猩,族群中也会有残疾患者。

本文讲述一只先天性严重残疾的雌性小黑猩猩小克,在妈妈、姐姐与其他家人的照顾下,坚强活着的故事。尽管没活过2岁,但在她有限的生命中充分感受到家庭的温馨、家族的友善,也是死而无憾了。

天生残疾,发育不良

坦桑尼亚马哈尔山国家公园,这里生活着众多黑猩猩,它们在此定居生活已久。本文的主人翁小克也在此出生,小克于2011年1月26日或27日,在马哈尔山国家公园M黑猩猩群中出生,同月出生的还有正常雄黑猩猩小欧。

妈妈克里斯蒂娜当时约36岁,她以前生过五次孩子,并成功养育2个孩子直至性成熟。克丽斯蒂娜或她的其他孩子都没有先天性身体缺陷记录。

2011年2月18日,研究人员首先注意到小克显示出一些先天性残疾的异常迹象,因为她在妈妈行走时,经常松开抓住毛发的脚掌。与小欧相比,小克的毛发更薄,腿更细。

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一些异样的身体特征。小克的眼睛看起来空洞无神,嘴巴常常半张。腹部有一块肿块(可能是腹疝),时大时小。她的左手第五指远端还有一个小指,这似乎是一个不活动的漂浮拇,因为当其他手指处于向上位置时,那根却向下弯曲。此外,她的背部沿脊髓有一块秃斑。

主人翁小克的异样:a眼神空洞, b腹部肿块, c 躺在地上,妈妈在旁边与其他同伴梳理毛发,d左手6指,e小桑照顾小克, f小克十月大时沿脊髓的秃斑

当小克大约6个月大时,她的活动与小欧没有很大差异。然而,在她22个月的时候,她的活动与她婴儿期相比,几乎没有变化,而小欧变得更加活跃。虽然数据太少,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但看起来小克明显没有这个年龄段的典型婴儿活跃。

妈妈无微不至照顾,姐姐经常帮忙,哥哥偶尔逗弄,家族平等对待

小克经常躺在地上或妈妈的膝盖上休息。通常,一只健康的小黑猩猩不迟于6个月大时可以自己坐起来,但小克直到20个月才能独立坐起。研究人员从未见过她独自行走或吃植物物质。

此外,大多数小黑猩猩在哺乳期间会交替使用多个哺乳乳头。然而,小克没有这样做。妈妈总是用手臂支撑小克,并在哺乳前将小克放在胸上。

每当克里斯蒂娜在地上行走时,她都会把小克放在肚子上。小克可以用手抓住妈妈的头发,但手脚劲不足,似乎没法握住,也没法站稳。由于克里斯蒂娜需要用一只手支撑小克的下半身,因此她不得不用三条腿走路。

爬树时,克里斯蒂娜总是用手握住小克的手臂,将小克撑或挂在空中。这在一定程度上干扰她的树上进食。

如,2011年12月18日,观察到克里斯蒂娜放弃在树上钓蚂蚁吃,因为她必须用一只手臂挂住自己,另一只手臂支撑小克。当克里斯蒂娜和其他黑猩猩一起在地上梳理毛发时,她经常将小克仰卧放在地上。

小克的姐姐小桑,当时10、11岁,经常照顾小克,具体做法包括:触摸、背着、与她玩耍以及为她梳理毛发等。妈妈克里斯蒂娜可以趁这个机会,在小桑身边休息一下。

当小克在10―11个月大,观察881分钟间,小桑照顾小克124分钟(14%)。但这种亲密的姐妹之情在小桑拥有自己的宝宝之后便很少见到了。2012年11月,小桑生产后,研究人员没有观察到小桑照顾妹妹小克。

与群中其他黑猩猩对健康小黑猩猩的行为相比,它们对小克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异样,没有害怕或恐惧反应。它们有时试图抚摸或看着她,但克里斯蒂娜不允许非亲属同伴帮小克梳理毛发或抱她。她大些的哥哥,克里斯马斯,没有观察到为妹妹小克梳理毛发或抱着她,但当他与妈妈克里斯蒂娜梳理毛发时,观察到一次摇晃着小克。

小克可能死于2012年12月14日至28日,享年23个月。

身残志坚黑猩猩,灵活行动,坚强生存

本文对小克的观察是第一起黑猩猩妈妈对残疾孩子的详细报告,其实这不是第一起野生黑猩猩残疾的例子,但之前的例子黑猩猩伤残大多数是后天形成,如被人类设置的圈套陷阱套住受伤成残疾、从捕食者口中死里逃生致残,种间斗争等造成。非洲许多野生黑猩猩研究地点,都有因陷阱受伤致残的报告。先天残疾也有,但大部分轻微缺陷。

几内亚博苏,观察到一只7岁的野生母黑猩猩不能正常行走,因为她无法伸展瘦弱的双腿。她可以进行悬吊运动,并被妈妈背着时能够抓住后背。她的运动障碍在婴儿期没有被注意到,因为她总是背在妈妈的背上。后来她要么死亡,要么从该地区失踪,没有观察到后续信息。

坦桑尼亚贡贝国家公园的一只母黑猩猩,右脚有畸形,可能是马蹄内翻足,有时跟不上其他黑猩猩。然而,她的肢体畸形并不是致命,成功生下2个孩子。

即便身残,但坚强的黑猩猩仍旧努力活着。有研究发现身体残疾的黑猩猩似乎经常使用与正常个体相同的进食技巧,而不是完全新颖的技巧。这意味着残疾黑猩猩需付出更多的努力进食,才能生存。

贡贝国家公园黑猩猩研究发现患有小儿麻痹症的黑猩猩发展出了新的运动模式:一只失去双腿功能的雄黑猩猩通过一系列的空翻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一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小黑猩猩独自玩耍时表现出一种奇怪的运动方式。

黑猩猩真不愧是人类的近亲,有情有义,即便孩子天生残疾,也不抛弃不放弃,齐心协力给残疾家人给予更多的关心照顾。家族同伴也没有厌恶恐惧,发出异样的眼光,而是总想背着她,陪同她玩耍,为她梳理毛发等,虽然妈妈太过警觉,非亲属同伴无法接近,但它们关切之意让人感动。

可惜野外生存太难了,也许小克的英年早逝也是一种解脱。毕竟妈妈会老,也会有新的孩子,姐姐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到时也没法顾及了。

资料参考

An observation of a severely disabled infant chimpanzee in the wild and her interactions with her m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