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经济越发达,人口生育率越低?

发达国家中,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出生率都低于2.1,韩国、新加坡只有1.2,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也徘徊在低水平。反观,尼日尔、南苏丹、刚果、乍得、索马里、安哥拉、布隆迪、马里等低收入国家都维持着高生育率经济发达程度与生育率之间,并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而是一种复杂的相关关系。

“高房价抑制了人口”说明了高房价或低收入会降低出生率,那么为什么低收入国家的生育率反而更高,发达国家则要低得多?如果爆发经济危机,在短期内出现严重衰退,大量企业倒闭,工人失业,居民收入快速下滑,这时生育成本则大幅度上升,家庭的边际收益率和收入预期趋于悲观,生育率则会快速下降。例如,1933年大萧条期间,美国出生率快速下降到2.17;1970年代滞胀期间,美国生育率受到了抑制。高房价问题也是同理。房价如果在短期内快速上升,家庭实际收入遭到削弱,住房、购房成本则大幅度增加,如此人口生育也会受到抑制。经济短期内快速上涨也会出现这种人口生育波动。例如,罗斯福新政实施后,经济复苏,尤其是二战后,经济快速发展,美国出现了一波婴儿潮。从短期来看,经济增速、家庭收入增速与生育率呈正相关。但若从长期来看,情况则恰恰相反,经济增速与生育率则呈负相关。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可以用暂时性收入假说与永久性收入假说来解释。

短期内,家庭收入大幅度增加或下降,推高或降低生育率;物价、房价大幅度上涨,亦可降低生育率。2015年开始的这波房价大涨,给不少家庭增加了压力,一些夫妻因此决定推后生育或放弃二胎。

但是,人的消费行为、经济行为及生育决策,是受长期收入影响的。这就是弗里德曼的永久性收入假说。

长期来看,一国整体的经济增长和家庭收入增长都是渐进式的、平衡的,人们会根据过去、当下及未来的收入与经济预期综合考虑及决策。

所以,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相对稳定,接近“技术水平保持不变”这一前提,人的生育行为是受边际效用递减规律支配的――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生育率下降。

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发达国家,经济持续增长,家庭收入持续增加,生育率反而更低。

具体逻辑是:一是生育边际效用递减。

生过二胎的夫妻可能更容易体会生育边际效用递减。我们经常说,“一胎按书养,二胎按猪养”。第一个宝宝出生,父母的幸福感强烈,各种拍照各种晒娃,玩具、衣服、纸尿裤、奶粉、推车、早教都选择好的。但二胎出生后,老二给父母带来的兴奋和满足容易下降。衣服、玩具、推车能用老大的就用老大的,不少还是二手群里淘来的。即使富裕的家庭,父母对老二投入的金钱、心血以及养育带来的满足感、愉悦感、兴奋感也不如老大。当然,这里每个家庭存在差异,同时如果老大老二性别不同,或父母对孩子性别偏好不同,育儿效用也会有差异。但总体来说,生得越多,生育的边际效用则递减。若二胎递减不够,则再生几个,边际效用会明显下滑。生育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不受家庭条件影响。只要技术水平(主要是影响生育相关的革命性技术,下同)保持稳定,随着经济稳定增长,高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的生育边际效用都会呈现递减。

二是生育机会成本递增。当你的收入增加时,生育的机会成本也会增加。

假如月收入3万元,若要放弃工作、休息或学习的时间去生娃,这个生育的机会成本要大于月收入是3000元时。收入较低时,生育的机会成本偏低。所以,很多职业女性包括部分男性,在职业上升期,在高收入时期,将生育计划推后,放弃二胎。随着收入的增加,生育机会成本递增,反过来降低了生育的边际效用。很多高收入职业女性,在职场上获得的收入、荣誉、地位、成就感、满足感等综合效用,要大于生育带来的效用。如此,她们就会选择暂时不生育或少生育。相反,对于低收入者来说,生育儿女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感,可能要大于职业上的收入快感和成就感。多生育、长期带娃,也是一件熬人的事,生育的边际效用会出现明显的递减,即使一些收入不高的妇女最终也可能选择就业,从而减少生育。

如果家庭收入高,女性不需要从事职业劳动,或者家有佣人照看孩子,生育率还会降低吗?这种情况会有所改善,但是依然无法摆脱生育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生育率也会下降。主要原因是,女性即使不上班,也会有其它需求,比如说休闲、学习、娱乐、诗与远方等,这些都是生育的机会成本。《纽约时报》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美国育龄人群不生孩子的第一大理由是“想要休闲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休闲带来的效用大于生育。所以,一边是生育边际效用递减,一边是生育机会成本上升,经济发展,收入增加,生育率会逐渐下降。美国摆脱70年代滞胀危机后,从1980年代开始,生育率伴随着经济稳定增长而平稳下滑;到1990年代后,美国生育率一直维持在2.0左右,近些年则进一步下降到1.8以下。当然,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育儿观不同,边际效用也就有差异。与亚洲人相比,欧洲人觉得生儿育女可以增添生活乐趣的人没那么多。在德国,每4人中只有1人认同“享受有子女的天伦之乐”观点。另外,“儿女养老”的国家,要比制度性养老,更倾向于生育。

短期的高房价、高物价对生育率有抑制作用。从长期来看,经济持续增长,收入稳定增加,生育相关技术未发生变革,生育边际效用呈现递减,生育率依然不可避免地持续下降。所以,生育率持续下降,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不是经济下滑的原因。这一点大多数人都搞反了。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