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黄河水变清有隐患?小浪底水库,保黄河下游河床20年内不抬高?

古人言:“河斗水,泥居其七”,应该有不少人都看到过,“黄河年均泥沙量达16亿吨”这个说法,这意味着仅1立方米的黄河水里面,就能称出37.8千克的泥沙。

在世界大河里面,全长仅5464千米的黄河,的确排不到前面,毕竟比黄河还长近千米的长江,其6387千米的长度,也排在了南美洲亚马孙河和非洲尼罗河之后。但是,如果要论地球上那条大河的泥沙量最大,那就非黄河莫属了。

黄河泥沙之多,多在壶口瀑布、多在频繁改道、多在地上悬河……

以前,你要是去壶口瀑布,一定不会忘记这个世界最大的“黄色”瀑布,“千里黄河一壶收”,说的就是300米宽的黄河水面,在短短几百米的距离之内缩减至仅二三十米的宽度,然后每秒多达1000立方米、携带了大量泥沙的黄河水,直接从超过20米高的陡崖上泄下来!

自古以来,黄河就经历了多次改道,所以才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说法,主要原因也是泥沙太多,要不了太长的时间就会淤积大量泥沙,尤其是黄河的下游的白白多千米河道,直接形成了 “地上悬河”,这些地方的河道会比两边的平原还高,低则三四米,像开封段甚至还有高出10米左右的地方。

毫无疑问,这样的情况,一旦遭遇大的水流量,那么河堤就很可能会被冲垮,沿岸的村庄和城市有被淹没的风险,为什么黄河泛滥多发于7月和8月?说到底,还是因为黄土高原的气候就是如此,这两个月时间的自然降雨量是全年最大的时期。

暴雨会导致黄河的泥沙量和水量都比平时更多,但有的河道根本装不下这么说水和泥沙,然后就有了频繁改道这事,放眼望去,全世界有哪条大河能像黄河一样“任性”,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换一条河道注入渤海。然而,改道也不能解决所有黄河泛滥的问题,终究还是会有人因为黄河泛滥而失去家园,所以,“黄河清”就特别重要了!

一座小浪底水库,就能保黄河下游河床20年内不淤积抬高

说到水利工程,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都是三峡大坝,但实际上,地处河南省洛阳市的小浪底水库(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也很了不起,主要由引水发电系统、拦河大坝和泄洪建筑物这三个部分构成。

275米的正常高水位、281米的坝顶高程、26.3亿立方米的库容,还有75.5亿立方米的淤沙库容,这座水库不仅具备供水灌溉、防洪、防凌和发电的作用,还能减淤,总工期长达11年。

当然,小浪底水库也的确在黄河治理上发挥了关键作用,水库的位置就在黄河干流上,控制了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相当于92.3%的黄河流域面积。

说到这里,应该有人好奇:小浪底水库到底是怎么减淤的呢?说得通俗一点,其实就是胶东何地的淤沙,让它浮起来和河水一起下泄,当然,这个操作一般是在非汛期进行的。实际上,在山东小路口河段、河南李桥河段和小浪底库尾,都设立了专门的扰沙点,也就是通过这样的“人工扰沙”手段,才能确保20年内不会让黄河下游的河床再淤积抬高。

几十年时间,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逐步恢复,黄河河道携带进入下游的泥沙量减少了,又有小浪底这样的水利工程修建增多,黄河水的确变清了,但为什么有的“治黄”专家又开始担心有隐患了?

黄河水变清了,当然不只是用眼睛去看得出的结论,还有水文站实测数据来证实的,这与黄土高原几十年来的退耕还林、植树造林等生态修复活动密切相关,让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问题被控制住,那么黄河河道携带的泥沙量自然就减少了。

与此同时,除了小浪底这样的水利工程在减淤以外,很多地方还修建了专门的拦沙工程,比如:打坝淤地,以及修建梯田这些水土保持工程。

为什么有的“治黄”专家会担心黄河水变清有隐患呢?这个事说起来其实也不难明白,我们就拿淤地坝工程来说,其实有的修建年代也比较早,有一些是20世纪的时候就建了,当时的科学技术比较有限,质量标准不是那么高,加上已经运行这么多年了,所以,我们不仅要规范淤地坝工程,还有加强现有的淤地坝工程,避免造成安全隐患,而专家们的顾虑也包括这些,担心这些拦沙工程因为超强降雨而集体被“唤醒”,拦截这么多年的泥沙一起涌进黄河。

面对这样的现状,有人觉得这是在居安思危,也有人认为是杞人忧天,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黄河治理的确表现出的更多都是利好的地方,之前有人担心泥沙量减少会影响下游平原,暂时也没有表现出来,既然发现了隐患,那就对应的去预防,隐患自然也就难以变成事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