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这个组织又开始搞事情了

我局2021年5月10日的文章曾经关注过极端组织肆虐莫桑比克北部的情况。极端组织“圣训捍卫者”(后宣布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并改名为“伊斯兰国中非省”,ISCAP)在2017年后一度控制了莫桑比克北部德尔加杜角省大片地区,并宣称在此“建国”。

莫桑比克――德尔加杜角省――帕尔马地区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点击这里即可打开上面提到的文章

2021年3月-4月,“圣训捍卫者”极端分子袭击了法国道达尔能源集团(Total Energy)位于德尔加杜角省帕尔马地区的天然气项目,迫使“道达尔”暂时放弃了投资当地天然气的工程。这次恐袭,给德尔加杜角地区的能源开采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摧毁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该工程本来有望给经济发展带来红利

但ISIS的肆虐,让项目复工遥遥无期

(图:aljazeera)

如今,“圣训捍卫者”还吸引了莫桑比克周边的坦桑尼亚、肯尼亚、南非等邻国的极端分子前来投靠。

猖獗的“圣训捍卫者”

帕尔马袭击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伊斯兰国中非省”(圣训捍卫者)组织“沉默”了。这种“沉默”持续了两个月左右,“伊斯兰国”的关联媒体也停止了对“中非省”的宣传。有媒体据此推测,认为该组织可能已经解散或者脱离了“伊斯兰国”。

(图:jamestown.org)

直到2021年7月13日,该组织再次通过“伊斯兰国”的媒体发声:“中非省”在莫桑比克德尔加杜角省莫辛布瓦-达拉普亚附近的公路上袭击了一支莫桑比克政府军车队,缴获两辆中国产的装甲运兵车。

可见这段时间内并没有消失

只是蛰伏起来,联络其他国家的极端分子以伺机而动

面对极端组织的肆虐,莫桑比克政府最初拒绝承认其境内有极端组织的存在。在“圣训捍卫者”多次宣示其存在后,又不得不仓促派出军警与极端组织的武装分子交战。但自2017年首次发动恐怖袭击以来,“圣训捍卫者”(“伊斯兰国中非省”)不断攻城略地。显然,莫桑比克政府军在指挥作战和信息情报等方面,都无力遏制极端组织的发展。

士兵吃不饱肚,怎么有力气打仗?

后勤供应跟不上,等于预定了下一次失败

(莫桑比克士兵的分配到的一点压缩军粮)

(图:壹图网)

2020年8月以来,该极端组织长期控制了莫辛布瓦-普拉达亚,将其作为主要的行动基地,一度宣布在此“建国”。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3月,“圣训捍卫者”加强了袭击攻势,这些袭击震惊了莫桑比克和周边国家。由于距离传统上的极端组织活跃的北非、非洲之角和撒哈拉地区较远,莫桑比克和周边国家普遍缺少反恐经验。

人们对中东、北非、西非的极端组织已经见怪不怪

而东南非和莫桑比克这种偏远区域反而成了盲区

这也是为什么“圣训捍卫者”组织刚冒头的时候,莫桑比克政府拒绝承认有极端组织存在的原因。直到该组织宣布效忠“伊斯兰国”,得到“伊斯兰国”媒体的宣传后,莫桑比克才不得不承认了事实。

纸包不住火,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

2019年,ISIS发视频打脸莫桑比克政府

(ISIS的视频中的一份“中非省”报告)

(图:thedefensepost)

莫桑比克是联合国认定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该国首都马普托位于领土南端,最北边的德尔加杜角地区受宗教、地理等因素制约,虽然资源丰富,但是发展水平较低,导致当地人民对政府存在强烈不满。在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下,“圣训捍卫者”组织出现,2017年“圣训捍卫者”开始发动恐怖袭击,2019年,“圣训捍卫者”宣誓效忠“伊斯兰国”,与刚果的“民主同盟军”联合组成“伊斯兰国中非省”。

两股极端势力搅和在一起,为患不小

(刚果境内的“伊斯兰国中非省”极端分子)

(图:thedefensepost)

军事承包商的失败

为了打击“圣训捍卫者”,莫桑比克政府选择雇用国际军事承包商来协助打击极端组织。源于苏联时期就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最先进入莫桑比克政府视野的是俄罗斯军事承包商“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

这个瓦格纳集团,据说有俄军方背景

以雇佣武装形式,常年活跃在世界各地

(图:ssu.gov.ua)

俄罗斯与莫桑比克政府于2017年1月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前者以反恐战争的名义,对莫桑比克提供军事装备援助。这样,莫桑比克政府在2019年8月与瓦格纳集团签订协议,聘请了该集团200多名军事“顾问”参与反恐。

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瓦格纳集团”的军事承包人员在与极端组织的冲突中遭受重大伤亡。2019年10月,“瓦格纳集团”的武装人员三次遭遇伏击,造成至少12人身亡,多人受伤。此后,“瓦格纳集团”与莫桑比克政府军的关系恶化,开始收缩在莫桑比克的行动。到2020年3月,“瓦格纳集团”完全撤出莫桑比克。

瓦格纳的撤出,意味着莫俄反恐陷入僵局

(2018年,莫、俄两国外长会晤)

(图:Flickr)

2020年4月,莫桑比克政府又雇用了南非军事承包商戴克咨询公司(Dyck Advisory Group)取代“瓦格纳集团”。但是戴克咨询同样拿这个极端组织没办法。

不过,戴克咨询在帕尔马恐袭中

还是救出了一些被困的人员

(图:twitter @towersight)

因为与南非等周边国家有纠葛,莫桑比克政府在与周边国家合作反恐方面一直心存疑虑。本来致力于南非洲地区经济发展和一体化合作的组织“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也多次关注莫桑比克的恐怖主义活动。南非等莫桑比克周边国家多次表示愿意协助莫桑比克政府反恐,但是出兵需要巨大的军费支出,而南部非洲的国家经济普遍不行,导致“南共体”只能是嘴上呼吁,但始终没有实际行动。

南非国内的宗教群体也有反对南非出兵的声音,他们认为莫桑比克北部的冲突源于当地人对资源分配不均和经济发展滞后的不满,不是寻求建立“伊斯兰国”或“哈里发国”。而国际极端组织也多次警告南非不要干预莫桑比克,否则就会在南非发动袭击。

近年来,南非国内也乱成一锅粥

多事之秋,当务之急是先打理好自家事

(南非军警对阵南非抗议者)

(图:shutterstock)

但是“圣训捍卫者”(“伊斯兰国中非省”)的袭击让莫桑比克政府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该国总统费利佩・纽西(Filipe Nyusi)不得不下决心邀请外国军队协助反恐。尤其是在2021年以来,“圣训捍卫者”(“伊斯兰国中非省”)多次进攻油气重镇帕尔马。

2019年,ISIS前脚在帕尔马大开杀戒

飓风“肯尼斯”后脚就席卷了这里,满目疮痍

(图:shutterstock)

此外,“圣训捍卫者”的极端分子还袭击过莫辛布瓦邻近岛屿瓦米兹岛(Vamizi Island)和梅坤戈岛(Mecungo Island),将滨海别墅、饭店等旅游设施全部夷为平地。这些残酷的袭击摧毁了当地人的生计,使本就落后的经济跌至谷底。

ISIS给德尔加杜角省的人们

带来无尽的痛苦和恐惧

(莫桑比克境内接受联合国救济的德尔加杜角省女孩)

(图:UNHCR)

反恐需要国际合作

在尝试了自己反恐和雇佣军事承包商都无效后,莫桑比克政府开始寻求外国的军事支持。但令人玩味的是,莫桑比克没有向南非等周边国家寻求帮助,而是选择了地区之外的国家。

费利佩・纽西曾承诺过要阻止恐袭浪潮

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他还没能兑现诺言

(2014年,费利佩・纽西的竞选广告)

(图:壹图网)

2021年4月,帕尔马袭击事件后,莫桑比克总统费利佩・纽西访问了卢旺达,寻求卢旺达在反恐问题上的协助。卢旺达是近年来非洲地区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之一,其军事力量也颇具实力。

卢旺达虽然深处内陆,而且领土很小

但国家的组织化程度远比莫桑比克要高

这次访问后,卢旺达立即派出一支侦察小分队作为先遣部队进入莫桑比克。2021年7月中旬,卢旺达正式派出规模达1000人左右的反恐部队进入莫桑比克。卢旺达军队进入莫桑比克后,很快就和莫桑比克政府军一道收复了被“圣训捍卫者”控制的莫辛布瓦-普拉达亚,宣称击毙了30余名极端分子。

但愿,这场胜利是一个好的开始

(卢旺达士兵 图:wiki)

7月27日,博茨瓦纳总统莫齐维克・马西西宣布将派出装甲车和300名士兵进入莫桑比克作为“待命部队”。8月5日有报道称,至少1名博茨瓦纳士兵已经在莫桑比克反恐行动中阵亡。

马西西宣布出兵后,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于7月29日宣布授权部署1495名士兵,以支持莫桑比克打击恐怖主义行为和暴力极端分子的行动。8月7日,根据南非总统拉马福萨的命令,南非军舰和飞机抵达莫桑比克北部靠近战区的奔巴岛,装甲车队和包括特种部队第43旅的成员,共约1500名南非士兵第一批开进莫桑比克。

南非国防部长:莫桑比克的ISIS有蔓延之势

如此,为了防止极端影响,南非必须要出兵了

(图:wiki)

此外,莫桑比克的前殖民国家葡萄牙已经在莫桑比克派驻士兵训练莫国军队,打击叛乱分子。2021年3月,美国派出了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进入莫桑比克参与反恐行动。据报道,法国正在其附近的马约特岛监测局势,南非正密切关注其邻国。以色列也为莫桑比克的反恐行动提供支持。

不想重蹈当年被ISIS恐袭的覆辙

就必须要帮助莫桑比克,不然可能祸及己身

(美军为莫桑比克士兵提供军事培训)

(图:壹图网)

“圣训捍卫者”仅仅是“伊斯兰国”宣称的“中非省”的一部分。“伊斯兰国中非省”的另外一部分近年来也在刚果东部地区日趋活跃。

尽管大多数当地人最初可能是因为经济原因,才加入了极端组织的叛乱。但“圣训捍卫者”正在变得越来越嗜血残暴,可能主要是受到“伊斯兰国”的影响。该组织已经多次被发现有屠杀平民的行为,连孩子也不放过。德尔加杜角大批受影响的当地人,逃往邻近有国际军队驻扎的奔巴岛。

据联合国称,近两年的动荡

已经造成67万莫桑比克人流离失所

(图:图虫创意)

多国部队的到来,大幅增强了莫桑比克的反恐力度。但极端主义传播蔓延的原因是很复杂的,莫桑比克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如果不能得到改善,很难从根本上消除极端主义和极端组织的影响。不过问题来了,极端组织的活跃又严重损害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这便是所谓的“发展-安全关联”(development-security nexus)。

极端恐怖主义至今仍是世界难题

除了军事打击,恐怕要更侧重如何消除贫困

(一辆被ISIS恐袭炸毁的汽车)

(图:shutterstock)

参考文献:

1.https://jamestown.org/program/will-the-south-african-military-intervene-in-mozambique/

2.https://jamestown.org/program/briefs-356/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gner_Group#Mozambique

4.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659786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