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加盟制“搞垮”实体经济?

9月1日,央视财经报道,以“不卖隔夜肉”口号而知名的“钱大妈”生鲜超市,表面看是以打折营销的方式吸引客流,背后却是加盟商们一年40万的亏损做支撑。

据一位加盟商透露,刚开始三个月,他的店面保本经营,但“经营一年左右,亏损达到30―40万元”,而其中光给钱大妈公司的费用就高达34万元。尽管随后钱大妈公开回应,称“加盟店经营不善,不是普遍现象”,可是全国各地,有相同处境的加盟商不在少数。

钱大妈割加盟商的韭菜,但被割韭菜的加盟商远不止钱大妈一家的,从明星火锅店,到网红茶饮,加盟制看似为品牌的扩张提供了最佳的方式,但实际上很多时候品牌靠着吸加盟商的血越做越大,取悦了顾客,吸引了资本,却只有加盟商挨宰。

加盟制,似乎让越来越多的中小商家及背后的实体经济陷入困境。

倒闭潮中的加盟店

开店速度越来越快,是依靠加盟制进行扩张的品牌的共同之处。

钱大妈2012年建立,到2016年底门店数才扩大至260家,且一直未能走广东。而2017年以后,钱大妈门店数量激增,2019年12月,公司全国门店数量突破1700家,2021年2月,钱大妈全国门店总数突破3000家,7月,门店数突破3500家。

陈赫的贤合庄也是如此,贤合庄创办后一直难以规模化扩张,2019年引入四川至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开展运作,从2019年到2020年贤合庄火锅店开出700多家。

然而,今年这些原本想靠着明星流量或知名品牌带动的加盟商们普遍陷入经营困境,他们的问题曝光也在反噬着品牌本身。

6月份,贤合庄被曝在福州的门店已全部关闭,福州当地媒体报道,开业仅半年的贤合庄福州仓山万达广场店关门大吉。与此同时,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有关贤合庄餐饮店已有30家注销。后来贤合庄辟谣称,这则消息纯属虚假捏造,可网友似乎并不关心倒没倒闭,大量不满的吐槽涌向了贤合庄官网,对陈赫也冷嘲热讽。

贤合庄关闭的门店究竟有多少,目前尚无统计,可在微博上,这几个月仍有不少网友称自己周围的贤合庄已经关店。

比贤合庄加盟店倒掉更多的是奶茶加盟店。据业内人士介绍,奶茶行业发展至今,真正有品牌效应的头部公司或是直营,或是加盟门槛极高,目前市场严重饱和,加盟小品牌再遇上层层套路,大多数创业者开店即亏损,撑不到一年就倒闭。

艾媒调研显示,2020年全国奶茶店新增了28000家,倒闭了31000家,90%的奶茶店几乎赚不到钱。

相比奶茶店,投入资金更多的钱大妈加盟商们亏得更惨。在央视财经没曝光前,一位昵称为“三姐”的加盟商在抖音控诉钱大妈,称自己去年5月卖掉房子,花了170万加盟了两家钱大妈,经营11个月,月均亏损3―5万元,最后还被强制断货、闭店。而在这则视频下,很多其他加盟商也现身说法、大倒苦水。

在58同城上,我们看到,关于转让钱大妈门店的信息并不少,在钱大妈百度贴吧也看到,不少加盟商发布了门店转让信息,涉及上海、重庆、佛山等城市,已公布的转让价格最低为12万元。

原本要开一家最小规模的钱大妈门店,前期需要投入近30万元:先支付23.68万元的费用,包含现场施工、购置设备、广告制作等服务,还要一次性支付加盟费3万元和保证金4万元。转让费低至12万元,几乎等于大打折扣了,这也意味着钱大妈的门店经营并不如品牌宣称的那般乐观。

加盟“内卷”,品牌遭殃

从央视财经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钱大妈加盟店普遍亏损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钱大妈各门店采用统一销售价格,每日要求加盟店必须日清打折,这种打折措施让顾客薅了羊毛,却无法考虑到全国各地加盟店不同的损耗状况,加盟店往往赔本赚吆喝;

另一方面,钱大妈不仅在价格上严格管控加盟店,而且对采购量也有强制要求,加盟商本是最了解哪些商品卖得好,哪些会滞销,可这种强制让加盟商更受困于每天的高损耗。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行业“内卷”。越来越快的开店速度,固然让品牌赚得盆满钵满,可加盟店之间的竞争也会越发激烈,陷入相互争夺客户群体的怪圈。而这在奶茶、饮品及火锅等本身就高度竞争的行业尤为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加盟制让更多创业者、中小个体户沦为韭菜的原因。

在钱大妈的大本营―广州,其门店密度的确非常高。以天河区马场为例,在10分钟车程半径内,就有8家钱大妈门店。在珠江新城东区,钱大妈南国花园店距离最近的珠光新城御景店仅372米,与此同时,仅隔着一条马场路、百余米外的原钱大妈海明路店刚刚关停。

各种各样的奶茶店更是遍布城市的街道,一位在北京三里屯开了家奶茶店的加盟商表示,光北京三里屯地区就有100多个奶茶店铺,加上去年受疫情影响,她已经被迫关店了。

加盟商的涌入让一个品牌的产品或服务迅速在全国各地铺开,直观上更加方便了广大消费者,可是现在看来,品牌加盟根本不是三方共赢,而是三方皆输。加盟门店参差不齐的服务水平及产品质量,让消费者的消费体验大打折扣,加盟商投入巨资,钱都送进了别人的口袋,品牌却很多时候不管不问。

至于品牌,加盟门店的倒闭或经营危机,实质上是对一个公司商业模式的质疑,如同钱大妈,央视财经曝光钱大妈加盟店后,外界普遍对钱大妈“不卖隔夜肉”的日清模式产生质疑。

与此同时,大量加盟商涌入业内,激化竞争,反而容易加剧内卷,使得行业一地鸡毛。

比如奶茶,奶茶店十店九亏,加盟到处是坑,一位关闭奶茶店的店主称,“我以后肯定不会加盟了,交的加盟费就是智商税,但凡是进入这个行业一段时间的人,摸清楚了门道,就不会再去加盟了”。由此可见,一旦加盟品牌的人日渐减少,也会直接切断品牌从加盟商身上获取加盟费的利益链。

这对于靠加盟费赚钱的明星或网红品牌,可以说是致命打击了。

下沉市场的实体加盟没有春天?

进军下沉市场,早已成为大大小小互联网公司的共同选择,在很多行业用户红利逐渐消失的背景下,下沉市场似乎掩埋着互联网公司渴望的流量金矿。而相对地,这种趋势也给下沉市场的中小商家带来实质性利益。

比如快手、抖音这些新兴电商的兴起为下沉市场的中小商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拼多多的崛起更是使淘宝、京东上买不起流量的卖家,在下沉市场找到新的客户群体。而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直接连接起线上用户和线下门店,养活了众多中小餐饮企业。但是,下沉市场的同质化竞争往往更加激烈。

一家经营了4年的炸鸡店老板称,目前他的小店月单量稳定在9000单左右,这算是比较高的,但这个区域,至少有150家同类商户,“竞争异常惨烈,这一年,倒闭的商户至少有20多家”。

与互联网平台带给中小商家的机遇不同,加盟通常让他们血本无归,尤其是在下沉市场。

北京晚报曾采访过一位反加盟骗局的专家,该专家发现,落入加盟骗局的人,绝大部分来自小县城及乡村,文化程度不高,对相关法律几乎一无所知,“宁愿投二三十万加盟,也不愿花几百元请个律师看合同”。

品牌搞加盟骗局,撒钱发放各种优惠券,吸引顾客来消费,或者直接雇佣黄牛,营造出生意火爆的场面。然后,邀请有加盟意向的人来参观,再画上盈利的“大饼”,等收到加盟费就甩手走人。

这些品牌尤为青睐下沉市场,因为下沉市场的中小商家希望借助品牌的力量,迅速吸引顾客,甚至大多数人开店就想盈利,还希望赚得比上班多。

明星火锅品牌也是如此,有记者整理企查查数据发现,截至目前,全国一共有400多家带有“贤合庄火锅店”或“贤合庄餐饮店”字样,处于存续或在业状态的企业,这些门店不仅在一线城市落脚,三四线城市也有广泛分布。而火凤翔直营店还没开几家,就开始大肆寻找加盟商,有媒体报道,开业仅仅两个月之内加盟店数量就达到50多家。

一位在某四线城市开了家贤合庄的加盟商表示,以前没有接触过明星餐厅,以为有明星光环,现在的小年轻可能会被吸引,但是经营几个月后才发现明星餐厅跟其他火锅店比,并没有多大的优势。

去年疫情突发,下沉市场的中小商家们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多数支撑不下去的店面选择关店或转租,我们也可以明显察觉周围的线下门店换了一批又一批。中小商家何去何从,将成为未来几年的一大难题,可是加盟并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对于品牌而言,步子迈得太大也容易出问题,钱大妈、贤合庄等品牌已经是前车之鉴。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