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都是海盗下船,为何维京步兵靠一面盾牌,就总能大破骑兵?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明忆

字数:2801,阅读时间:约5分钟

编者按:来自北欧的维京战士,在整个欧洲的军事史上,都可谓算得上是一支顶流。不过,以海盗步兵的形象横扫八方的维京人,却拥有很强的克制骑兵能力,当他们登上陆地,与一直是欧陆顶流的骑兵们发生正面碰撞时,维京步兵们又展现了不小的辉煌战绩。那么,他们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克制骑兵特技呢?

▲电影《维京:王者之战》中维京狂战士和罗斯士兵对战佩切涅格骑兵

维京人在欧洲中世纪早期大杀四方,一方面因为其嗜血好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拥有良好的纪律性。在面对同样拥有武装的敌方军事势力时,他们不仅不会盲目冲锋,相反,维京人会聚集在一起,使用一种被称为“盾墙”的战术。

▲维京盾墙

所谓盾墙,就是维京步兵们结成的密集方阵,加之他们在作战时会前排会将盾牌相互叠压,看起来就像是竖起一道盾墙,因而有了这个俗称。这种军阵有一个很大的优点,是当维京盾墙遭遇敌军冲击时,任何一点遭遇的冲击力,都会被传导分散到前方两排手持盾牌的士兵身上,这就赋予了维京军阵极强的抗冲击力。

▲训练中的维京盾墙

维京人的这套打法,配上本身维京人剽悍的战斗力,在像面对英格兰人这样,主要都是步兵的敌人时,可以说是打成了拳打小朋友般的战绩。那么对其他步兵有效的战法,是否同样适用于骑兵呢?老实说,维京人这种稳如老狗的战法虽然很难说就能挡住战马的冲撞,但有一个问题是,马并不是像像汽车那样的死物,它们在前进时,是会考虑自己是否受伤。

▲近现代骑兵的大部分选育和训练,在古代环境下几乎是不存在的

就像绝大多数战马哪怕面对的是火枪方阵的刺刀时,除非经过大量训练,已经形成足以战胜战马本身的本能和理智的肌肉记忆,否则它们是绝对会回避向前冲撞。在面对维京人的盾墙时,其实很多战马也会有同样的反应。虽然骑手们可能知道盾牌后面只是几行士兵,但是对于战马来说,在它们面前,却是一堵它们无法越过,而且撞上可能会让自己受伤的墙壁。

▲骑兵正面冲撞稳固的步兵阵线,结局往往并不幸福

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样使用维京战法,和维京人沾亲带故的东欧罗斯人,可以和东欧像可萨汗国、佩切涅格人这样的游牧民族,以及巴尔干的保加利亚和拜占庭帝国、中东的波斯人等等,这些有着骑兵传统的民族和国家盘盘道。至于由维京人、罗斯人以及诺曼征服后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们所组成的拜占庭帝国瓦兰吉卫队,作为优秀的重步兵,更不乏与各路骑兵作战的机会。

▲中世纪时期的维京战士形象

不过本期可不是要单纯吹一顿维京人,实际上维京人的这套打法,虽然对战骑兵时的确战果颇丰,但是这些战果也并不是单纯靠步兵就取得了。实际上,哪怕是当时还没有骑兵传统的罗斯人,他们的军队中也往往会有雇佣或是附庸国家提供的骑兵,而拜占庭帝国的瓦兰吉卫队,更是帝国优秀的农兵和具装重骑兵配合。

▲瓦兰吉卫队和罗斯的步兵都是军事体系的一部分

讲完前面的问题后,再来看这些使用维京式战法的军队,他们所参加的各个著名战役,就非常有说头了。比如前面说的罗斯人征服可萨汗国的战争,虽然在当时的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伊戈列维奇带领下,重创了可萨汗国的军队,并且将可萨汗国的城市系数吞并,但是却也未能进一步消灭可萨人在草原地区的势力。而且在南方草原,势力远弱于可萨汗国的佩切涅格人,也同样长期对罗斯人造成威胁,他们不仅曾一度围困当时罗斯人的首都基辅,基辅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伊戈列维奇本人,最后也是死于佩切涅格人,脑袋还被做成了酒杯。

▲基辅罗斯对可萨汗国的征服主要是针对可萨人的城市

究其原因,这就涉及到了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作为步兵,即使强大连维京人,也存在难以逾越的缺陷。实际上除非极少数功夫大师,绝大多数情况下,单体步兵和有马匹加成的骑兵遭遇时,步兵在力量和攻击角度方面,都要处于劣势。因此在面对骑兵时,步兵们结成牢固的军阵,就成为了想要获得胜利,甚至是想要在战场上生存的重中之重。

▲兼顾的方阵是步兵正面迎击骑兵的最好防御

虽然如前文所说,维京的盾墙,的确是有着对抗许多地区骑兵的能力。但是有个问题是,在大多数情况下,骑兵的指挥官们,并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让自己手下的骑兵向维京的方阵发起冲锋。在面对两翼缺少骑兵掩护的坚固布兵方阵,实际上骑兵们也并非没有办法对付。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削角”战术,即骑兵不断向步兵方阵中,防御作薄弱的两角发起冲击,或者干脆通过两翼包抄,让步兵方阵从两边开始瓦解,或者让两翼的步兵开始畏缩从而向中间靠拢,最后导致整个方阵的崩溃。

▲骑兵对步兵的侧翼袭击

不过这种步兵方阵老老实实站着让骑兵削的情况,倒也是少数,就算缺少骑兵的掩护,步兵也可以通过弓箭手提供掩护,或者一些作战经验丰富,且纪律严明的步兵,还能通过临时改变方阵来抵御骑兵。那么,这时候步兵是不是安全了呢?答案是未必。实际上到这时候,骑兵还可以使用一种笨办法,那就是不断向对面的步兵方阵正面发起攻击。

▲骑兵对步兵的袭扰

注意,这种攻击不是说让骑兵一个猛子就朝步兵冲过去,而是用轻骑兵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不断对敌方步兵用弓箭、梭镖进行袭扰。或者在烧包一点,让拥有良好防御力的骑兵,在避免连人带马一头撞在步兵枪头的情况下,攻击步兵方阵的前排士兵。在骑兵们将敌方士兵体力消耗殆尽之后,骑兵们在进行猛烈冲锋,一口气将敌方步兵的方阵分割。

▲在拜占庭-罗斯战争中,拜占庭帝国的具装骑兵,就曾在轻骑兵掩护下正面突破了罗斯人的盾墙

不过除了以上的情况外,还有一种更危险的情况,就是步兵指挥官的判断失误,或者是步兵们的盲目攻击。在诺曼征服英格兰的决定性战役黑斯廷斯之战,和拜占庭帝国抵御诺曼人入侵失败的底拉西乌姆之战中,作为步兵决定性力量的英格兰人和瓦兰吉卫队,不仅所采用的战术相似,而且极为巧合的都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诺曼人和英格兰人黑斯廷斯之战

在这两场战争中,一开始英格兰人和瓦兰吉卫队,都极为成功的抵御了诺曼骑兵的冲锋。并且一度击败地方步兵,导致诺曼人的军队几乎陷入崩溃的边缘,在此情况下,英格兰步兵和瓦兰吉卫队都盲目的主动出击,结果被快速重整旗鼓的诺曼骑兵一个回手掏,将失去盾墙保护的敌方步兵消灭。讽刺的是,在诺曼征服后,大量失去土地和权力的英格兰贵族,离开故土,来到拜占庭帝国加入瓦兰吉卫队。因此在诺曼征服之后的底拉西乌姆之战,可以说正是英格兰人,复刻了十几年前,自己在黑斯廷斯之战中的失败。

▲这种莽一波的事情在维京人和罗斯人中也并不罕见

最后,总的来说,正如之前许多文章所强调的,战争的胜败,本身是个多方因素条件共同影响下的结果。所以还是那句说的变数有点多的废话,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啊!!!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