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地球上最成功的植物是什么?能成功到什么程度?

当谈论一个物种演化是否成功时,我们习惯用该物种基因的相对复制情况,以及生存领地的面积情况来判定。

基因复制量越多,生存面积越大则表示该物种越成功

我们经常说人类是地球上最成功的物种,但其实我们的人口基数肯定远没有蚂蚁大,只是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智慧适应各种各样不同的环境,以及驯化各种不同的动植物,并试图走出地球,所以我们把自己定位为地球上最成功的动物一点不为过。

如果人类是地球上最成功的动物,那么地球上最成功的植物又是什么呢?

我倾向于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描述的,他认为地球上最成功的植物应该是小麦,我们可以分析下小麦到底成功到什么程度

小麦走进智人的世界

非洲和美洲大陆的居民很少主动进入农业时代,如果我们去查找其中的原因,那么会找到一大堆,其中甚至包括他们的大陆形状,但其实最核心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作为我们口粮的小麦、水稻等经济作物只存在于特定的地区。

大约在1万年前,小麦只出现在中东地区很小的一片区域内,而且它和普通野草没什么两样,智人如果在路上碰到小麦,也不会认为它有什么珍贵之处。

当时的智人有肉吃的时候就疯狂打猎吃肉,没有肉吃的时候,他们就多收集植物,这种被称作狩猎采集的社会,而小麦的种子就是他们采集的其中一种应季口粮。

但是出于某些原因――比如小麦的种子突然变大了,智人发现了小麦的潜力,开始为它开垦荒地并大面积种植。

小麦从中东的杂草,到变成分布全世界的经济作物实际上只花了1000年的时间,而人类从7万年前离开非洲开始,直到 1.2万年前才算是真正足迹遍布全球。

现在,小麦的种植面积差不多达到225万平方公里,这样的陆地占有面积快赶上10个英国了。

毫无疑问,小麦的演化是非常成功的,至于是不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植物,就是见仁见智了,而它成功的秘诀就是在1万年前操纵了智人。

小麦需要智人护理

当智人第一次开始播种小麦开始,就彻底沦陷了,因为小麦比别的植物需求更多,也更“无理”。

首先最明显一点,它需要柔软的土地,所以智人要帮它开垦,把石头硬物等给搬走;小麦也不喜欢和别的植物分享空间,所以智人要帮它们除草和砍树;当小麦的种子变得饱满后,虫子们也盯上了它,所以智人还得帮它除虫;另外,小麦对水的需求也挺大,短暂的一生差不多需要400-600毫米的降水量,而大部分地区的年降水量还没这么多,所以智人只能给它兴修水利把河流湖泊的水引过来灌溉。

图注:古代壁画。我们让牛有违天性的劳作,但自己也一样,猫着腰一起劳作

事实上,这些只是智人为小麦做的“表面功夫”,而小麦却真正改变了智人的本质,而且现在来看并不是往好的一面发展。

在小麦之前,智人们可以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从来不用担心吃喝,但是有了小麦之后,他们得当心小麦安危,得祈求大自然不要摧毁小麦。

其实人类的战争也好,好斗的本质也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小麦这些作物造成的,因为有了它们,也就有财富。

无论是远古智人,还是现代智人,都会为了守护自己的财富而和其它部落大打出手,而狩猎采集时的智人就不太一样,它们面对入侵,完全可以换个地点继续生存。

所以,现代人实际上比远古智人更加好斗,这是小麦这些作物训练了我们。

另外,有了小麦之后,我们的生活还真不一定过得更好了。

我们身体的进化是为了更好地奔跑并猎杀羚羊,以及爬树获取多汁的水果,绝对不是为了猫下腰来种植小麦,以及拔草除虫。

而且,有铁一样的证据表明,农业时代,小麦这些经济作物正在让我们的大脑变得更小,或者让我们变笨,这是动物被驯化后的特征。

所以,与其说我们驯化了小麦,还不如说我们正在被小麦“反杀”,正在被它们驯化,而且有点无法自拔。

因此,把小麦当作世界上最成功的植物也不为过,毕竟连最成功的动物都敢驯化。

最后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小麦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好,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心甘情愿地为小麦付出呢?

其实答案只有一个,它让我们的基因复制量增加了。

同样以一个村庄作为领地,这些资源最多只能够养活几十个狩猎采集的智人,但是种植小麦之后,可以养活上千人,甚至数千人。

这就是智人(也就是我们)心甘情愿为小麦付出的原因。

基因不管你过得更好,还是更差,它只要自己得到复制,而作为载体的我们,能够凑合着活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