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007”的原型是谁?这个最接近

间谍这个职业,是与“秘密”、“危险”等字眼密切联系的。成为一个优秀的间谍实属不易。

在许多的虚拟影视间谍人物中,“007”詹姆斯・邦德或许是全世界男人最羡慕的人物:他冷酷但多情,机智且勇敢,总能在最危难时化险为夷,也总能邂逅一段浪漫的爱情。

“007”系列小说在全球销售过亿,看过电影的观众数量几乎是全球总人口的一半。

邦德的生活真是虚构的吗?是什么样的魅力,造就了007系列电影的成功?这个身边拥有无数美女的精英特工,其真实原型到底是谁?

《007》之父是伊恩・弗林明。

一份二战后解密的厚达上千页的英国国家档案馆的纪录上,出现了伊恩・兰卡斯特・弗林明这个名字。他二战时在英国海军情报处工作,曾搞到西西里岛最完整的防御工事和雷区分布图,为盟军攻占西西里岛做出了重要贡献。

1940年到1944年,“007” 伊恩・弗林明与波波夫都为英国军情五处和军情六处工作。两人因为共同的爱好相互了解。

达斯科・波波夫是个间谍,他在离开情报机构后,撰写了回忆录《间谍与反间谍》一书,这本书中部分个人经历的章节,“ 007”系列小说中的情节有着不少惊人的相识处。正是由于这些线索,波波夫一直被认为是最接近邦德的原型之一。

而且波波夫在自传中也写道,“我和弗林明曾在里斯本相遇,他成天跟在我后面,也许他把我所经历的事情发展成了邦德的冒险故事。”

其实,波波夫的间谍生涯,和“007”中的邦德一样,需要智慧与勇气,这段间谍生涯的危险性和紧张性一点都不逊于邦德。

(一)间谍之路的开启

1912年,波波夫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塞尔维亚家庭,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商业老板,从小养尊处优,锦衣玉食。青年时代,波波夫是一个花花公子,经常出入豪华酒店,对于美女更是左拥右抱。不过他天资聪明,非常善于学习,在德国南方的弗莱堡大学学习法律专业,业余时间还学会了多种欧洲语言,最后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回到南斯拉夫,从事律师工作。

1940年2月的一天,波波夫的好友约翰尼・杰伯逊请求他帮忙。原来当时在特里斯特有五艘德国船只因为战争的原因被封锁起来,刚好其中一条就是杰伯逊的。

杰伯逊想把它卖给一个中立国家,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就想请波波夫帮忙。

其实这个杰伯逊的真正身份是一名盟军在纳粹安插的双面间谍,他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发展波波夫也成为一名间谍。

波波夫明白朋友的意思后,他本来不想卷入这场战争的,但是他还欠杰伯逊的一个人情:大学期间,杰伯逊曾经将“犯事”的波波夫从监狱里保释出来。

这次波波夫想还清这个人情,他从心底里也十分反感希特勒的政策,于是与杰伯逊取得一致意见后,偷偷与英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取得联系,详细说明了自己的计划:假借中立国的名义将这几艘船卖给英国,从而达到削弱德国的运输能力。英国军情五局采纳了他的计划,并正式招募了他。

在德国人那里他的代号是“伊万”,在军情五局他的代号是“侦察兵”。 波波夫经常往返于伦敦和中立国葡萄牙的里斯本,搜集情报。他还发展了另外几个“下线”,他们的间谍网被称为“南斯拉夫小组”。

从此以后,波波夫正式成为一名间谍,而且是双面间谍。

(二)双面间谍

过了两个星期,杰伯逊领来一位德国使馆官员,向波波夫介绍道:“这是我的上司门津格少校。”

接着,门律格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在英国有许多情报人员,尽管有不少是精英,但是我们还需要一名到处能通行无阻的人。你的社交关系可以帮我们得到想要的东西,同样我们也会十分慷慨地报答你。”

达斯科按照英国方面的授意快速地答应了下来,并向英国大使馆通报这个消息。英国军事情报第六处要他设法与他们搞好关系,以便让他们尽快安排工作,另外六处还让波波夫设计让他们知道自己在伦敦有一个懂行的外交官朋友,他目前急需用钱,让他们认为他可以帮忙,通过外交邮袋来传递情报。

波波夫约门津格详谈,门津格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那个当外交官的朋友可靠吗?”

“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此人绝对可靠。”

“那太好了!”门津格说完打开公文包的锁扣,取出一个金属小瓶,说,“你把这个东西给你的朋友,这是密写剂。”最后门津格还吩咐杰伯逊教他如何使用密码、接头联系等事项。

不久史巴雷迪斯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搜集“海狮行动计划”的所有情报。

很快,门津格告诉他即将被派往英国,要求他搜集有关英国的各种地理方面的相关情报,他立即明白这就是去为“海狮行动”搜索提供轰炸目标。

按照接头办法,波波夫很快就找到自己的新上司――欧罗德。此人办事果断、干练,立即就开始亲自教他使密码、投寄信件,还给了他一架莱卡照相机和一本使用说明书。同时,又指派阿勃韦尔三处的克拉默上尉对他进行了严格的审查。一切都证明正常后,欧罗德命令他往在一家德国经营的饭店。

但是德国人的警惕性是非常高的,他们为波波夫安排了一场特殊的考验。

当波波夫住进饭店不久到餐厅用餐时,他几次都发现一个漂亮姑娘向他屡送秋波。有天晚上,波波夫碰巧在电梯里遇到了她,当时只有他们两人,那姑娘火辣辣的眼睛里冒出的全是欲火。但是由于时间短暂,不可能有更多的交谈。

出了电梯,走进房间的洗澡间冲了个淋浴,波波夫突然发现那位在电梯里“相遇”的姑娘已经躺在他的床上了。她身上的睡衣虽然盖住了全身,但她的胴体却完全隐约可见。

见波波夫进来,这位姑娘大大方方地倒了一杯白兰地,对他说道:“来吧,跟我喝一杯。”一饮而尽。

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再给我倒一杯酒,然后谈谈你的身世,好吗?”

其实波波夫早就察觉到了什么,表面上顺从,内心却一直理智的保持警惕。

他按照着这个女人的意思向他讲了自己的人生的经历,特别是他到里斯本的经历,到里斯本的打算。这个女人看上去对他编造的故事十分满意。这下验证了他的猜测:这是德国为了考验自己而专门设置的间谍!于是第二天,波波夫向上司汇报了公务后,欧罗德严肃地说道:“关于昨晚那件事,你再不要管了。上级对你很满意,我们都希望你能从伦敦带来的好消息。”

在充分取得纳粹德国的信任后,波波夫前往了伦敦,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英国方面对他进行了更为严格的考验。这个过程大约有十二、三个官员对他轮翻进行了4天严厉的审问,就差对他拷打了。在一切都表明真实可信后,波波夫取得了英国方面的信任。之后,波波夫受邀前往英国MI6少将孟席斯家度周末。

在少将家,波波夫和一个嘉黛・沙利文的迷人姑娘一见钟情。她是纳粹头目的女儿,但却从未服从过父亲的信仰,出逃英国。

之后,波波夫便在MI6处人员的协助下,进行了大量的“情报搜集工作”:包括伪造飞机场的照片,记录了一些飞机和军舰的数目与型号,描绘了重要地区的地形图……并利用欧罗德给的莱卡照相机,拍了许多海军方面的“情报”。后来德国人对此赞赏不已,认为这种情报实在非常宝贵。

那位沙利文姑娘也成为波波夫在工作和生活上的伴侣。她风度翩翩,带着波波夫一个接着一个地参加宴会,把他介绍给所有值得“结交”的名流,并且帮助他配制密写剂,编写密码信等。

在沙利文的帮助下,波波夫用密写的方式为欧罗德提供了大量的伪情报,并谎称由于情报太多、体积太大、份量太重,不宜邮寄,必须回里斯本当面转交。事实上,这是为尽快地回到德国情报机关,刺探他们的内部组织而设计的一条妙计。

果然,一切都按照MI6的计划有序地展开了,波波夫心中又涌起一阵阵临战前的激动。只是在沙利文驱车为他送行时,他才感到一阵难过。但是为了自己伟大的事业和信念,波波夫选择了接受命运的安排。

遵照事先制定的联络办法,波波夫很快便和上司接上了头。欧罗德对他进行了一番细致且持久的审讯。他对情报的每个细微未节都要刨根问底,从各个不同方面来询问,以便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当他听到沙利文和波波夫推荐的另一个情报员狄克・梅特卡夫时,就象一只机警的猎犬嗅到了猎物的踪迹一样,连续不断地提了许多问题。最后。他十分谨慎地说:“想办法深入地摸一摸他们的思想状况。”

真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最后,他又向波波夫泄漏了一个绝密的情报,这后来成为其主要收获之一:“很快,我们就不需要你再去操心外交邮袋和其它传递材料的途径了。我们将通过一个小玩意儿来传递情报。柏林方面正在发明一种方法,把一整页的材料缩小到只有句号那么大小的一个微型胶片上。只能通过显微镜才能看清楚,我们把它称为‘显微点’。”

不久,沙利文和狄克就被发展为双重间谍。鉴于波波夫手下已经有了两名新成员,组成了一个小组,英国情报当局认为应该给他取一个新的代号,叫“三驾马车”。

(三)“三驾马车”的贡献

在之后的工作中,“三驾马车”的表现越发突出。为了获取德国方面的信任,“三驾马车”制订了一个名叫“迈斯德计划”的洗钱方案。

以往阿勃韦尔对“逆用”间谍的情报费总是用外汇支付。按照英国的法律,凡进入英国的外国人,其所带外汇都得换成英镑。换钱时,每张英镑上的顺序号都要记下来。一旦情报小组中的一人被捕,那么从他腰包里的钞票号码上就可以将其它的人一网打尽。为了避免被“发现”的危险,“三驾马车”找到了一个有钱的戏院老板,后者同意由他出面兑现英镑,然后用他帐上别的钱来支付给“三驾马车”,此计划顿时赢得阿勃韦尔的赞赏。接着。为了阻止毒气战,波波夫通过“气球”送去了一个报告,说明英国已对毒气战作好了一切准备,从而使德军完全打消了发动毒气战的念头。

同时,“三驾马车”还喂给敌人许多政治情报,这些情报对战争没有直接影响,目的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威望。大部分通过“胶水”送过去的政治情报在反对最高统帅部的心理战中起了作用,“马基雅维里计划”就是其中一例。英国海军想让德国人对东海岸的水雷区产生一个错觉,“三驾马车”的任务是把虚构的布雷图送给德国人。为此,“三驾马车”设计了一场戏:有一个叫伊文・蒙太古的英国海军参谋总部人员,因为是犹太人,因此对德国人要打赢那场战争怕得要死。他听了许多关于集中营的可怕的故事,如把人放进烤箱里烤死等等。因此他希望从德国人那里得到某种人生保险。达斯科乘机和此人结成了好友,并请求他把那些绝密的海防图设法送给德国人。

于是,有关英国海军的水雷布置图就这样到了“三驾马车”手里,而德国情报部门对此一直深信不疑,把它作为绝密情报呈送给元首,使希特勒打消了从东海岸进攻英国的想法。

大约在1943年4月中旬,MI6要波波夫和约翰尼去调查一种德国人正在试制的具有很大杀伤力的新武器。这种武器叫FZG- 76型火箭,英国人后来把它称为V-I火箭,或叫“战车”式火箭。很快,俩人发现在德国皮尼蒙德附近的两家生产小型飞机的工厂正在研制一种发射装置,并了解到他们还批量生产一种无人驾驶、能运载1吨重的炸弹的单翼飞机的消息。英国皇家空军马上派出轰炸机群对该地区进行了密集式轰炸,使德国人的生产瘫痪了半年之久。

(四)间谍身份暴露

战争的发展对德国越来越不利,而且德国在英国安插的情报关系网不断受到破坏,德国人感到必须加强自己的谍报组织的建设,阿勃韦尔拟订了一个在它掌管的双重间谍中选择一个人用于最重要的谋划,即代号为“太上皇”总反攻的计划中,以期提高谍报人员的素质,挫败盟军的情报攻势。于是,在阿勃韦尔内部展开了一场评价间谍的活动。

波波夫马上意识到这个计划可能会使自己的双面间谍身份暴露,不得不提高警惕。

为了不让德国人对自己的活动进行深入调查,以免从中发现“纰漏”,波波夫了解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卡姆勒,是谍报界中层人士中最有可能接触“太上皇”计划的人。波波夫便想方设法地和他搞好关系。

卡姆勒是个孤芳自赏的人,他从来不屑对那些特务组长拍马屁,因为他太能干、又太有妒忌心了,与欧罗德、克拉默等人的关系闹得很僵。波披夫抓住他这一弱点,经常在他面前发牢骚,说欧罗德根本没有什么才能,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舒适职位,恬不知耻的夸耀自己而已。时间一长,卡姆勒果然把波波夫看作是可以推心置腹的人,对他几乎无话不谈。他偶尔有意无意地帮助波波夫评价一些纳粹特务,使之了解到许多幕后消息。

正当波波夫四处探听德国双重间谍的身价,并以此推测自己的安全系数和参加“太上皇”计划的可能性时,他从卡姆勒处发现在里斯本还有一个阿勃韦尔的特殊间谍网,名叫“奥斯特罗”。看来德国人可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或者是想通过“奥斯特罗”来侦察自己。!

波波夫立即向英国方面回报,并说明自己的危险境地。

第二天,英国方面决定给波波夫提供一些可供验证的真实情报,用来打消“奥斯特罗”对波波夫的怀疑,以便让波波夫在德国的情报机构的地位进一步提升。

这个决定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波波夫领导的间谍组织在德国情报机构里的地位得到了巩固。

为了阻挠德国人的反攻策略――“太上皇”行动,英美决定尽快实施反攻计划――“海王星”计划。由于间谍工作的胜利,同盟军以极小的代价顺利完成了“海王星计划”,使德国人的反攻阴谋遭到彻底失败。

由于德国谍报部门在“海王星计划”中损失惨重,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他们决定对组织成员进行一次更加严格的彻底审查,波波夫也被列入审查名单。

但是,在初到里斯本的一个多月中,波波夫轻松得简直没事可干,于是便到赌场里散了散心。没想到,真正对他考验的正是藏在这一段貌似清闲的时光中。

一天,波波夫在赌场遇见一位比利时姑娘---露易斯。他提议到酒吧去喝一杯,露易斯欣然接受邀请,这时这个女人没有引起波波夫对这个女人的怀疑。直到清晨三四点钟,波波夫醒来发现自己单独一人躺在床上,听到他的办公室抽屉被打开的声音。他顿时明白:露易斯是阿勃韦尔派来监视他的!幸好波波夫从来不在房间里放重要的文件,所以索兴让露易斯翻了个够。

露易斯这件事还算很幸运的过去了,但是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杰伯逊突然从柏林赶来,对他说,德国方面将对他注射测谎血浆。

这是新从实验室里试制出的一种妙药,叫硫喷妥纳,是一种破坏人的意志的新药。服这种药以后,据说病人就不会说假话。

杰伯逊建议他应该首先试一下。

杰伯逊果真拿了一包药回来,并带来一名懂行的医生,此人对硫喷妥钠的作用颇有研究。

医生给波波夫注射了足量的硫喷妥钠,很快,他便感觉头晕、恶心、想睡觉。

结果波波夫不是回避,就是否认,或是撒谎。虽然他说话有些困难,但回答的答案却证明他的头脑还是很好使的,看来在药力完全发作的情况下,波波夫还是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

当天晚上,柏林来的审讯专家米勒少校对波被夫进行了冗长而有步骤的审查。他对波波夫的每一句话都要进行仔细的分析,但却从来不用威胁的口吻,表面上让人感到他在设法体谅你,帮助你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最后叫军医拿来了两瓶药水,并让医生先给自己注射。

波波夫明白:那支给米勒注射的药水充其量是蒸馏水而已,而给自己注射的却是测谎血浆!但事情是明摆着的:自己必须注射!幸好波波夫棋高一筹,事先对此就作了防范,结果使米勒终于打消了疑虑。

这次测试后,德国人认为波波夫还是可以信任的,他们可能不久要启用他。没过几天,德国反间谍处修改了欧罗德要他留在里斯本的计划,要他尽快回到伦敦去领导那里的间谍小组,并给他提供了一笔相当数目的奖金。

在整个大战期间,达斯科?波波夫巧妙周旋,既受到丘吉尔的重用,又得到希特勒的信任,出色地完成了各个秘密使命。1981年,他在法国南部的奥比奥去世,享年6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