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幽州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幽州总会成为反中原政权势力的根据地

作为曾经极具人气的古装悬疑推理剧,《神探狄仁杰》系列至今仍受到很多观众的追捧。这部作品中,最令笔者印象深刻的,莫过于狄公所接手的一个大案――突厥使团被害案。

剧中,以翌阳郡主李青霞为首的反武势力以幽州为中心,对外联络突厥、对内吸附叛党,几乎形成了对武周朝廷的“燎原之势”。联系起真实的历史,从新汉之交的彭宠开始,到三国时代的公孙瓒,再到罗艺、安禄山、朱棣,这些乱世枭雄无不是占据幽州为大本营,给中原政权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编导人员将幽州作为反武势力的老巢,是有着相当合理的历史依据的。

那么,为什么幽州在古代会屡屡成为反中原政权势力的根据地呢?

上图_ 幽州

地利造就的“天府之国”

历朝历代,幽州的管辖范围虽不断变化,但是其核心和主要区域一直都位于今北京(明清时期称北京顺天府)。唐朝的幽州除北京外,也包括今天津、辽宁各一部。

幽州虽然没有被《尚书・禹贡》列为九州之一,但其作为一个地名,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记载。按《周记》的说法,幽州就是中原王朝最东北的地方。汉武帝时期,划天下为十三州,设州刺史以行监察之权,其中第一个设置的州刺史就是幽州刺史。

翻开中国地形图,我们能够发现,幽州以北便是燕山山脉和坝上高原,东北则为七老图山、努鲁儿虎山,西南以关沟与太行山相隔,东边濒临渤海,是典型的与关中、河洛相仿佛的“形胜之地”,其地利足以有效拱卫中原王朝的东北边陲。

北宋叶隆礼的《契丹国志》就写道:“幽、燕诸州,盖天造地设以分藩、汉之限,诚一夫当关、万夫莫前也。”而其内部多为平原,又有桑干、巨马等河流,再辅以典型的温带季风气候,造就了该地区发达的农业、畜牧业,自古以来便是北方重要的产粮区。

上图_ 隋唐大运河 (黎阳仓、回洛仓、洛口仓、广通仓)

隋大业四年(608年),炀帝开永济渠,引沁水南通黄河;大业七年(611年),炀帝又动用江淮以南民夫、船只运黎阳(在今河南浚县东南)、洛口(在今河南巩县东北)诸仓米至此,“舳舻相次千余里”(《资治通鉴》),将这里打造成了北方水陆交通的中心,使得南北商业往来极为繁荣。

据房山《云居寺石经题记》所载,安史之乱前,幽州城内有白米行、屠行、油行、五熟行、果子行、炭行、生铁行、磨行、丝帛行等,可见当时幽州商业和手工业之盛。

可以说,古代的幽州,是一个不输于巴蜀的“天府之国”。发达的农业、便利的交通、繁荣的经济,这无疑为政治军事集团的立足提供了良好的基础。而地利上的优势,又使得幽州这个地方进可攻、退可守,“形胜甲于天下”(范镇之《幽州赋》),故而诸多豪强选择在这里齐家立业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图_ 西汉与匈奴的战争

冷兵器时代的“天下强军”

由于地处中原政权的东北边陲,幽州自古便是胡汉杂居之地。故而这里民风彪悍,“人多豪侠,习于戎马”(《畿辅通志》),再加上毗邻蓟北战马产区与辽西铁矿,幽州自古就是盛产精兵悍将的地方。

西汉时,武帝便多次在此征召良家子弟从军,北击匈奴。经过长期汉匈战争的锤炼,在新汉之交,这一地区的骑兵已是独步天下的存在。汉光武帝刘秀在河北创业时,正是得益于十万渔阳、上谷(这两地均位于今北京境内,唐时即为幽州所辖地区)精骑的加盟,最终坐稳了天下。吕思勉先生就在《秦汉史》中说:“光武之定河北也,实以上谷、渔阳突骑。”

上图_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

由此,幽州骑兵成为了强军劲旅的代名词,杜甫就在《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中写道“渔阳突骑邯郸儿,酒酣并辔金鞭垂”。而且,由于临近游牧民族势力范围,幽州地方势力还可以轻松招募到骁勇彪悍的游牧民族死士加入自己的队伍,令其军事力量进一步增强。

安禄山主政幽州时,其麾下就有由从幽州招募来的突厥、契丹、奚等族武士组成的部队(安禄山的母亲就是突厥巫师);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时,也拥有由清一色的蒙古骑士组成的“朵颜三卫”。而且,由于幽州长期担负着抵御东北方向上游牧民族南侵中原王朝的重任,所以在此地担任统兵将领的,也大多是能战善战、名震天下的良将。

就以唐朝来说,从前期的幽州大都督,到后期的幽州节度使,其任上不乏张说、张守、封常清、李怀仙这样的名将。如此“强将+强兵”的组合,一旦统兵将帅的心里动了割据一方的念头,就极容易出现公孙瓒、安禄山、刘仁恭这种盘踞幽州、与中原政权作对的“土皇帝”。

上图_ 安禄山(703年1月22日―757年1月29日),本姓康,字轧荦山

羁縻政策加剧幽州与中原政权的“离心力”

我们知道,历代中原政权在对待游牧民族政权时,除了动武这一“硬手段”外,还有怀柔这一“软手段”。尤其是自隋唐开始,设置羁縻州成为其常用的怀柔之策。

所谓羁縻州,就是任用部落首领为州的长官,其虽受中央册封、名义上归中央管辖,但实际上具有相当的自治权,不仅可以自辟僚属、自建武装,赋税也不用上缴(只需象征性进贡一些土特产即可)。像燕州,就是唐朝幽州都督府辖区内的H族羁縻州。

上图_ 戴胡帽的唐俑

前文已述,由于幽州长期处于胡汉杂居的状态,所以其民族成分复杂、羁縻州较多。而这些羁縻州因为具有较高的自主权,所以并不像“常设州”那样,对中原政权有高度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如果朝廷派遣的管理大臣能力出众、治理得当,就可以使蕃汉百姓相安无事;但如果其昏庸无道或另有所图,则羁縻州就会与中原政权离心离得。

像《神探狄仁杰》第二部中契丹发动的叛乱,历史上就是因为营州(治所今辽宁朝阳)都督赵文对契丹族横征暴敛,逼得契丹头人李尽忠扯起了反旗。后来的安禄山便是利用幽州复杂的民族关系,通过杀良冒功来挑拨羁縻州与唐廷的关系,最终激怒了蕃部百姓,点燃了安史之乱的导火索。

总的来说,从唐时开始的幽州与中原的对峙(包括后来的河朔三镇、石敬瑭献幽云等),根源上讲就是唐玄宗中后期起在边陲问题上处置不当的延伸。幽州与中原政权“离心力”的不断加剧,绝不仅仅是一两个有割据野心的武夫发动叛乱那么简单。

上图_ 神探狄仁杰2 剧照

由此可见,像《神探狄仁杰》这种一流的影视作品,虽然不是正史,其史料价值可能不值一提。但得益于其编导人员的良苦用心,倘若我们细细对剧中所反映案件的事发地,如幽州、崇州、凉州、扬州等进行研究,追寻其间的历史故事,却也算得上是了解唐代历史地理知识的一条佳径。

就如同探究为何幽州会成为反武势力大本营一样,假如我们能够带着对历史问题的思考去观看,则这样的影视作品带给我们的裨益将会更多。

作者:林森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资治通鉴》《新唐书?卷二百二十四上?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七十一》《畿辅通志》

【2】吕思勉《秦汉史》

【3】梁世和《燕赵慷慨悲歌的文化内涵与生命境界》

【4】许辉《唐后期幽州藩镇与中央关系探略》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