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鬣狗会攻击人类吗?人和一群鬣狗相遇,有生还的希望吗?

鬣狗,可以说是“久负盛名”,好名声坏名声都有。

大多情况下,坏的比较多。掏肛,食腐,诡异的笑声,都是它的代名词。

一般情况下,鬣狗不会伤害人类。

然而,随着人类和鬣狗的接触越来越多,双方的冲突开始增加。

津巴布韦一位87岁的老人,在睡觉的时候,被一群鬣狗从床上拖下,咬死。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老人的下半身已经不见了。根据现场情况来看,老人被拖行了大约300米。

2014年,埃塞俄比亚首都里,游荡的鬣狗成为新的危机。

它们的存在,控制了城市流浪狗和流浪猫的数量,顺便清理了那些死去的动物尸体,公墓里埋地比较浅的人类尸体,也被清理干净了。

与此同时,鬣狗还在夜晚时常攻击人类。

无家可归或者流浪的人,都会成为它们的目标。咬伤身体,咬掉手指脚趾,甚至有一男子在睡觉时,被撕扯掉了头皮。它们还从一位母亲怀里,抢走了嗷嗷待哺的婴儿。

鬣狗是非常聪明的动物,也会看人下菜碟,会挑女性、儿童和体弱的男性下手。

如果一个人,在非洲面对一群鬣狗,是否有生还的希望?

想要和鬣狗对抗,就要先了解鬣狗的生活习性和捕猎技巧。

鬣狗中,体型最大最凶猛的,就是斑鬣狗。在纪录片中,常和狮子作对的,就是斑鬣狗。

斑鬣狗最大的优势,在于团队作案。

母系群体,由成年雌性领导,雌性地位>幼崽>雄性(最底层)。

一个群体可以包括5-80个成员,族群里关系很复杂,也很稳定。

斑鬣狗体长1.5米左右,体重上,雄性和雌性略有差别,雌性55-82.5公斤,雄性略小一些。

斑鬣狗捕猎有三大技能:追,掏肛,分食。

在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中,斑鬣狗就是吃腐肉的,捡狮子吃剩的,但事实上,斑鬣狗是非常出色的“猎人”。

它们大多以大中型食草动物为食,发现猎物后,就会追捕。

斑鬣狗很能跑,以60公里/小时的速度,可以追逐5公里远。

一般的猎物还真跑不过它,等到猎物精疲力尽,斑鬣狗开始享用食物了。从下半身开始,腹部内脏是优先食用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掏肛。

等猎物完全不能动的时候,鬣狗群蜂拥而至,狼吞虎咽,斑鬣狗一次可以吃14.5公斤的食物,数十分钟,就可能将猎物啃食干净。

斑鬣狗的捕食对象,大多是食草动物,但它偶尔也会捕食其他动物,例如河马和狮子,还包括人类。

人类和一群鬣狗相遇,能活着离开吗?

理智的说,即使是一只斑鬣狗,也有猎杀人类的能力。

1、咬合力惊人,可达450千克,这样的咬合力足以咬破骨头,威慑狮子和花豹;

2、速度快,耐力好,四五十公里/小时的速度,可以追逐3千米,非常轻松;

3、据统计,斑鬣狗的猎物中,75%是单独猎杀的,成群猎杀,主要是为了提高成功率,尤其是那些比自己体型大的动物。

斑鬣狗这样的身体素质,一只都扛不住,何况是一群,真的开战,手无寸铁的人,存活率为0。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没有存活的下来的希望。

斑鬣狗很聪明,对于人这样不熟悉的猎物,它们有自己的思考。

人有大脑,会利用工具。如果正面遇上,处理得当,是可以逃脱的。

首先,要冷静,不要逃跑;

因为每小时五六十公里的速度,你跑不过,撒腿一跑,反而会勾起鬣狗的追逐欲望。

如果你手上有食物,看到斑鬣狗,就立刻扔掉,斑鬣狗不会放弃任何食物,人手上没有食物,它或许就会对你失去兴趣而走开;

如果斑鬣狗对你好奇而靠近,可以尝试张开双臂,把包放在头上,让自己看起来更大更强壮,再发出噪音,它或许就会走开;

如果这个时候斑鬣狗没有丝毫退缩,甚至开始面露凶相,说明它要开始进攻了。

刀具、枪支、木棍、辣椒水等预防性武器,都是很好的工具,也可以大声呵斥或者向它扔东西。

还有一种保险的方式,就是上树,豹就是用这种方式躲避鬣狗抢食。

鬣狗人

当你拼命想远离这种动物的时候,有人却主动接近,并将其作为职业。

鬣狗人,是一个新兴而神圣的职业,发生在哈勒尔,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喂养野生的鬣狗。

可以说,鬣狗人是唯一能在鬣狗群进食时存活下来的人类。

哈勒尔喂养鬣狗的原因很简单:把鬣狗喂饱了,就不会攻击人类。

办法有点蠢,但有效,久而久之,便成为一种职业。

在这个城市,人和鬣狗之间的关系很奇妙,长久以来的信任,双方相处很有默契。

半夜,鬣狗人带着一篮子生肉,来到鬣狗群,鬣狗在人类边上来回走动,露出尖牙,但不会伤人半分,像宠物一样,听话地从篮子里叼走肉。

有一个鬣狗人叫阿巴斯,还被喂养的鬣狗“邀请”到自己的家族,看望幼崽。

如今,鬣狗人是一种吸引游客的表演项目。

除了鬣狗人,在非洲还有很多人会把鬣狗当宠物养,从小养起来,鬣狗也会像狗一样温顺。

鬣狗小知识

1、鬣狗看起来像狗,但它属于猫型亚目,更接近猫科;

2、作为非洲二哥,很多人觉得鬣狗老是抢狮子的猎物,但事实上,鬣狗数量太多,很多时候狮子才是“小偷”,它会抢鬣狗捕获的猎物;

3、斑鬣狗的雌雄很难分辨,因为它们的隐私部位长得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