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风油精,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最近的秋蚊子猛如虎,对付蚊子包,除了掐十字,大家都涂什么止痒?」

我最近发现,在以前这个问题是有统一答案的,无外乎就是清凉油、风油精和六神;

但是现在要是问这个,会突然有个叫“无比滴”的回答出来,还有什么“本叮叮”、“青草膏”……

这些牌子无一例外都是外国货,而且使用者会非常热情地向你推荐:比风油精好用多了!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的“止痒”市场变成了外国牌子的天下?

我们本土的清凉油、风油精、花露水都去哪了?

它们又是在什么时候,从我们家里消失的?

要说中国人最早的驱蚊止痒药,还得从小红罐清凉油,也就是“万金油”说起。

相信很多人都以为风油精和清凉油是一个东西,但万金油可是风油精的“拜把子爷爷”。

万金油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福建人胡文虎随父亲来到缅甸仰光经营中药铺,以父亲带去的成药“玉树神散”为基础,结合并吸取了南洋等国的民间草药配方,最终制成了“万金油”。

之后又将家中药铺改成了制药厂,以“虎”为商标,主打万金油、止痛散等中药成药。

很快,“虎标万金油”就火出了圈,在中国、缅甸、印度、新加坡等地极为热销。

销量最好的时候,可以说是垄断了中国和东南亚“止痒”市场。

(现在新加坡的罐装虎标万金油)

在我们的记忆里,这种硬币大小的小红罐一般都是跟随爷爷奶奶辈一起出现的,盖子还特别难抠开,一指头下去,指甲缝里全是药膏。

到了父母辈,就更喜欢用小绿瓶风油精,但风油精能干掉万金油,靠的也是阴差阳错。

当时跟万金油打擂的还有和兴白花油和斧标驱风油。

广东和港台那边的朋友应该对白花油更有印象,甚至今天的白花油药厂官博还有5万粉丝呢。

这两位后起之秀采用的是液态瓶装设计,比万金油更方便取用和涂抹。

但是这个时候的药油还是白色的,为啥就风油精绿了呢?

(这两种药油现在依然可以买到)

因为最早的国产风油精,其实是“山寨货”,甚至风油精这仨字都是山寨来的。

当时有一款新加坡产的德国鹰标风油精,在风油精里加入了叶绿素,并且把瓶身设计成了香水瓶的样式。

看图片的话,基本上就是我们熟悉的风油精的样子了。

1976年,福建漳州的一家香料厂打算用一款新产品恢复生产,于是他们从瓶身到绿油油的颜色呈现,“一比一”复刻了鹰标风油精,开创了国货――“水仙”牌风油精。

没想到风油精一下火了,成为中国药油市场上的最大赢家,两年就卖出了800万瓶,成为了中国人的家中常备药。

小时候,每年夏天我身上的蚊子包都得是绿色的。

要是不小心用沾了风油精的手抠了抠鼻子,那酸爽,直击天灵盖。

但是一小瓶经常扔着扔着就找不到了,所以后来再有蚊虫叮咬,还是“大绿瓶”顺手。

干掉的风油精的,就是我们现在也很熟悉的花露水,或者不严谨地说,就是六神花露水!

花露水最早其实就是香水,中国大陆花露水起源于上海,是当时时尚女郎的标签,甚至在当时还是奢侈品。

后来着眼于驱蚊止痒的功效,才把香水配方跟中药古方结合,制造出现在大家熟悉的花露水。

当时的名牌是“明星”和“双妹”,但1990年,第一瓶六神花露水上市,马上“霸占”了中国止痒市场。

没办法,六神的气味太占优势了。

不管是清凉油还是风油精,味道都比较刺激,如果想发挥驱蚊功效,在床边或者身上点几滴,那晚上就别睡了,越闻越清醒。

六神虽然味道也冲,但好歹是“香水”,过一会再闻还让人觉得怪好闻的。

有多少人小时候偷偷地把花露水当香水涂的?

我记得那会家长洗枕巾的时候都要混两滴进去,晚上睡觉枕边都是淡淡的香味。

跟花露水有关的记忆,很多人回想到大学宿舍就断档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工作之后开始,花露水的存在感就越来越弱,但好像也没有什么国民止痒产品了,它又是被谁干掉的呢?

不管是清凉油、风油精还是花露水,主要用途就是止痒,但它们的止痒原理“治标不治本”,简单来说就是用“凉”和“辣”刺激皮肤,盖过痒意,所以有时候你会觉得涂了也不管用。

虽然清凉油已经有了更大的罐装,风油精装进了走珠瓶,花露水还能喷了,但如今的“止痒”市场,已经让位给了原理更好、更有效的产品。

比如说从日本进来的无比滴。

蚊子包会痒是因为在身体里产生一种叫做组胺的介质,而无比滴的成分里就含有经典的抗组胺药――盐酸苯海拉明,能够快速缓解瘙痒症状,号称“一秒止痒”。

除了日本,欧美国家也早就研制出很多能够真正“对症下药”的止痒药,而中国产的止痒药膏如果不是特意去搜,你可能基本没听说过,所以反而会更倾向于曼秀雷敦这种外国大牌,甚至无比滴都要买日本原版的。

久而久之,我经常有一种“外国止痒药就是比国产的管用”的错误印象。

(央视的“止痒”视频下,一些网友认为外国产品更好用)

除了被咬之后的止痒,现在我们也有技术条件从源头解决问题了,驱蚊比止痒更重要。

电蚊香、驱蚊手环、驱蚊药膏,甚至驱蚊APP都是家里常见且有效的东西。

当然科学家还有更狠的一招――直接让蚊子绝育。

总而言之,技术更发达、与世界更联通,都让我们发现风油精和花露水这种东西,家里没有也能过得挺好。

甚至也许正是因为它们当年太过风靡,才导致中国的止痒市场长久地停滞在“刺激型止痒”的阶段,至今也没有在“根本型止痒”的赛道上出现有一款国民产品,从而让很多“洋货”占据了市场。

(驱蚊止痒界新晋网红“泰国青草膏”)

而现在的清凉油和风油精,更多都变成了一种代称,不再专指小红罐和小绿瓶,而是同样能止痒、提神的其他更现代的东西。

比如金晨前一阵上综艺,说为了预防晕车特意带了清凉油。

我以为她会掏出那个熟悉的小瓶子,结果她拿出的是一个白色的唇膏一样的东西,一端能涂抹一端能闻嗅,比真正的清凉油不知道方便了多少遍。

尽管今年高考的时候,京东的风油精销量同比增长了6倍;

尽管前一阵,风油精还出现在了奥运赛场上,被大家调侃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尽管六神推出了多种型号的花露水,还在沐浴露、香皂、洗手液等多个领域多点开花。

(甚至还跟RIO出过联名鸡尾酒)

但它们,已经从中国人的止痒记忆里,不可避免地渐行渐远了。

参考资料:

中国人的止痒史――风油精

Q&A | 中国人为什么爱用风油精?

清凉油的由来

风油精,不止是止痒!

这届年轻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夏天必备六神花露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