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河北武安有人往水库里放生了2条鳄鱼,有何危害?

武安通报了一起“鳄鱼放生”事件,大致内容是接到了活水乡村民的反映,有人往口上水库(京娘湖)西支库尾浅水区里私自放生了两条鳄鱼,经初步核实,两条鳄鱼是人工养殖的幼鳄,体长不足一米。

“放生”本来是一件功德无量事情,可不懂生态环境、不懂动物习性、不懂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不懂法律规则就私自放生,着实是一项愚蠢的行为,好心办坏事不说,甚至害人害己。

比如有些网红主播,为了树立自己有善心的人设,拿放生作秀,竟将淡水鱼丢进海里、将陆龟放到河里,而私自放生鳄鱼这种极具攻击性的动物,就更离谱。

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

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京娘湖是著名旅游景区,显然不是适当的放生区域;放生鳄鱼给当地村民造成恐慌,干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生产,同时也威胁到了村民、游客等的人身安全;作为外来物种,鳄鱼极有可能对当地生态系统造成危害,所以武安“鳄鱼放生”事件的主人公,显然已经违法了。

作为一种变温动物,环境温度越冷,活性越低,当温度低于25°C时,鳄鱼幼崽的活性会明显下降,所以当地群众也不要太过于恐慌。

不过鳄鱼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凶猛的捕食者,它们有灵敏的听觉和嗅觉,捕食方式及其隐匿,发现猎物时不急于攻击,而是先躲在水底,悄悄接近,待猎物在其伏击圈里,则会一跃而起死死咬住猎物,拖下水里。

所以为了保证人身安全,在两条鳄鱼被捕获之前,还是小心一点,自觉远离水岸。

外来物种入侵的危害

“生物入侵”是一件老生常谈的事情,很多人都知其危害,但这种现象却屡禁不止。世界上关于生物入侵最著名的事件,当属澳洲的“兔灾”,从19世纪中叶开始,持续了上百年的“人兔大战”,至今仍令当地人谈“兔”色变。

澳洲原本是没有兔子的,但是后来随着欧洲殖民者的到来,兔子就被带过来了。当时这些欧洲人热衷于狩猎,到了澳洲之后,发现没有兔子,于是一些农场主就引进了兔种,在自己的农场里面养起来。

但后来事态发生了变化,由于澳洲草场食物丰富,加上兔子繁殖能力太强了,一下子暴涨了起来,很快突破农场界限,进入野外。

起初兔子只在吉朗附近泛滥,到了1896年的时候,澳洲的兔子已经扩散至昆士兰了,接着它们继续扩散,占领南澳,到了1907年,几乎整个澳洲,遍地是野兔,即使人们拼命捕杀,兔子的数量仍然不减,1926年时人们预估,全澳的野兔数量,已超过了100亿。

大量的兔子疯狂啃食青草,对当地农牧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毁坏了生态环境,造成土地沙漠化、水土流失等等。

我国也发生了许多起生物入侵的案例,截止2020年6月5日,全国已发现了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其中有71种对自然生态系统已造成或具有潜在威胁。

比如水葫芦,早先引入中国,是用来净化水源的,但是由于它并非本土物种,缺乏天敌抑制,所以很快疯长了起来,到达泛滥成灾的地步,反过来成了危害水源的一个因素。

又比如福寿螺,起初也是当成一种有营养价值的物种,供人工养殖送上餐桌,但后来发现其腥味重,人们不爱吃,于是就被养殖者放生了,导致我国大量水田、河流里出现了福寿螺,对生态造成较大的危害。

如何避免物种入侵?

按照类型来分,生物入侵的渠道无非就是三种,分别是:自然入侵、有意引进和无意引进。

很好理解,自然入侵就是非人为的,比如植物种子通过风力、水流、鸟类昆虫迁徙等方式,从源生地到另一个地方,这种方式多见于植物,当植物种子被候鸟吞下,但未被消化,随鸟粪在另一个地方被排出,进而生根发芽。我国的紫茎泽兰、薇甘菊等就是自然入侵的。

有意引进和无意引进都是人为的,但在主观意愿上有差异,福寿螺等就是有意引进的,而一些蚂蚁随贸易的船只、飞机进入我国,主观上人们并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是无意引进。

如何避免物种入侵?主要也分为三大手段,分别是:前期预防、中期控制和后期消除。

针对生物入侵的三种渠道,自然入侵比较难以控制,因为风力、水流、鸟类迁徙等变量巨大,人们能够做的就是一经发现就及时控制,若已造成危害就要用合理方式去除。针对无意引进,则在关口处要做好生物监测和消杀等工作。

最能把控的是有意引进,在引入物种之前,先要做好和完善风险评估制度,包括对其原生地表现的评估、引入地环境的评估、食物链层级等方方面面,做到一切可控。中期则侧重于跟踪监测,若发现有不可控的趋势,要及时处理。

物种入侵到了最后危害生态的地步,则主要工作就是消除威胁,比如澳洲的“人兔大战”、“野猫消除计划”等等,就是前期、中期均为重视,到后期发现时已经晚了,只能动用各种手段对物种进行抑制和消除了。

回归到武安这起“鳄鱼放生”事件来,京娘湖有其独特的生态系统,各本土物种构成的食物链层级关系清晰,保持着一个动态的平衡关系。

鳄鱼对于该生态系统来说,就是入侵物种,缺乏天敌的抑制,而且又是凶猛捕食者,我们参考澳洲的野猫,一旦该两条鳄鱼适应了环境,必然会对当地各种鱼类、动物构成较大的威胁,甚至会给整个生态系统造成毁灭性打击。

中外诸多生物入侵“血的教训”已经说明了一切,私自放生行为真的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