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痘痘老是好不了?这几类食物要警惕

编者按:

我们所说的“痘痘”一般是指医学上所说的“痤疮”,是一种累积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痤疮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包括粉刺、丘疹、脓包等,多发于青春期。但是随着当前生活方式的改变,越来越多的青年人也饱受痤疮的折磨。

今天,我们共同关注饮食与痤疮,特别编译皮肤科医生 Whitney P. Bowe 撰写的文章。希望文本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饮食与痤疮

肥胖的比例不断上升,甚至已经可以被视为一种流行病,可以说我们正处于一个吃得过多但营养不足的时代。西方饮食“量大于质”的性质无疑导致了多种慢性疾病的增加,如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此外,西方饮食中的这些营养变化还可能会影响皮肤健康,近年来的许多研究,都指出了饮食和痤疮之间的联系。

接下来,本文将介绍一些关于食物和痤疮间联系的关键研究。具体而言,将重点介绍与痤疮有关的五大饮食因素:碳水化合物、乳制品、抗氧化剂、鱼油和益生菌,并为痤疮患者提供一些实用的建议。

碳水化合物

无脂肪饮食曾风靡一时,但碳水化合物在过去几十年中已变成了我们的新敌人。一些研究发现了碳水化合物与痤疮间令人信服的联系。

在 2002 年的一项横断面研究中,评估了总计 1200 名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基塔瓦岛民和巴拉圭的阿切族猎人,这些受试者都没有发生过痤疮[1]。有意思的是,他们的饮食都是一种低血糖负荷(LGL)饮食。

其他研究也表明,低血糖指数(GI)饮食可以改善痤疮的严重程度。在一项为期 12 周的随机对照试验中,23 名年龄在 15 至 25 岁之间的男性坚持严格的低 GI 饮食,除了体重、BMI 和游离雄性激素指数显著下降外,痤疮严重程度也有明显改善,胰岛素敏感性也有提高[2]。

在另一项年龄稍大的研究中,32 名年龄在 20 至 27 岁之间的韩国患者吃了 10 周的 LGL 饮食,尽管体重和 BMI 没有变化,但痤疮严重程度也有明显改善。作者在这项研究中还进行了皮肤活检,发现皮脂腺的大小明显减少,而炎症细胞和炎症细胞因子如 IL-8 也有所减少[3]。

这些数据表明,高 GI 饮食会加剧痤疮,而低 GI 饮食有可能有助于控制痤疮的发作。

因此,为痤疮患者提供有关GI的咨询很重要,特别是食物如何增加血糖和胰岛素方面的知识。摄入高 GI 食物会引发一连串的内分泌反应,可能会通过雄性激素、生长激素和细胞信号传导途径引发痤疮。患者应考虑在他们的饮食中增加低 GI(<55)的食物,并尽可能避免那些被认为是高 GI(>70)的食物。

乳制品

长期以来,围绕乳制品和痤疮之间的潜在联系一直存在着争议。在过去十年中,一些研究帮助进一步澄清了这种联系。

在 2005 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护士健康研究的数据,对 47355 名成年女性进行了一项回顾性研究,要求她们回忆自己的高中饮食[4]。结果显示,痤疮与报告的牛奶摄入量呈正相关,特别是脱脂牛奶。事实上,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每天喝两杯或更多脱脂牛奶的人,风险增加了 44%。

但是该研究因其回顾性设计而受到批评,于是作者为了证明这一发现又再次进行了两项前瞻性研究设计[5~6]。他们发现,在女孩中,痤疮与牛奶的总摄入量(全脂牛奶、低脂牛奶和脱脂牛奶)有关。在男孩中,痤疮与脱脂牛奶的摄入量有关,但与牛奶的总消费量无关。

在一项病例对照研究中,88 名年龄在 18 至 30 岁之间的马来西亚受试者写了三天的食物日记[7]。虽然没有发现与奶酪或酸奶有关系,但牛奶和冰淇淋的消费频率与痤疮风险增加四倍有关。有趣的是,痤疮患者也往往采纳较高的血糖负荷(GL)饮食。这些发现在意大利的一项病例对照研究中得到了验证,该研究也发现,随着牛奶消费的增加,痤疮的风险不断增加[8]。

这些与脱脂牛奶有关的研究结果特别令人感兴趣。人们可能会认为脱脂牛奶的GI值比全脂牛奶高,并觉得这是痤疮和脱脂牛奶之间有更大关联的潜在原因。

事实上,脱脂牛奶和全脂牛奶的 GI 相差不大,而且都不算高。然而,摄入牛奶会导致出乎意料的高胰岛素水平,远高于其 GI 所预测的水平。如果不是脱脂牛奶的 GI 导致其与痤疮的密切关系,那么会不会是脱脂牛奶中的荷尔蒙在作怪?

激素可能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事实上,牛奶中含有睾丸素(T)和二氢睾酮(DHT)的前体。然而,激素更多集中在牛奶的脂质部分,显然,全脂牛奶的脂质比脱脂牛奶多。因此,同样地,这似乎不能说明脱脂牛奶的现象。

那么是否有可能是生长因子呢?牛奶的摄入,尤其是脱脂牛奶,与较高的血浆胰岛素水平和 IGF-1 水平相关。

对乳制品与痤疮关系的一个相对较新的认识是乳清蛋白和酪蛋白如何影响胰岛素和 IGF-1,这两者都与导致痤疮的级联反应有关[9]。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服用乳清蛋白补充剂的健美运动员往往会出现痤疮[10~12]。此外,还有研究表明,乳清蛋白会使青少年运动员发生中度至重度的痤疮[11],而且在服用蛋白质热量补充剂的年轻成年人中,痤疮的发病率会增加[12]。

因此,虽然牛奶和痤疮之间的关联机制还不完全清楚,但是无疑,这是一个值得更多研究的领域。

虽然机制还不清楚,但乳制品中的牛奶蛋白、激素和/或生长因子可能是罪魁祸首。尝试一些不含乳制品的低 GI 食物如杏仁奶、豆奶或椰奶,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对抗痤疮。当前市场上的大多数杏仁奶都额外添加了钙和维生素 D,所以在钙强化方面不是一个问题。此外,对于那些采纳植物性饮食的人来说,豆腐和甘蓝等绿叶蔬菜可以成为很好的钙源。

抗氧化剂

最近的证据表明,ROS、自由基和氧化应激在痤疮的形成中起了作用。事实上,细胞抗氧化剂如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甚至抗氧化维生素如A和E的水平在痤疮患者中都比较低。由此看来,痤疮患者的氧化负担是很重的。

当我们考虑到痤疮发病的顺序时,我们通常认为,毛囊堵塞,引起痤疮丙酸杆菌大量定殖,随后导致炎症性丘疹和脓疱。不过最近的研究表明,炎症可能发生在其他事件之前。事实上,IL-1 等炎症介质的释放是痤疮过程中最早发生的事件之一[13]。

一种理论认为,皮脂的自由基损伤,即“脂质过氧化”,似乎是点燃痤疮炎症过程的一根火柴[14,15]。这些抗氧化剂包括稳定的维生素 C前体、番茄红素(存在于西红柿中)以及锌和烟酰胺(支持抗氧化途径的营养物质)。

虽然已经有一些令人鼓舞的研究成果支持使用抗氧化剂对抗痤疮,但是目前还没有大规模的临床试验证明抗氧化剂真的能改变痤疮的发病进程。

鱼油

据称,鱼油具有积极的健康作用。例如,Omega-6 脂肪酸是促炎症的,Omega-3 脂肪酸(EPA、DHA)可以抑制炎症[16]。虽然目前北美地区 Omega-6:Omega-3 的摄入比例为 20:1,但理想的比例,以及大多数狩猎采集社会的比例,约为 2:1[17]。

一些研究早已表明,鱼油可以影响痤疮。1961 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食用大量鱼的青少年患痤疮的可能性较小[18]。近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韩国,痤疮患者食用的鱼明显少于对照组[19]。此外,降低 Omega-6 和 Omega-3 的比例似乎可以降低 C 反应蛋白水平[20],改善胰岛素敏感性[21]和降低睾丸激素水平[22]。

益生菌

2011 年,我和 Alan Logan 博士一起发表了关于肠道-大脑-皮肤轴和益生菌的作用的文章[23]。

在文章中,我们注意到,心理困扰或与缺乏纤维的安慰食物结合,最终会减缓肠道运动,改变肠道菌群。这已被证明会导致肠道通透性增加,并导致全身性炎症。

不仅系统性炎症的标志物增加,而且P物质(神经肽速激肽家族的成员之一)也会升高,而胰岛素敏感性会下降。对于那些易患痤疮的人来说,这种连锁反应被认为会影响皮肤,并有可能加剧痤疮。

益生菌及其代谢物已被证明可与肠道相关淋巴组织(GALT)存在相互作用。这种淋巴组织占人体免疫系统的 70%。这种互动在帮助免疫系统应对病原体或过敏原或共生细菌方面至关重要。

口服益生菌已被证明可以调节皮肤内炎症细胞因子的释放(特别是 IL-1-a),并可改善胰岛素敏感性。有趣的是,在迄今为止与乳制品和痤疮有关的大型研究中,都表明发酵乳制品(酸奶)和痤疮之间没有关联。这可能是因为酸奶中的益生菌(主要是乳酸菌)在发酵过程中会利用 IGF-1,因此与脱脂牛奶相比,酸奶中的 IGF-1 水平低了 4 倍。

关于益生菌在痤疮中的作用,我认为,食用含有“活菌”的酸奶或每天服用益生菌补充剂可能会对皮肤和大脑产生积极影响。

复杂的关系

就在几年前,大多数皮肤病学教科书都否定了营养可以影响皮肤的想法。鉴于我们在过去十年中所了解的情况,我们现在认识到这种观念是不正确的。饮食确实会影响皮肤,但这种关系很复杂,值得进一步研究。

根据我们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我确实相信,饮食可能会影响到皮肤状况。如果你仍然怀疑饮食对皮肤有影响,那么不如做一下食物日记,再看看是否真的有关系。

当然,还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所做的任何饮食调整只是治疗计划的一小部分,都需要与经过试验的真正的痤疮标准疗法一起使用。

参考文献:

1.Cordain L, Lindeberg S, Hurtado M, Hill K, Eaton SB, Brand-Miller J. Acne vulgaris: a diseas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Arch Dermatol. 2002;138(12):1584-90.

2.Smith RN, Mann NJ, Braue A, M?kel?inen H, Varigos GA. A low-glycemic-load diet improves symptoms in acne vulgaris pati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m J Clin Nutr. 2007; 86(1):107-15.

3.Kwon HH, Yoon JY, Hong JS, Jung JY, Park MS, Suh DH. Clinical and histological effect of a low glycaemic load diet in treatment of acne vulgaris in Korean pati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cta Derm Venereol. 2012; 92(3):241-6.

4.Adebamowo CA, Spiegelman D, Danby FW, Frazier AL, Willett WC, Holmes MD. High school dietary dairy intake and teenage acne. JAAD. 2005; 52(2): 207-14.

5.Adebamowo CA, Spiegelman D, Berkey CS, et al. Milk consumption and acne in adolescent girls. Dermatol Online J. 2006;12(4):1.

6.Adebamowo CA1, Spiegelman D, Berkey CS, et al. Milk consumption and acne in teenaged boys. J Am Acad Dermatol. 2008;58(5):787-93.

7.Ismail NH, Manaf ZA, Azizan NZ.High glycemic load diet, milk and ice cream consumption are related to acne vulgaris in Malaysian young adults: a case control study.BMC Dermatol. 2012;12:13.

8.Di Landro A, Cazzaniga S, Parazzini F,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J Am Acad Dermatol. 2012; 67(6):1129-35.

9.Hoppe C, M?lgaard C, Dalum C, Vaag A, Michaelsen KF. Differential effects of casein versus whey on fasting plasma levels of insulin, IGF-1 and IGF-1/IGFBP-3: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7-day supplementation study in prepubertal boys. Eur J Clin Nutr. 2009;63(9):1076-83.

10.Simonart T. Acne and whey protein supplementation among bodybuilders. Dermatology. 2012;225(3):256-8.

11.Silverberg NB. Whey protein precipitating moderate to severe acne flares in 5 teenaged athletes. Cutis. 2012;90(2): 70-2.

12.Pontes Tde C et a Pontes Tde C1, Fernandes Filho GM1, Trindade Ade S1, Sobral Filho JF2. Incidence of acne vulgaris in young adult users of protein-calorie supplements in the city of Jo?o Pessoa--PB. l. An Bras Dermatol. 2013;88(6):907-12.

13.Jeremy AH1, Holland DB, Roberts SG, Thomson KF, Cunliffe WJ. Inflammatory events are involved in acne lesion initiation. J Invest Dermatol. 2003;121(1):20-7.

14.Bowe WP, Patel N, Logan AC. Acne vulgaris: the role of oxidative stress and the potential therapeutic value of local and systemic antioxidants. J Drugs Dermatol. 2012. Jun;11(6): 742-6.

15.Bowe WP, Logan AC.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lipid peroxidation in acne vulgaris: old wine in new bottles. Lipids in Health and Disease. Lipids Health Dis. 2010;9: 141.

16.Simopoulos AP, Leaf A, Salem NJ. Conference report: workshop on the essentiality of an recommended dietary intakes for Omega-6 and Omega-3 fatty acid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 1999;18(5):487C489.

17.Cordain L. Implications for the role of diet in acne. Semin Cutan Med Surg. 2005. Jun;24(2):84-91.

18.Hitch JM, Greenburg BG. Adolescent acne and dietary iodine. Arch Derm. 1961;84:898-911.

19.Jung JY1, Yoon MY, Min SU, Hong JS, Choi YS, Suh DH. The influence of dietary patterns on acne vulgaris in Koreans. Eur J Dermatol 2010;20(6):768-72.

20.Fakhrzadeh H, Poorebrahim R, Shooshtarizadeh P, Raza M, Hosseini S. The effects of consumption of omega3 fatty acid-enriched eggs on insulin and CRP.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 2005;15(4):329-30.

21.Popp-Snijders C, Schouten JA, Heine RJ, van der Meer J, van der Veen EA. Dietary supplementation of omega-3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improves insulin sensitivity in non-insulin-dependent diabetes. Diabetes Res. 1987;4(3):141-7.

22.Nagata C, Takatsuka N, Kawakami N, Shimizu H. Relationships between types of fat consumed and serum estrogen and androgen concentrations in Japanese men. Nutr Cancer. 2000;38(2):163-7.

23.Bowe WP, Logan AC. Acne vulgaris, probiotics and the gut-brain-skin axis - back to the future? Gut Pathogens. 2011; 3(1):1.

原文链接:https://practicaldermatology.com/articles/2014-sept/food-for-thought-a-closer-look-at-diet-and-acne

作者|Whitney P. Bowe

编译|拍了花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