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夏朝到底存不存在?不承认夏朝,不承认五千年是西方的阴谋吗?

关于夏朝到底存不存在,无论是历史界还是考古界都争论不休,网络上都吵翻了天了。

有些阴谋论的持有者更是认为不承认我们历史是西方的阴谋。

明朝时期西方传教士卫匡国写了本《中国上古史》,把伏羲当作中国历史的开端,书里写的东西最早到公元前2900多年。

还有近代过来盗取中国文物的西洋人,还有热衷于学术研究的西方考古学家,比如瑞典的安特生,在河南、陕西一带发现了仰韶文化。

       新石器晚期

但是要警惕这些把“古老东方文明”挂在嘴边的洋人,他们说的可不是褒义词,他们自居是现代文明,就像俯视落后、神秘的巫术部落社会看待我们。

他们更愿意用“东方主义Orientalism”来形容我们,西方还制造出“黄祸”、“傅满洲”等带有贬义的文化符号。

以我们的文化传统是很难理解他们的脑回路的。

       良渚古城

早在清朝末年开始,“疑古派”就发现关于上古时代的历史记载有许多模糊或者自相矛盾的地方,于是就开始“皓首穷经”式的研究。

他们只是怀疑,并不是否定。

像现在很多网友说的,西方能把神话当作历史,还把一个牧师说的不知道真假的时间定为公元元年,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严谨呢?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要信奉唯物史观,有多重证明的历史才是可以确定的信史。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了大量的带有成体系文字的龟甲,从上面可以系统地归纳出商朝的帝王世系表,商作为确定的朝代,已经得到多方证据印证,是信史。

       甲骨文

但是以商朝传统的好大喜功来说,作为他打败的朝代,夏不可能不出现在记载中,可是从商朝出土的带有文字的器物上,并没有关于夏朝的记载。

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里,也没有发现成体系的文字。

二里头出土的青铜器器型都非常古老。

而且二里头遗址经过碳14测定,应该在3700年前左右,商朝是在3600年前,推算出夏朝应该在4000年前左右,时间上不符合,考古界也说了,不建议二里头遗址称为夏都。

但是在二里头遗址里发现了规模宏大、布局合理的内外城郭,与后来的城墙格局基本类似,可以确定这里是一个典型的王权城市。

二里头青铜器

在距今5300年~4700年的浙江“良渚文化遗址”也发现了城墙结构,也是王权城市。

且发现了大量的玉琮玉璧等玉器,还有用于束发的玉制头饰,证明那里的先民不是断发纹身,而是束发的,已经步入文明社会。

       良渚玉琮

       玉琮

       玉璧

在良渚文化遗址里发现了耕种水稻的遗迹,也出土了大量的已经碳化了的水稻,证明那里是聚落而居的农耕社会。

       良渚文化

至于有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所说的“你又没有穿越到古代,你怎么知道那是真的呢?”

反驳他们也比较简单,“你又没有去过南极,你怎么知道南极存在呢;你也没见过自己的脑浆,你怎么知道你的脑子存在呢;你又没见过你太爷爷你怎么知道你太爷爷存在过呢?”

其实我们的历史远不止五千年,有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河姆渡文化,红山文化,贾湖遗址,我们甚至已经用碳14测年法测出那是8000年前的。

       满天星斗般的华夏文明

严谨的考古工作者都会用最保守的态度对待研究成果,考古学家认为“二里头或许是夏朝的遗存,夏文化的探索,仍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

什么是文化自信,自信就是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不要总是因西方的称赞而兴奋,他们的认可重要吗?

西方小哥随便说点“我爱中国,我太喜欢中国菜了”一群人就兴奋得不行。

夏朝存不存在并不重要,在我们的历史文化里,“夏”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文化标志,自古以来就把华夏各地的人民称之为“诸夏”。

“夏”或许并不是作为一个王朝存在的,或许是商朝之前的一个时期,也或许是某个城市。

但是在商以前的几千年里,我们的文化就已经如满天星斗般蔓延开来。

历史不是我们用来炫耀的背景板,而是我们要继承且发展的文化。

知来处,明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