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空间站全中文,外国航天员正抓紧学习中文,汉语难学吗?

我国的神舟十二号飞船安全回家了,三位航天员已安全出舱,神州十三号将在国庆期间带着新的太空出差三人组出发,其中有一名女性航天员。

因为我国的天宫空间站用的操作系统是全中文的,德、法、意三国的宇航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学习中文,三国宇航员中也有一名女性。

汉语难学吗?

       空间站操作界面如图

许多老营销喜欢列举外国小哥学习汉语时的困难来挑逗国人情绪,以此获得流量,或者是国外“伏拉夫”之流,掌握了“财富密码”后,故意迎合某些人的虚荣心。

我们需要“汉语最难”来满足虚假的自豪感吗?

认真学习过汉语的外国人都说,汉语入门简单,精通困难。

这是很中肯的评价,一个成熟的语言体系确实具有这种特点。

       天宫空间站如图

汉语属于汉藏语系,与印度梵语、欧洲拉丁系的屈折语不同,属于孤立语,也叫分析语。

那么同属东亚的日语和韩语呢,属于北方草原系统的黏着语,同属黏着语的还有蒙语、阿拉伯语、突厥语、阿塞拜疆语等语言。

屈折语有个特点,你要背诵很长很长的后缀变化和不定式表格,时态不同,用的词的后缀也会有时态的变化,很麻烦。

而我们汉语是以语序和虚词引导来决定句子含义的,这就是我们的孤立语,或者叫分析语。

欧洲语言,也可以看成是拉丁语的不同方言版本,都属于一个系统的,互相学起来当然简单。

无论是西欧的拉丁字母衍生语言还是中东欧的希腊字母衍生语言,总体相差不多,而欧洲的发达地区都是曾经的蛮族。

       希腊字母如图

古罗马公民几乎没剩啥了,现在的南欧人,多是南下蛮族和罗马奴隶后裔。

北欧三大蛮族: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凯尔特人。

日耳曼人国家有德国、法国、瑞典、挪威、英国、美国等,人口最多。

其次是中东欧的斯拉夫人,比如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

最少的是凯尔特人,因为日耳曼人的压迫,已经没多少人口了,还被赶到了小岛上,现在就剩苏格兰、爱尔兰、威尔士地区供他们生存了。

欧洲蛮族的语言相当低级,只有日常的猪狗牛羊吃喝拉撒之类的,你会发现他们的高级词汇全部来自于拉丁语,七成是人家拉丁语的。

有意思的是,英语属于屈折语中的特例。

在历史上,英国经常遭到维京海盗和法国入侵,英语里多出了许多外来词汇,他们语言还是同源,但是变格变位方式区别较大,在交流时很容易使曲折后缀丢失,于是就把变格变位给简化了。

现在我们学习的英语已经是高度孤立化(分析化)了。

       维京海盗如图

日韩属于黏着语。

黏着语特性:粘着后缀、动词后置、元音和谐。

电视里的抗战剧,日本人常说的“你滴,什么滴干活?”就带有明显的黏着语特征。

韩国跟日本差不多,只不过后缀由哇、喔、马搜变成了咔、喽、思密达。

       阿拉伯字母如图

世界上大多数的文字都是一种拼音,无论是屈折语还是黏着语,只有我们汉字是表意的文字。

类似于别的文字是条形码,我们的文字是二维码。

所以在同等长度下,汉字蕴含的信息量更大。

最开始时,越南也是用汉字的,可是他们最后自己放弃了,改走拼音路线了。

汉语与拉丁语是少有的高级语言,词汇里有大量的形容情感的和学术类的高级词汇。

周围地区的国家要想使用高级词汇只能引进汉语和拉丁语的词汇。

从语法上来说,各种语言没有什么高级低级之分,只是思维方式不同。

孤立语、屈折语、黏着语有个动态平衡,语法不是一成不变的。

古汉语也有曲折性,比如吾、汝表示主格、属格,用我、尔表示宾格、与格。

学术界有个钟表理论,来形容三类语言可以相互转变。

       钟表理论如图

语言好不好学,取决于与母语的关联程度程度。

汉语要想入门是很容易地,认真学习一年时间,用于日常交流完全够用了,只是想学习更高深的修辞、成语等知识就需要下苦功夫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