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关羽攻樊城,威胁不到许都,但曹操为什么还要迁都呢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进攻襄、樊。曹仁不敌,据守樊城,曹操急令于禁、庞德率三万精兵来援(见《华阳国志》)。同年秋,关羽水淹七军,斩庞德、擒于禁,“威震华夏”。

一、关羽进攻襄樊,曹操吓得要迁都?

为了宣扬关公之勇,陈寿在《三国志・关羽传》中特意提及:“羽威震华夏。曹公议徙许都以避其锐,司马宣王、蒋济以为关羽得志,孙权必不愿也。”

正是这句话,让不少人都误以为:曹操此时打算迁都,是被关羽进攻樊城所造成的威势给吓得,所以他才要暂避其锋芒。

这显然是无稽之谈。“关羽攻樊”与“曹操欲迁都”这两件事,虽然是一前一后发生的,但他们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上图_ 樊城之战示意图

关羽时在荆州,欲北上中原,最省时间的办法便是:从南阳宛城直入豫州,然后再图许都。

从樊到宛、再从宛至许,中间路途遥远,即便关羽成功打下樊城,他还有宛城要打;就算宛城也失守了,关羽一时之间,也威胁不到身处中原腹地的许都。

更有趣的是,曹操压根就不在许都。

曹操的大本营,一直在冀州魏郡的邺城。而且,就算曹操外出征战,他也几乎不会去许都。

按《三国志・武帝纪》记载,曹操于建安二十三年(218年)七月至长安,随即至汉中,与刘备展开交锋。汉中之战失利后,曹操于次年五月复还长安,然后又在十月来到洛阳。

可见,关羽攻樊城,不仅威胁不到许都,也威胁不到曹操。既然如此,曹操为什么会有迁都打算呢?

上图_ 关羽(160-220年),本字长生,后改字云长

二、建安二十四年,曹操面临的“六大恨”

陆机在《吊魏武帝文》中说:“当建安之三八,实大命之所艰。”

三八,即二十四。意思是说,曹操在建安二十四年(219年)这一年,过得非常艰难。这其中,不仅有关羽在荆州发起的襄樊之战,还有其他地方,也让曹操感到无比头痛。

1、汉中之战的失利,夏侯渊战死之后,曹操见势不可违,提前退兵,又令张A迁徙汉中百姓;

2、孙权在合肥的蠢蠢欲动,直到曹孙两家合作,曹操这才“除合肥之围,著南北之信”,令屯兵在此的夏侯⒄帕沙墼V荩

3、北疆之乱,“代郡、上谷乌丸无臣氐等叛”,“黄须儿”曹彰引军出镇,尚未归返;

4、曹魏政权内部的叛乱,前有地方守将,公然联合当地吏民作乱,后有汉室忠臣,暗中勾连盗匪,意图呼应关羽,颠覆曹氏统治;

5、流窜在梁、郏一带的陆浑群盗,这支盗匪虽然不成体系,但他们却逐渐逼近许都西侧,同样不可小觑。

6、加之关羽,曹操在这一年面临的挑战,便足足有六个,可见其压力之大。

而这“六大恨”,又给曹操带来了不同影响。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汉中、北疆、合肥、樊城四地,有效牵制了曹操麾下的重要大将。

夏侯渊战死,张A引汉中百姓而归;曹彰出镇北疆;夏侯⒄帕赏秃戏省⒕映擦降兀徊苋试蛳绕酵鸪侵遥缶菔胤牵挥诮环拥抡剿馈 …

这些重要将领各有重任,以致于曹操腾不出空去收拾另外“两大恨”――曹魏内部的叛臣和流窜到许都大门口的盗匪。由此,曹操才生出了迁都打算。

那么,这与关羽进攻樊城到底有啥关系?

上图_ 《三国志》,二十四史之一,是由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

三、汉臣与群盗,关羽对曹操的牵制

据《三国志・蒋济传》记载:“关羽围樊、襄阳。太祖以汉帝在许,近贼,欲徙都。”

可以看到,曹操打算迁都,是因为天子所在的许都,距离“贼”太近了。这里说的“贼”,便是前面提到的陆浑群盗,其匪首为孙狼。

而这支盗匪,打的便是关羽偏军的旗号,此事又见于《三国志・关羽传》:“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党。”

若只是一支非正规军,即便他们打的是关羽旗号,曹操也不担心。可关键问题在于:曹魏政权内部的“汉室忠臣”,实在有点多。

因此,当陆浑群盗逼近许都西侧之时,不排除有汉室忠臣与之联结,将汉献帝给劫走,送出曹操的统治范围。在这个问题上,关羽其实早有准备。

上图_ 刘备(161年-223年)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刘备进军汉中,为分担其压力,关羽联结宛城侯音等人(见《曹瞒传》),发动叛乱;就在前不久,吉本、耿纪亦在许都叛乱(见《三国志・武帝纪》);与此同时,陆浑群盗也联系到了关羽,并被“授印给兵,还为盗贼”(见《三国志・胡昭传》)。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汉中之战压力骤增,“男子当战,女子当运”(见《三国志・杨洪传》),关羽亲自出兵,直指襄樊,曹魏边将荆州刺史胡修、南乡太守傅方望风而降(见《晋书・宣帝纪》);孙狼以“关羽偏军”为名,带陆浑群盗移至梁、郏一带,直逼许都(见《资治通鉴》);同一时间,邺城又出现了魏讽谋逆事件,参与其中的,大多竟为荆州旧人。

上图_ 三国荆州版图

综上可知,关羽镇守荆州期间,曾暗中策反“汉室忠臣”。双方遥相呼应,当关羽联结曹魏地方边将时,曹魏内部的文臣也与之配合,相继在许、邺等地发动叛乱。

关羽远在荆州,无法及时为汉臣提供军事力量,因而他收授陆浑群盗,引以为偏军,便是为了让他们配合汉臣,帮助后者在曹魏腹地完成谋逆之举。

这些参与谋逆的汉臣中,不乏有刘M(荆州从事)之弟刘伟、宋忠(荆州名士)之子、王粲(客居荆州)二子、张绣(宛城守将)之子张泉。

又据《三国志・陆逊传》记载:“关羽已据荆州,恩信大行。”

刘备集团在荆州的治理相当成功,荆州吏民对待刘备、关羽等人,也非常信服与亲近。凭借这层关系,关羽想要与刘伟等人达成合作关系,并不算多困难。

上图_ 刘协(181年―234年),即汉献帝

由此可见,关羽锋芒毕露之时,曹操最为担心的,是陆浑群盗借其声势与汉室忠臣勾连,将汉献帝给劫持走。而他生出迁都之意,也是为了避免汉献帝这个“人质”落入关羽或其他人手中。

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在政治上占据高位,其关键人物就是汉献帝。要说这个阳谋有多高明?看看刘备、袁绍、孙策等人皆曾密谋袭许,便知道了。

在此情形之下,倘若献帝有失,曹氏代汉(参考王莽)的过程,将会徒增许多麻烦。而这,才是曹操最为担心的问题。

作者:瀛洲海客 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三国志》、《文选》、《晋书》、《后汉纪》、《华阳国志》、《资治通鉴》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