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跳绳凭什么不能进奥运会?

哪些是奥运会没有,但中国人又很擅长的运动项目?

相信很多小伙伴可能会说:跳绳。

在中国,跳绳是一项非常具有时代回忆的运动项目,更出现在中小学生的体测中,但跳绳运动有世锦赛,还有世界杯,却为啥没有进奥运会呢?

你以为跳绳是这样的:

其实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竞速跳绳快到让你看不见绳子的晃动,甚至跳绳世锦赛都是通过录像慢速回放,来统计结果的。

而花样跳绳兼具竞技性、表演性、观赏性、娱乐性,在比赛中结合音乐节奏,瞬间点燃赛场。

2018年世界跳绳锦标赛,各组别12项跳绳世界纪录中,9项由中国运动员创造。

2019年挪威跳绳世界杯,广州花都七星小学的跳绳天团,成为了跳绳世界杯的天花板,3分钟跳绳1141次,平均1秒跳6.33次,岑小林在单摇跳绳项目中夺冠,30秒男子单摇跳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也是他,30秒一共跳了220次,平均1秒跳7.3次,而他所在的花都跳绳队,共拿到85枚金牌,刷新了7项赛会纪录。

2021年,第14届全国学生运动会,17岁山东女孩冯熙惠,以218次的成绩打破“30秒女子单摇跳”世界纪录,平均1秒跳7.27次。而来自上海宝山高境镇第三中学的3位同学,更是以平均每秒跳绳9.6次的速度,刷新了30秒混合交互绳单摇跳世界纪录。

中国人为什么擅长跳绳,并且在世界比赛中长期霸榜?

全国义务教育在校学生1.54亿人,占14.1亿人口的10.9%。

2014年教育部颁布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把跳绳纳入学校必考科目。中小学生从一年级到九年级,全部需要参加跳绳考试。

也就是说,中国至少有1.54亿人练习跳绳,这还不包括跳绳的成年人,这种普及程度,让跳绳配得上国民运动的称号。

但跳绳也不是人天生就会的。

在某平台上搜索跳绳关键字,出现了206个"跳绳"相关商户。

这些商户提供跳绳基础课程,10课时为单位,平均2、3百多一节课,教练有体校毕业生,有跳绳教练员,有世锦赛冠军,有全国冠军,甚至还有裁判转行做了教练。

一对一跳绳进阶课程,平均20课时以上,售价8千到1万4不等。

看到这你可能会疑问,跳绳还用教?需要花大价钱报班学习?

有需求就有市场。

小学一年级体侧,一分钟跳绳17个及格(60分),你猜猜跳多少个才能得良好(80分)?跳多少个才能得优秀(90分)?

试着猜一下。

根据2021教育部全国统一评分标准,一分钟跳87个算良好,要拿优秀,男生必须跳99个,女生跳103个,你猜对了吗?

体测有跳绳附加分20分,跳绳达到100分后,每多跳2个加1分。1分钟跳过157个,即可拿满120分。所以孩子会跳绳还不行,还得拿满分。家长教不来,就促成了培训班的市场,进阶训练成了培训班首选热门。

参照着这个标准,想想你小时候一分钟能跳绳多少个,能拿满分吗?

为什么跳绳世界纪录保持者,几乎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呢?

从生理结构上来看,孩子个头小,体重轻,重心低,比成年人更容易掌握跳绳的平衡,不管是竞速还是花式跳绳,孩子都比成年人更灵活。

跳绳成了必考项目后,也能筛选出更有天赋和毅力的比赛选手。

跳绳是锻炼全身肌肉的运动,长期坚持,能提高全民身体素质,而跳绳的世界纪录,只会越刷越高。跳绳运动有这样的群众基础,未来可期,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另一项全民运动――乒乓球。

从1959年容国团斩获国内首个乒乓球世界冠军头衔开始,中国人对乒乓球的感情不断加深,乒乓球成为了国球,跳绳会成为下一个国绳吗?

而中国选手一次次在跳绳世界杯、世锦赛上夺冠,是否能在奥运赛场上夺得跳绳奥运冠军呢?跳绳什么时候才能进奥运会?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可以申报奥运项目的标准是:在至少四个洲,75个以上国家开展的男子体育运动项目;在至少在三个洲,40个以上国家开展的女子体育运动项目。

而2019年跳绳世界杯,975名参赛运动员来自5大洲,26个国家及地区。由于目前参加跳绳比赛的国家数量较少,还不能申报奥运项目。

但在互联网时代下,跳绳的视频早已传遍全球网路,这根小小的跳绳,总会有全球普及的一天。

等到跳绳真正全球普及了,能轻易进奥运会吗?

国际奥委会推出新规定,给东道主在奥运会中,额外增加一个或多个比赛项目的权利。

伦敦奥运会成功新增女子拳击;

里约奥运会成功新增高尔夫、7人制橄榄球;

东京奥运会成功新增空手道、攀岩、滑板、冲浪;

巴黎奥运会成功新增霹雳舞;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申请武术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却多次被拒,不仅如此,历届奥运会针对中国,更是改过兵乓球、跳水、游泳、体操、举重等比赛的规则,甚至2024年巴黎奥运会,取消了中国队占优势的四个举重项目。

2020东京奥运会奖牌榜上,美国39金,中国38金,漂亮国媒体贬低中国,靠着举重和跳水等小众项目堆积起来的金牌榜,含金量不高。

可想而知,中国包揽跳绳的多项世界纪录,跳绳要进入奥运会,必定更加艰难。

如今,我们已经不需要奥运金牌来证明中国强大了,国人对奥运态度转变,对运动员是否能获得金牌也更宽容。即便跳绳不能进入奥运会,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依旧能快乐跳绳。

有些人关心跳绳是否能进奥运,有些人为了减肥跳绳,有些家长关心孩子体育怎么拿满分,而有些人,因为跳绳,改变了命运。

我们回看2019年挪威跳绳世界,刷新7项赛会纪录的广州花都七星小学,这个学校学生超过半数是本地农村孩子,40%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获得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儿童片的《点点星光》,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

电影里的孩子原生家庭都各有特点,留守儿童、单亲家庭、重男轻女的家庭,因为这些特点,进入跳绳队前,他们自卑怪僻,神情黯淡。为了摆脱贫穷和原生家庭的束缚,他们拼命练习,越跳越快,直到听不见绳子的声音。

影片最后,跳绳世界冠军的结局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这样的事件,在中国的很多小学上演。

江苏省睢宁县庆安镇骑路小学,因为花样跳绳引人注目,学校留守儿童较多,没有专业体育老师,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在别人家的孩子上马术、高尔夫体育课时,他们只有长短不一的跳绳,即便这样,他们也能在传统跳绳基础上,创造出300多种花样跳绳方式,并制作200多个相关课程。全校210个学生,无一人近视,无一人肥胖,平均身高比同龄人高出0.8cm。

对他们而言,跳绳就是一项简单的、快乐的运动,希望这样简单的快乐,能成为更多孩子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