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在马的世界里,遗传就是王者?而其它动物却不太明显呢?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英国马术运动员尼克・斯凯尔顿 (Nick Skelton) 骑着一匹名叫叫“Big Star”的公马获得了马术个人障碍赛金牌。

斯凯尔顿在所有个人回合中都表现得非常出色,而“Big Star”毫不费力的表演也让全球观众惊叹不已。

不过有意思的是,一人一马一起拿到这个金牌之后,“Big Star”可能比斯凯尔顿更加出名,至少“身价”肯定更高。

在奥运会金牌的加持下,“Big Star”于2020年正式成为一匹炙手可热的种马,世界各地的赛马和马术爱好者花重金购买它的精液,希望能够得到它的优秀基因。

图注:big star和尼克・斯凯尔顿

世界最昂贵的液体之一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种马的精液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液体之一(有时候它就是最昂贵的液体),它们的价格经常是明码标价的,但是有些种马是以配种的方式收费的,价格经常是不公开的。

“Big Star”就是明码标价的,据信它的生育能力非常强,在八个月的繁殖季节里,工作人员每天都可以提取一次它的精液。

每次可以提取到80毫升的样子,然后工作人员会将这些液体分成许多分存储在小吸管里,并放在-196摄氏度的环境里等待售卖。

图注:Big Star一次提取产量价值10万美

每支小吸管的容量在1毫升左右,大约含有1.5亿到2亿个精细胞,售卖价格是1200美元一支。

按照这个价格换算,“Big Star”的液体价值120万美元每升,这已经比大部分世界上最昂贵的液体要贵许多了。

而且要知道,它每天可以提取一次,根据配种机构的说法,“Big Star”一年可以生产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精液。

图注:这样一支就是1200美元

我们前面不是说还有一种是配种的吗,这种一般情况下是为了保证小马驹的血统,所以不接受人工授精。

在“配种界”有一匹非常昂贵的种马――“伽利略”,它被称为世界头号种马,也是最昂贵的种马之一,曾经在一年里参加八场重量级比赛,并拿下6次冠军和保持各种记录。

虽然“伽利略”的配种收费都是私下协商的,没有公开过,但是有些人认为它的配种费大约为65万美元,如果换算成每升价格的话,它的液体超过1200万美元每升(根据提取一次65万美元换算的),这比公认的世界上最贵液体――黄蝎子毒液还要贵许多。

图注:伽利略

为什么有人愿意花这个钱?

有些人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种马的价值会这么高?难道种马能够获得许多奖项,它们的后代也就能表现很好吗?

如果是人类的话,这当然是不一定的,父亲优秀,儿子不一定就优秀。但是对于马而言确实如此,只有优秀马的后代才更有可能取得好成绩。

这是因为对于人类而言,社会对我们的要求并不是单一的,我们想要取得社会成就也不用在特定方面表现优秀就好了。

但是对于马而言却不一样,现在我们有汽车等各种交通工具,马的作用变得越来越简单,它们在人类社会里基本只要几项竞技项目(赛跑和跨越障碍能力等)表现优秀就好了。

这种单一的需求,让马的遗传显得越来越重要,而我们也老早就已经知道什么样的马在跳跃和速度上更加优秀。

这些专门为比赛而生的马就像一个专业化的产品一样,它们只要一些特定的基因就好了,而这些特定基因就在这些种马体内。

不过,这只是我们对马的需求而已,这些马不一定符合自然选择,换句话说,它们不一定真的就能在野外活得很好。

简单地说,在马的世界里遗传是王道,原因就是我们对于“天才马”的衡量标准只有一个。

“伽利略”在今年7月份已经被执行安乐死,它的配种收费很高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已经培育出了不低于84匹冠军马。

这种高获奖率,也让那些富有的投资者愿意花这个钱去尝试。有需求,又有市场,结果当然就很贵了。

不过,有一点非常让人意外――在整个赛马业的用马中,以及各种马术比赛的用马中,甚至是被端上餐桌的马肉提供者中,基本都是来自少数几匹超级种马祖先。

超级种马的后代称霸竞马场

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研究了来自21个品种的52匹马的Y染色体,结果发现[1],从街上拉着游客的马车马,到世界上最昂贵的“伽利略”赛马,都有惊人的血缘关系,它们都起源于东方少数几匹祖先。

而且对于那些在竞马场里奔跑的“纯血马”而言(赛马这项运动就是因为这种马而诞生的),它们只来自三匹种马祖先。

图注:超级种马达雷阿拉伯

这三匹种马祖先是可以追溯的,分别是达雷阿拉伯,哥德尔芬巴布,以及培雷土耳其,现在的冠军也罢,陪跑也好都是它们的后代。

其中达雷阿拉伯的后代是最多的,现在所有这些纯血马中95%和它有关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的后代有一匹非常出名的马――日蚀(Eclipse)。

最后

只要赛马、马术表演、盛装舞步等领域还流行的话,马的精液价格也将保持稳定。

当然,对于那些花重金获取种马遗传信息的投资者而言,这就像一场赌博,一旦他们的小马驹取得好成绩,他们将赚得盆满钵满。

另外,马匹的买卖也讲究血统的,一匹“Big Star”的后代可以卖10万美元。

所以,即便获取种马的遗传信息收费很高,但是回报率一样高。

参考资料:

[1]BarbaraWallner.Y Chromosome Uncovers the Recent Oriental Origin of Modern Stallions.current biology.2017.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