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灾难,生活在委内瑞拉,是什么体验?

从2018年夏天开始,有关委内瑞拉经济危机的报道,占据了新闻头条。这个南美国家的崩溃,始于2014年石油价格暴跌。正如BBC所解释的那样,委内瑞拉拥有大量的石油储备。但由于委内瑞拉的石油过剩,由民粹主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建立的社会主义政府,投资于资源,石油出口占其收入的95%。查韦斯从1999年开始执政,直到2013年去世。

2014年,委内瑞拉经历了出口货币短缺,使得进口外国商品变得困难。再加上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印了更多的钱,并将玻利瓦尔(bolivar)货币削减为零,恶性通胀就开始了。

《纽约时报》说:截至2018年8月,恶性通货膨胀达到惊人的32,714%,一些人预测到2018年12月,它可能会超过100万倍。再加上美国严厉的制裁、高腐败率,以及该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政府的努力在委内瑞拉引发了一场危机。

正因如此,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撰稿人埃斯特・卡斯蒂列霍(Esther Castillejo)和伊格纳西奥・托雷斯(Ignacio Torres)在2018年8月报道称,每天有近3000名委内瑞拉人离开家园,逃往邻国哥伦比亚。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发言人威廉・斯平德勒(William Spindler)表示:“委内瑞拉人逃离该国,是拉丁美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大规模人口流动之一。”截至2018年8月,约有230万公民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但对于那些选择留下来或无法逃离的人来说,委内瑞拉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以下是委内瑞拉人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所面临的困难的令人震惊的一瞥。对于那些经受住金融风暴考验的人们来说,生存仍然需要耐心、智慧和纯粹的运气。

公民必须携带一张“祖国”卡

2008年4月,委内瑞拉司法部官员曾赴深圳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居民身份证计划。十年后,这个南美国家推出了他们自己的卡片版本,被称为“祖国卡”。

委内瑞拉政府与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中兴通讯(ZTE)合作,创造了一种强制性身份证,可以追踪一个人的生日、政治立场、病史和财务状况等信息。

一些人认为,这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维持统治的方式,更有人权组织担心大规模监控的可能性。

一盒鸡蛋的价格超过15美元

NBC新闻撰稿人Mariana Zuniga在2018年3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报道了委内瑞拉普通民众的日常挣扎。一个特别令人震惊的故事,是一位加拉加斯妇女购买鸡蛋。这名女子之前花了48万博利瓦(约合14.4美元)买了一盒鸡蛋,结果发现鸡蛋比以前贵了:

她拿了起来,以为价钱是一样的,但是店员告诉她价钱已经涨了,超出了她做小学老师的工资所能承受的范围。幸运的是,她的工资和她丈夫的工资加在一起,仍然可以让她完成每周的采购。

基本生活必需品,往往是不存在的

2018年5月,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发表了记者奈罗比斯・罗德里格斯(Nayrobis Rodriguez)的一篇文章,让读者得以一窥她在委内瑞拉的日常生活,包括花一周时间寻找厕纸。她写道:

我周二早上开始找三、四家商店。我都得到了同样的回答:“我们没有卫生纸了,接下来几天也不会有了。”

没人能解释为什么没有卫生纸,就像没有洗发水、护发素、肥皂或牙膏等其他洗漱用品一样。

罗德里格斯最终在库马纳的一家商店,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才买到一卷厕纸,而其他必需品却空手而归。完全靠运气,最终她终于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七天后,当她的妹妹在一个大市场卖四包卫生纸时,她最终支付了一大笔钱――“相当于委内瑞拉每月最低工资的86%以上。”

一些家庭不得不在卫生产品和食品之间做出选择。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撰稿人玛丽安娜・祖尼加(Mariana Zuniga)报道,一个人的周薪只比一块肥皂棒多5万玻利瓦。为了凑合,他把剩下的洗发水冲淡当肥皂用。

停电和断水的频率非常高

在《华盛顿邮报》2018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卡洛斯・埃尔南德斯・布兰科(Carlos Hernandez Blanco)将互联网、电力和供水中断描述为每周都会发生的情况。在后者中,他和家人不得不拖着水桶在街上的一个水龙头前排队,囤积备用的水。布兰科说,在房子周围放几桶水是“常识”。

布兰科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停电“通常持续大约一个小时,间隔几周发生。”然而,在委内瑞拉的其他地区,停电持续数周。与此同时,其他社区完全缺乏奢侈的水和电。

许多人服用动物药物,治疗他们的疾病

在彭博社系列文章《加拉加斯的生活》(委内瑞拉最大的城市)中,作家诺里斯・索托详细描述了许多市民为了健康问题,去了多远的地方获取药物。由于国家控制药品供应,药店往往缺乏必需品(或几乎无任何库存)。

由于这个原因,许多人转向动物药物治疗。索托写道,黑市上的通货膨胀,驱使人们去兽医店和宠物店寻找原本为其他哺乳动物开的药:

宠物药可以和人类用的药非常相似,正如当地兽医费尔南多・纳维亚所说,“有好的标准和好的生产工艺。”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剂量和非活性成分也可能存在巨大的差异。但关键因素在于,动物药物并不是通过政府监管的渠道进口的,因此相对而言,动物药物的进口非常广泛。

大多数医生都知道他们的病人转向宠物药物治疗,虽然他们建议这只是最后的手段,但他们也认识到吃动物药物比不吃药更有效。

互联网运行缓慢,受到严格的监管

在《华盛顿邮报》2018年4月的文章中,卡洛斯・埃尔南德斯・布兰科(Carlos Hernandez Blanco)写道,CANTV是委内瑞拉拥有并运营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它曾经属于威瑞森,运行正常,但在2007年,(当时的总统)查韦斯决定没收它,以打击国际资本主义,并把互联网带给大众(或一些类似的东西)。

我们的互联网服务现在几乎不花钱(我告诉他们),但它也是世界上最慢的,完全不可靠的。在一些社区,人们窃取互联网电缆,剥取它们作为废金属出售。由于CANTV无法负担替换它们的费用,这些人就无法上网了。

此外,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对委内瑞拉人上网的内容,进行了严格的控制――副新闻作家大卫・吉尔伯特(David Gilbert)将严格的规定比作“高压网络审查”。2018年6月,马杜罗还封锁了Tor网络,这意味着没有人可以进入加密网络浏览互联网而不被发现。Tor之前允许委内瑞拉人绕过政府的限制。

熟食店的规模,无法应付膨胀的价格

如果你想在委内瑞拉熟食店买火腿,那你就没那么幸运了。2018年3月,帕特丽夏写道:许多店主停止订购这个特殊的肉,因为他们的货币无能力的衡量它的价值――这意味着,没有足够数量的货币,能够支付这个火腿的高价(大约1480000博利瓦每公斤)。

熟食店也不是唯一受到影响的企业。即使是那些有能力购买一双新运动鞋的人――或者是用信用卡购买的人――也可能不得不以多次交易的方式结账,因为一些旧的刷卡机,无法支付屏幕上膨胀的价格。

许多公民依赖物物交换体系

由于现金储备的稀缺,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毫无价值,而且由于许多委内瑞拉人没有银行账户,不喜欢使用加密数字货币,人们转而依赖物物交换的交易方式。华盛顿一家智库的助理主任杰夫・拉姆齐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

矛盾之处在于,这是一个正经历严重通货膨胀危机的国家,而且谁都没有现金……你会看到富人用燕麦卷来支付停车费。

《财富》(Fortune)杂志撰稿人克里斯?莫里斯(Chris Morris)将这种物物交换称为委内瑞拉新的“官方”货币。他指出,人们可以在全国各地的实践中观察到这个系统,比如餐馆用食物交换餐巾纸。

失业迫使大量委内瑞拉人从事“非正式工作”

2017年3月,路透社记者Eyanir Chinea报道了委内瑞拉,在过去18个月里如何失去了100多万个私营企业工作岗位。一项调查还显示,在这些受访者中,只有28%的人仍在私营企业工作,只有27%的人在政府部门工作。那些没有工作的人,靠在街上卖咖啡和香烟来维持生计,或者从事其他不常见的自由职业,而且没有任何福利。

石油行业仍是该国最赚钱的行业――委内瑞拉丰富的石油储量,使其经济免于彻底崩溃。但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正如法比奥拉・泽尔帕(Fabiola Zerpa)在2018年2月发布在《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许多石油工人因为太饿和营养不良,而无法继续工作,迫使他们放弃工作。

尽管如此,还有一些人为了食物而外出或放弃工作,正如马里亚纳・祖尼加(Mariana Zuniga)为NBC新闻指出的那样,委内瑞拉人的平均工资,仅够支付食物和其他必需品。此外,人们还需要通过排几个小时的队,来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一些市民以赌博为生

鉴于就业市场的现状,以及人们需要较高的玻利瓦尔钞票来支付基本生活必需品的费用,许多委内瑞拉人依靠各种形式的赌博来维持生计。当地人最喜欢的一种游戏是“小动物”,一种让人想起轮盘赌的游戏。路透社记者安德烈娜・阿庞特(Andreina Aponte)在2017年报道了一名女性玩这款游戏时,偶尔可以一次赚到5万至6万玻利瓦尔。

游戏方式是:

有一块小板,上面有38只“小动物”。

每个动物都有一个数字。如果你选对了,你就赢了:回报是你原来赌注的30倍。把1000玻利瓦尔放在小骆驼身上,如果骆驼出现了,你就能带着3万玻利瓦尔回家。你想赌多少只动物都可以。

埃尔南德斯表示,这种游戏很受欢迎,几乎全城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买到这个游戏。

较低价值玻利瓦尔钞票,被制作成更有价值的手工作品

由于恶性通货膨胀,委内瑞拉的主要货币玻利瓦尔几乎没有价值。2018年8月,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进一步让卢布贬值,将卢布与石油币(petro)平衡的计划从货币上削减了5个零,许多专家称石油币是一种“骗局”。正如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的莎拉・冈萨雷斯(Sarah Gonzalez)所说,“可以把委内瑞拉的货币,想象成一块没有包装的巧克力棒。它一接触你的手,就会融化。”

因此,一些委内瑞拉人很好地利用了几乎一文不值的纸币。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报道了理查德・塞戈维亚(Richard Segovia),他逃离了自己在委内瑞拉毫无前途的仓库工作,与家人一起搬到了哥伦比亚。他不知道如何处理他的一堆玻利瓦尔币,他开始把钞票折叠成复杂的折纸雕塑、钱包、和其他器皿。

他主要使用50玻利瓦尔和100玻利瓦尔纸币,他的一些工艺品价值1000美元或更多的钞票,总共花费大约50美分。然而,塞戈维亚每件商品的售价从10美元到15美元不等。他将大部分收入寄回委内瑞拉的家人。

饥饿和饥荒肆虐

记者法比奥拉・泽尔帕和诺里斯・索托,以及摄影师法比奥拉・费雷罗,在他们的彭博社文章《从172磅到115磅:委内瑞拉饥饿的面孔》中,记录了猖獗的营养不良和饥饿。这篇文章展示了“蓝领”市民在危机前后的照片,展示了他们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急剧减重的情况。

每张照片都有一篇对个人的评论,详细描述了大多数委内瑞拉人所忍受的糟糕饮食。其中一名妇女耶齐・马丁内斯(Yetsi Martinez)依靠政府发放的食品救济来养家糊口,这些食品“大多是便宜的蔬菜――玉米、芹菜、丝兰”。在经济崩溃之前,马丁内斯一家享用的健康食物有牛排、鸡肉、鸡蛋和其他营养食品。

与此同时,为了能养活女儿,亚历山大・洛佩兹(Alexander Lopez)大部分时间都不吃东西。他一度极度饥饿,在地铁上昏倒,醒来后才得到医疗救助。

BBC还报道了委内瑞拉的饥饿危机,播出了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和人们,在垃圾中寻找食物的悲惨画面。

夜生活几乎不复存在

加拉加斯曾经拥有多种深夜娱乐的选择,但随着金融危机开始席卷整个国家,这种选择消失了。Mirelis Morales Tovar在2016年7月为CityLab写道:

在委内瑞拉首都,人们整晚从一个地方辗转到另一个地方,黎明时分在城市里24小时营业的arepas摊上吃东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全感、高昂的生活成本和停电,这一切都改变了。如今,夜生活的选择已经减少到晚上在朋友家,每个人都带着食物、饮料,如果可能的话,还有水或卫生纸。

托瓦尔接着解释了为什么夜总会、酒吧和深夜电影在整个城市随处可见,但是随着玻利瓦尔开始贬值,市民们再也没有钱外出,企业主们也没有钱继续营业。

此外,犯罪活动的比率不断上升,使得晚上外出变得不安全,即使对那些仍然有钱外出的人来说,也是如此。购物中心变成了一种负担得起且受欢迎的选择,但在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下令所有商店晚上7点关门以节省电费之后,这种选择也消失了。

首发于百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