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全新发布的欧拉,华为手中的新“王炸”

华为全联接2021上,面向数字基础设施的开源操作系统欧拉(openEuler)全新发布

根据华为官方的介绍,欧拉开源操作系统可广泛部署于服务器、云计算、边缘计算、嵌入式等各种形态设备,应用场景覆盖IT(Information Technology)、CT(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和OT(Operational Technology),实现统一操作系统支持多设备,应用一次开发覆盖全场景。

然而到底什么是欧拉,它和鸿蒙是否是华为新的“左膀右臂”?面对种种疑问,似乎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认真了解一下。

01 来自科学家的“浪漫”

提到“欧拉”一词,可能很多人想到的是莱昂哈德・欧拉。

作为瑞士最著名的数学家和自然科学家,莱昂哈德・欧拉在数论、代数、函数、微积分学、几何学、力学、分析学等领域都有创举,被认为是继牛顿之后最重要的数学家之一,也是当代大学生们的“噩梦”。

华为的“欧拉”的确和莱昂哈德・欧拉有关系。

喜欢金庸的阿里,在产品命名时总是从武侠中找灵感;崇尚科学的华为2012实验室,则有着科学家们的“浪漫”。欧拉、高斯、庞加莱、罗素、图灵……这些名字在外人眼中是全世界顶级科学家的符号,但在华为2012实验室,先圣们成了产品部门的名字。

12岁就开始发表论文的欧拉,76岁时仍笔耕不辍,一生留下了886种书籍论文,平均每年写出800多页,可以说是数学家里的“劳模”、勤奋的代名词、努力的风向标、学术的天花板。除了一连串让人头疼的数学公式,欧拉还解决了著名的哥尼斯堡七桥问题。

在18世纪初的普鲁士哥尼斯堡,一条河上有两个小岛,有七座桥将两个小岛与河岸连接在了一起。某个无聊的小哥有天提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一个散步的人怎样才能不重复、不遗漏地走完七座桥,最后回到出发点?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简单,却难倒了很多聪明人,直到天才欧拉站出来告诉所有人:一次不重复走遍哥尼斯堡的7座桥是不可能的。哥尼斯堡七桥问题在欧拉的智慧和探索精神的深度影响下,为拓扑学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学计算机的同学大多明白,拓扑学是一门相当“任性”的学科,比高等代数、数学分析、复变函数、解析几何、常微分方程等还要抽象,需要有较高的逻辑推理能力和抽象思维能力,但在计算机和通信领域却有着广泛的应用。

网络中的计算机、通信设备、工作站、服务器等单元,可以抽象为一个个“点”,把电缆等传输介质抽象为一条条“线”,点和线组成的几何图形就是计算机网络的拓扑结构。网络的拓扑结构是建设计算机网络的第一步,也是实现各种网络协议的基础,直接关系着网络的性能、系统的可靠性和通信费用。

所以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欧拉”和鸿蒙虽然师承两个体系,但有着同样的重要性,和鸿蒙分别覆盖云端和终端,然后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

02 最“网红”的开源社区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欧拉主要的服务对象都是华为。

既是为了适配华为自家的企业级产品,也是为了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更加独立自主。转折点出现在2019年9月份,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EulerOS正式开源,开源后的命名为欧拉开源操作系统(openEuler),也就是很多人说的欧拉。

为什么要选择开源的开发方式?

著名黑客埃里克・斯蒂芬・雷蒙在《大教堂与市集》一书中预测了两种不同的自由软件开发模式:一种是大教堂模式,原始代码是公开的,但每个版本的开发过程由一个专属的团队管控;一种是市集模式,原始代码同样是公开的,却是放在互联网上让所有开发者进行检视和开发。

最终“市集模式”证明开源比闭源更加高效,目前全球99%的组织在IT系统中使用了大量的开源代码。

但欧拉的开源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的:“欧拉的定位是瞄准国家数字基础设施的操作系统和生态底座,承担着支撑构建领先、可靠、安全的数字基础的历史使命,既要面向服务器,又要面向通信和实时操作系统,这是一个很难的命题。”

为了将艰难的命题进行下去,欧拉选择了开源,并在2020年3月正式推出了openEuler 20.3 LTS操作系统,著作名单中除了华为,还有麒麟、普华、深度、中科院软件等等,悄然从华为家的“亲儿子”转变成了“大众女婿”。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欧拉渐渐成为开源社区中的“网红”,被越来越多的程序员当作“爱豆”。

一组数据揭示了欧拉开源社区在过去一年的“应援指数”:

开发者从千级增长到了万级;SIG组的数量从40多个增加到了89个;软件仓数量经过一年发展到了8000多个,超过25万次下载,用户遍及全球54个国家、1000多座城市……或许欧拉还不是最大的开源社区,却是最有活力的开源社区,当红的开源新秀。

正如开源社联合创始人刘天栋的观点:“开源市场就像魔方,表面上看每个成员都是独立的一面,但经过排列、融合,会呈现出很多种组合可能。”欧拉开源社区的热度再次验证了这样的观点,也道出了开源世界的信仰,社区重于代码,开源社区的聚合和放大效应比开源代码更有价值。

截止到2021年8月份,已经有上百家企业加入欧拉开源社区,生态已经成熟构建。

03 华为“新王炸”的养成

不到三岁的欧拉,逐渐成了华为手中的“新王炸”。

特别是在新基建的主旋律下,基础设施操作系统的价值不言而喻。作为产业升级的生态底座,重要性和迫切性丝毫不亚于手机、电脑上的操作系统。大抵也是任正非在讲话中将欧拉和鸿蒙视为华为“双子星”的原因。

但欧拉的崛起绝靠的不仅仅是“网红”。

借用一句网上流行词的话,欧拉“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靠才华”。欧拉在开源世界里被越来越多企业和开发者追捧,华为的背书因素可能只占了很小一部分,主要的诱因还是欧拉的两个硬实力:

一个是技术上的。

从宣布开源的那一刻开始,欧拉开源操作系统就在稳定迭代并持续创新。2020年3月份发布了基础版本,同年9月就上线了最优支持多样性算力的20.09创新版本;2021年3月针对内核热升级和内存分级管理做了创新,到9月底的时候,还将发布云原生全栈的21.09创新版本,提供集群加速、智能运维、全链工具等基础服务。

按照欧拉官方的计划,2022年3月将推出基于5.10内核的LTS版本,也是社区的第二个长周期版本,并将按照半年一个创新版本,两年一个LTS版本的节奏持续演进。

一个是生态上的。

为了加速欧拉的场景应用,社区已经对主流算力、主流板卡、主流应用场景进行了100%的兼容或覆盖,麒麟、统信、SUSE、麒麟信安、普华、中科红旗、中科创达、中科院软件所等主流OSV均基于欧拉开源操作系统发布商业发行版。百度、电信天翼云、中移苏研、银联等头部企业已经是欧拉的忠实客户。

通过和全产业伙伴的联合,欧拉开源操作系统业已构建出多样性算力的成熟生态体系,适用于数据库、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应用场景,成为企业首选的技术路线。

欧拉的行业价值远不只是生态完备。当前国内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市场多半被红帽系centos占据,centos提供长达10年的生命周期,几乎每一个大版本都可以陪伴满足相关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过程,也是centos维系市场份额的撒手锏。

欧拉打造了很多“本土化”的功能,针对国产相关硬件专门优化、兼容,同时降低了国内用户从centos转为欧拉开源操作系统的门槛,甚至可以无缝适应转换的过程。即使欧拉在舆论上比较低调,却也掩盖不了一个强力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光芒。

04 写在最后

一个不可小觑的事实在于:目前欧拉的商业化应用已经超过30万套,涵盖政府、金融、运营商、安平、电力等核心应用场景。

欧拉正在通过社区打造创新平台、构建生态底层,将国内数亿万计的企业作为连接对象。可以笃定的是,低调的欧拉还将以实际行动联通上下游的硬件生态伙伴和渠道体系,打造开源开放的欧拉生态,对国内外操作系统的市场格局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