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老舍笔下的妇女生活:美的代表,贤妻良母型女性

历史文化的积淀与传承,在中国男性的心目中形成这样一类理想的女性:她们外貌端庄,性情温和,生活上吃苦耐劳、勤俭持家,这也是中国传统社会所认可并赞美的女性。

老舍心中具有理想美的女性诸如此类。在老舍小说中,如《正红旗下》中的母亲、大姐,《离婚》里的张大嫂,《小人物自述》里的母亲,《四世同堂》的天佑太太、韵梅等等。她们没有接受过什么知识教育,知识程度不高,没有自我独立意识和社会解放意识,但她们身上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并不禁要大力讴歌的人格魅力。

她们温柔贤良,宽容忍让,勤劳能干,吃苦耐劳,恪尽孝道,顺从丈夫,一切以家庭为主,在家庭里默默付出自己的青春却毫无怨言。老舍对这类女性只为责任而存在,没有自我而表示同情,但更多的是对她们身上具备的传统美德的认可和高度赞扬。

《四世同堂》中的韵梅便是老舍心目中理想女性的化身。老舍在小说中这样子描述韵梅:“长得不难看,中等身材,圆脸,两只又大又水灵的眼睛。她走路,说话,吃饭,做事,都是快的,可是快得并不发慌。……她是天生的好脾气。”韵梅相貌虽不很美艳,行动还有点风风火火,但为人处事中规中矩。

从字里行间中不难看出老舍对她的喜爱。韵梅是一个非常本分的人,从不参与男人的事,亦不敢轻易发表自己的见解,但家中的一切家务事都靠她打理操持。韵梅与瑞宣的婚姻是经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并明确地知道瑞宣并不十分愿意娶她,但她默认了这一桩婚姻。

韵梅自知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却十分本分地尽着着一个妻子、儿媳的责任,为丈夫生儿育女,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丈夫排忧解难,为维护一个大家族的和谐、稳定而忍气吞声,处处宽容,只求获得丈夫乃至亲人的认可:“没有别的办法,她只能用‘尽责’去保障她的身份和地位――她须教公婆承认她是个能干的媳妇, 教亲友承认她是很像样的祁家少奶奶,也教丈夫无法不承认她的确是个贤内助。”

她为这个家庭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爱,却从不奢望得到回报,也没想过要别人去感激,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到责任。

当日寇用炮火侵略家园时,韵梅虽然认识不到日本发动战争的真正目的,但在民族危亡的艰难时期,她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传统女性所应有的良知与忠节。

当小顺儿被日本孩子欺负时,韵梅想到日本侵略了中国,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跑过去,抓住日本孩子的脖领,“一抡,抡出去”,要知道韵梅“在平日,她不是护犊子的妇人”,也不会因为小孩子打架而生气,但今日,韵梅感到异常的愤怒,甚至忘了规矩,面对想息事宁人的祖父也挂了火,表现出不甘受屈辱,勇敢,大气凛然的民族气节,只因他们是侵略者的孩子,她不可能让侵略者奴隶了她,还让孩子成为他们的奴隶。

韵梅这样的勇敢举动也颇让瑞宣倍感意外,不禁佩服于她。当邻居万六被日本抓走,李四爷挨家挨户求人签名保万六之时,被人唯恐被殃及而避之不及,韵梅却无比坚定地替瑞宣签了名。

在这样的乱世之中,人人自危,只求明哲保身,身为女子的韵梅却表现出罕见的大无畏精神,坚守着做人的底线。在丈夫忙于生计和开展抗日工作之时,她毅然用她柔弱的肩膀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困苦,尽量让家人过上温饱的生活,让祖父、公婆安心甚至开心起来。

中国传统社会讲究“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家国同构与民族气节,而韵梅就是这传统美德的代言人。老舍在小说中把她和那些为国家、民族为英勇奋斗的战士相媲美,将她称“战士”,是“中国历史上好的女性是化身”,因为她“在国破家亡的时候,肯随着男人受苦,以至于随着丈夫去死节殉难!”帮助丈夫“保持住一家的清白”。

从这些文字里可以感受到老舍对她的赞美之情。

自传体小说《正红旗下》里的“我”的大姐也是这类女性形象。“我”的大姐独自包办了一切家务,但“她越努力,婆婆越给她添活儿,加紧训练。”

在看不到阳光,近乎窒息的生存空间里,大姐不仅在精神和肉体上要经受婆婆的百般挑剔与刁难,还要在这举债过日子的家庭里用她柔弱的肩膀独自撑起这个家。

但她对苛刻的婆婆却一如既往的敬重,她身上勤劳、克制、坚强的美德却没有因生活的困苦而失去半分。在小说中,老舍用近二百五十字去描摹了大姐的美貌,夸她俊美、端庄、稳重,从老舍的描写当中,流露出老舍对大姐的喜爱之情。

大姐不仅漂亮,还非常极讲规矩,“在长辈面前,一站就是几个钟头,而且笑容始终不懈地摆在脸上。

同时,她要眼观四路,看着每个茶碗,随时补充热茶;看着水烟袋与旱烟袋,及时地过去装烟,吹火纸捻儿。她的双手递送烟袋的姿态够多么美丽得体,她的嘴唇微动,一下儿便把火纸吹燃,有多么轻巧美丽。

这些,都得到老太太们(不包括她的婆婆)的赞叹。”老舍用较多的笔墨写出了大姐懂规矩,守本分而又能干的特点,给予极深的赞扬。

我们可以看到,大姐就像是夫家的奴婢,甚至连走娘家的自由都没有。老舍在小说中描写作为封建礼教牺牲品――大姐的悲惨境遇,看到了大姐身上的奴性,并对此进行深刻的披露,老舍给与同情的同时却赋予她勤劳、忍耐、坚强的传统美德,将人物置于生活的牢狱之中而她丝毫没有使传统美德染上灰尘,反而越发的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老舍关注到了大姐这类传统女性的悲剧性,却依旧对她们充满了喜爱,可以看到老舍对具有传统品格的女性是多么的炽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