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两千年前,西伯利亚人曾“卖狗为生”,二哈因此有了祖先血统

研究人员在一项新研究中发现,数千年前,被认为是与世隔绝的古西伯利亚社会,曾与外界完成过犬类交易。

西伯利亚西北部Iamal-Nenets地区,与驯鹿牧民辛苦“讨生活”的犬类。

近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数千年前,被认为与世隔绝的古西伯利亚社会,曾与外界进行犬类交易。相关研究成果即将刊登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中。

狗是人类最古老的伴侣之一。早在两万年前,人类就完成了狗的首次驯化。在古代,狗是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打猎、放牧和拉雪橇等活动中都发挥着得力助手的作用。新研究显示,古代人类对狗的重视程度极高,以至于在原本孤立的社区之间产生了犬类贸易:尽管古西伯利亚人存在很长时间的基因隔离,但至少在2000年前,他们的狗就曾与外界的狗有了互动。

博士后研究员Tatiana Feuerborn说:“我们将古代狗的基因记录与其他考古成果结合,发现了古西伯利亚狗的移动。它们很可能是作为商品加入了贸易活动。狗对古代社会的运行至关重要,因此我们的研究或许也会找到更多有关其驯化史的信息。与此同时,古西伯利亚人在基因方面存在隔离,没有与外部人种混合的迹象。但我们没有在狗身上观察到类似情况,这说明狗曾被作为商品售卖,而不是简单地跟随人一起移动。”

在本次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古西伯利亚犬中的新遗传物质至少出现在2000年前。令人惊讶的是,很多古代犬类的DNA在现代狗中保留了下来。论文合著者、古遗传学家Laurant Frantz说:“尽管有过多次混合时期,但它们的北极血统在现代萨摩耶犬中幸存下来。此外,我们还发现现代西伯利亚哈士奇与古代狗有相似之处。因此,我们得出结论,某些颇受欢迎的北极犬种,明显继承了9500年前的祖先血统。”

研究人员表示,狗的部分新遗传物质的引入时间与至少2000年前的西伯利亚社会的重大转变时期相吻合,其中包括铁器加工的引进、驯鹿开始用于运输以及驯鹿畜牧业的兴起――这意味着,驯鹿畜牧及管理可能需要牧羊犬的协助。

此外,研究人员还从考古遗址发掘的狗骨头以及博物馆收藏的毛皮大衣中提取了DNA。他们发现,古代狗在死亡后仍在无私奉献。论文合著者Robert Losey说:“古代狗在死亡后以其他方式,如制成皮衣,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并且继续在人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

科界原创

编译:德克斯特 审稿:西莫责编:陈之涵

期刊来源:《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

期刊编号:0027-8424

原文链接:

https://healthsciences.ku.dk/newsfaculty-news/2021/09/ancient-humans-traded-dogs-for-their-usefulness/

版权声明:本文由科界平台原创编译,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转载请注明来源科技工作者之家―科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