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西电东送,到底一年能往东部送多少电?

西电东送,一年能送多少电?

多年以前,一说到西部,不少人印象里就只有山大水急,后来,当大家意识到煤炭烧完了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形成,而且还会排出大量二氧化碳以后。这个时候再说起四川的水电资源丰富时,更多人开始意识到“西南江河滚滚流,流的都是煤和油”。

是啊,这些流淌的江河水,不管你用、或不用,都将汇入大海,但利用起来那就能形成清洁能源!知道西电东送的人应该不少,包括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些中国地表城市在内,就使用了不少的外来点,上海美丽的外滩夜景,其实有三成以上都是从西南地区送过来的电。

西电东送有3条主要通道,分别是北部通道、中部通道和南部通道,仅仅是上半年时间,也就是2021年的1月到6月这段时间,南方电网供电区域,就通过“西电东送”得到879.1亿千瓦时电量,同比增幅达到8.3%。

以2020年为例,西电东送的送电量达到9000亿千瓦时以上,相当于燃烧3.8亿吨煤炭才能形成的电量,与此同时,还减少了22万吨二氧化硫排放、5万吨烟尘和23万吨氮氧化物。

四川又在建新的特高压输电线路:

在四川,已有四个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在进行西电东送,包括2021年投运的雅中工程、2014年投运的宾金线、2012年投运的锦苏线,以及2010年投运的复奉线,从这四大工程建成投运开始计算,目前已经通过西电东送向东部输送了8400亿千瓦时电量,这是一个庞大的清洁能源体量,与大家熟知的三峡水电站相比,这个输电量也相当于三峡水电站年均发电量的8倍左右。

四川,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水电外送大省,除了前面说到的已经投入输电工程,目前还有两个特高压支流工程正处于建设过程中,分别是白鹤滩-浙江和白鹤滩-江苏。

起点凉山州布拖县、重点江苏省常熟市的白鹤滩―江苏特高压直流线路工程,预计将在2022年的时候就可以建设完成并投入运作。截至目前,其四川段的修建进度,已经完成9成以上的基础开挖和8成以上的基础浇筑工作,而白鹤滩-浙江特高压直流线路工程也已经在得到核准后正式进入件建设阶段,预计也能在2023年的时候建成投运。

等这两个特高压直流工程建好投运,再加上目前四川现有的四个特高压直流工程,当他们同时进行运作的时候,四川的水电外送规模就能实现翻一翻,这就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丰水期弃水现状,大家也就不用再感叹江河水白白流入大海,那都是煤和油了。

守护万家灯火,当然不止1个三峡水电站!

在三峡水电站被规划为西电东送中部枢纽通道的时候,更多人知道了这个特殊的水利水电工程,当然,作为我国最大的水利工程,全世界单座发电量最大的水电工程,建造成本超过2000亿,移民人数过百万,本来就自带“光环效应”,所以,一说到水利水电工程,三峡工程可以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来形容。

西电东送也是个超级工程了,抛开三峡工程不算,十年时间超过5200亿投入成本,而且这还没有计算2010年之后的建造成本。但是,西电东送又必须去做,这当然不仅因为它是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工程,更主要的是将西部水源利用起来,可以在减轻运输和环境压力的同时,让资源的利用更加合理,真正实现能源的可持续发展。

毫无疑问,西电东送工程能够守护万家灯火,依靠的当然不止一个三峡水电站,还有很多大家来不及的“三峡水电站”。在西电东送的“送端”省份中,水电装机占比最高的四川、云南、贵州和湖北,不同于以往水电站坚固防洪等功能,四川和云南交界,又在建造一座主要就是用来发电的旭龙水水电站,位置在金沙江干流上游,它的定位就是国家西电东送骨干电源点之一。

近几十年,长江上游建起了多座水电站,有的也还算被大家熟知,比如乌东德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和白鹤滩水电站,但还有更多你可能都没有听过的水电站。以前,也有人觉得这么多水电站建立起来,会不会让金沙江失去自然河流的属性,就像是一个又一个平湖连接在一起?

首先,这些水电站并没有将金沙江分割成平湖,江水并不是关着就不再放流,河水依然是流动的,这一点了解下水力发电原理就知道了。

其次,如果你换个角度来看,一个个水电站,又何尝不像是清洁能源走廊呢?社会在不断向前发展,地球气候又在变坏,如果还不节能减排,增大清洁能源占比,那极端气候现象会变得更多,那最后遭罪的不还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