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除了银行,这世界上还有黄牛抢不到的东西吗?

精彩内容,尽在“看鉴”!

再过几天就是国庆节了,面对十一长假,打算回家跟家人团聚的朋友们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车票秒没、连候补的机会都不给”。

这时候,买不到票但是又想回家的朋友们可能就要去求助一些“神人”了,这些人手里总握着几张你千辛万苦也抢不了的车票,他们就是――黄牛

说起黄牛,大家都不陌生。

“黄牛”俗称票贩子,北京话叫“拼缝儿的”,上海人称之为“黄牛党”,指的是通过采购物资或票务,然后以高价出售来从中牟利的一群人。

据说这种行业起源于上海。在上世纪,由于国家物资比较贫乏,很多生活必需品都要通过票来购买,最常见的比如粮票、肉票等等。当时的人们对这些票的需求量很大,一些“有心人”就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倒买倒卖粮票,成了最早的“黄牛党”。

后来到了改革开放,粮食问题解决了,但是这种牟利的模式却可以无限复制。于是在八十年代,黄牛们的业务也不断扩展,小到香烟、大到自行车、电视机、缝纫机。新世纪后,剧院戏票、电影票、春运火车票等等,各类票据应有尽有。

90年代到新世纪初的这段时间是黄牛倒卖春运车票的“黄金时期”,由于当时铁路部门的管理不严格,购票也没有实名制,一到节假日黄牛就大量囤积车票高价售出,一些短途列车的车票更是全部被黄牛收入囊中,部分车票的价格甚至能抬到原价的5-6倍,导致众多农民工在春节期间买不起车票而无法回家过年。

根据一些数据统计,2005年中国就有总数接近千万人的农民工和农民工家属因黄牛囤票而无法正常返乡。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中国娱乐产业的盛行,人们追星成为了热潮。各种演唱会、粉丝见面会、明星商务活动的门票也吸引了无数粉丝争先恐后,只要是火热的票务行业,就都会有黄牛的传说。

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一张原价5000元的开幕式门票,被卖到6万、10万、甚至15万;一张200元的门票也要卖到2万元,足足涨了100倍。

随后,智能手机的发展,也让黄牛发现了更大的商机。在手机领域,黄牛也是“无处不在”,其中最标志的事件就是上千黄牛排队争抢苹果手机的“名场面”了。

当年iPhone4S在手机发售之时,苹果专卖店为了防止“黄牛”抢购,专门出台了购买凭本人身份证,且每人限购两台的新规定。但是依然拦不住组团来抢购的“黄牛”大军。

发售当天凌晨1点左右,由黄牛组织的进城务工人员和学生们三五十人为一组,浩浩荡荡的开赴专卖店而来,带头的黄牛以手中气球为号,方便众人跟随。各个小组也系着不同颜色丝带以示区分,其组织性纪律性相当惊人。苹果店外也是人山人海,场面堪比春运时期的火车站。

近些年来火热的鞋圈自然也少不了黄牛的身影。

2017年的一天下午,几名抢鞋的“黄牛”因为几双新款阿迪达斯的鞋子大打出手,这“限量款”鞋子的官方售价1899元,由于数量有限,抢到一双的难度极大,转手就可以卖到4700元甚至更高的价格。

事发后,球鞋圈也发文做出了解释,此次厮打事件的起因是其中一个鞋贩子破解了抢鞋软件的后台,抢走了大概80双鞋,其他没抢到的“黄牛”气不过,就动手打了起来。

郭德纲老师有句话说的对:“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啊”。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黄牛都亲力亲为,为了一些限量款的鞋,也会动用“场外力量”。

有一次某限量球鞋发售在即,专卖店门前连夜排起了长龙,其中最显眼的就是队伍中20多名老年人,这些老人都是黄牛雇来连夜在此排队等着买鞋的。

这些老人从前一天夜里10点就开始在此排队,现在已排了12个小时。有的老人还自带了一瓶矿泉水和两袋饼干。

这些老人都是黄牛从附近的小区中招募来,以每小时30元的价格专门排队的买鞋的。他们也不知道排队买的是什么鞋,只知道鞋子很值钱,转手能卖个好价钱。

如果你以为黄牛的本事就是排队买手机和鞋而已,那你就太天真了。

需要预约九价疫苗的朋友微我,程序 24 小时刷新,一个月内肯定可以成功 ;

青岛绿城车位 0 秒抢到 ;

深圳城市学院托福考位秒杀 ;

复旦大学研究生抢课,必修课、选修课全部拿下 ;

太原万科抢房;

就连困扰了一代家长的幼儿园、小学学位,也难不倒“黄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黄牛抢不到。

一位黄牛就曾经透露过关于幼儿园、小学学位的报价:小县城的话,报价低一些,一般收 1500,或者 2000,收 3000、5000的也有。北上广大一点的城市,收费就比较高,但是大城市的客户家庭条件也比较好,也出得起这个钱。

有了黄牛,家长们不用再担心没有重点学校任职的亲戚、朋友或老同学了,只要有钱就都不是事儿。而对一些家长来说,交几万元的“中介费”就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在未来几年安心享受上优质教育资源,何乐不为呢?

除了这些,衣服、手办、茅台、理财产品、各种考试、培训班的报名名额、甚至去外国打工度假名额,就连提前几天都难以预约到的医院挂号,“黄牛”也能分分钟就能搞定。可以说,哪里能赚钱,哪里就有黄牛。

说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现在车票门票都是实名制的情况下,黄牛手里凭什么还有那么多票呢?

厉害一点的黄牛会租用或者购买独立的服务器,配上第三方开发的抢票软件和高网速的宽带,多台设备不分昼夜同时不停地刷新。如此短时间内进行大量的刷票操作,就可以大大提高抢票的成功率。

据一位资深“刷票”黄牛透露,他们使用的抢票软件都是向一些软件开发者单线购买或者租用的,软件的租金一个月大概2000多,一年8000多。

这个软件刷新一次的速度是100毫秒至500毫秒,并且都是自动读取身份证号码,每秒能抢票数百次,也就是说,一瞬间就能把一趟动车的车票全部抢走。咱们用的那些抢票软件跟人家这个软件一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更有甚者,勾结国家公务人员一起干起了“黄牛勾当”。

一个多月之前,四川省都江堰市住建局房屋产权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接受一些房产中介和社会人员的委托,违规为一些不举报购房资格的人通过购房资格审查。

在吉林省和内蒙古的一些不动产登记中心里,也出现了工作人员与黄牛“暗中勾结”的事情。黄牛在负责承揽不动产登记的代办业务,收取代办费;窗口的工作人员在里面通过少开窗口等方式故意造成办事群众拥堵,结果出现了排队时间久、插队严重,部分窗口不叫号、干私活等问题,想办事的群众最后无可奈何只能求助“黄牛”,甚至还有的黄牛公然卖号。

对于黄牛们猖獗的倒卖行为,政府部门也是加大了监管力度。

不久之前,文化和旅游部共同颁布的《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正式实施。

本次出台的行业标准对全国各地演出票务的内容、规格、编码、制作、发行等都做了统一要求,并且制定了一套全国统一的演出票务购票、检票、退票全流程规范化的票务服务规则。对于那些“屡教不改”的投机分子也是严厉打击,毫不手软。

在北京环球度假区试运行期间,“内测门票”一度炒到了三千、五千甚至七千。对于这些暗中倒票,哄抬票价的票贩黄牛们,公安机关及时出面,将其中4名情节严重的黄牛依法行政拘留,他们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任何产业链的出现都有其必然性,黄牛也是如此。

有的人认为黄牛帮人们节省了排队的时间还增加了购买的成功率;有的人认为黄牛哄抬物价破坏了市场的平衡,用作弊的手段抢走了别人公平竞争的机会,给他人造成了损失。

其实,仔细回顾黄牛的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黄牛业务的变化反映的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一些产业结构的变化,人们消费的变化,以及国家政策的变化。

最后,各位还有从黄牛手里购物的经历吗?点个在看,快到留言区分享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