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与猩猩的实验均以失败告终!为什么说人类是唯一不能杂交的动物?

熟悉宠物育种的朋友一定知道,现代超级可爱的狗子和喵星人都是通过各种杂交和回交的手段“搞定”的,当然我们不管过程如何,养只萌化大家的小狗小猫就足够了!

但似乎我们人类有一个非常优秀却令人迷惑的设定,就是人似乎和其他动物都是生殖隔离的,各位应该很庆幸没有被“其他物种”拉低智商,要不然人类到现在还在丛林中爬树摘果子。

为什么人和其他动物是生殖隔离的?

马和驴能杂交生出骡子,狮和虎能杂交生出狮虎兽,狗和狼能杂交,生出来的是狼是狗都无法区分,但是人似乎很纯洁,从来都不乱搞,但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能无障碍交配并繁殖后代有一个要求,也就是染色体要一致,也就是物种之间不能跨种,比如狗和狼都属于犬科、犬亚科、犬属、灰狼种,只是狗属于家犬亚种,而灰狼则属于灰狼亚种,所以在灰狼种下面的所有动物,只要能顺利交配,那么它们就能繁育出后代。

而马则是马科马属,驴则是马科马属驴种,狮子则是豹属、狮亚属、狮子种,而老虎则是豹属、虎亚属、虎种,这些情况与狗与狼的杂交是类似的,可以杂交,也能生出后代,但两者有非常大的区别:

骡子和狮虎兽都有致命的缺陷,骡子有马骡和驴骡的差别,体型大小也各异,但无法或者难以生育后代则是必然的,因为马的染色体是64条,驴的染色体是62条,两者结合后的骡子染色体是63条,子代无法减数分裂,所以无法生育后代,而狮虎兽则是生长基因失控,终身会不断长大,一直到压垮自身为止。

所以人无法杂交到底什么原因?

人科动物只有两个亚科,分别是猩猩亚科、人亚科,而我们比较关心的则是与人更接近的人亚科下的动物:分别为大猩猩族和人族,人族下下的动物包括黑猩猩亚族与人亚族。

而在人亚族下则只有人属一种,人属下就是智人种,唯一的是晚期智人,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十几个人种,比如尼安德特人、海德堡人、丹尼索瓦人等,但无一例外都已经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只有智人种笑到了最后。

人的染色体为23对46条,黑猩猩的染色体却是24对48条染色体,我们从前文知道,尽管染色体数目存在差异,但并不妨碍产生后代,比如马和驴生出骡子,狮和虎生出狮虎兽等。

生殖隔离分为交配前隔离,交配后合子前隔离与合子后隔离,三者的差异用字面即可理解,体型相差太大,或者地域性差异,或者水生或者陆生决定了交配前隔离;交配后合子前隔离这种则是属于无法形成受精卵等,而狮虎兽和骡子这种现象属于合子后隔离,狮虎兽无限生长与骡子等无法生育都是合子后隔离的特征。

那么人呢?与同为人族下的黑猩猩亚族之间是哪种隔离?合子前或者合子后隔离这两种都有可能,那么究竟是哪一种呢?这个问题就比较有趣了,因为在科学伦理方面发展而被科学界禁止研究之前,曾经有科学家已经走得很远很远!

很明显各位已经知道这是前苏联科学家伊里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实施过的研究,他的经历大家应该也知道一二,两次试验都是失败告终,第一次是在西非的法属几内亚巴斯德实验室,第二次是在黑海沿岸的苏呼米,官方的报告中确认是两次都失败了。

但坊间一直传闻是伊万诺夫培育出了Chuman(雄性黑猩猩及人类女性的后代)和Humanzee(人类男性及雌性黑猩猩的后代),在苏呼米培育出了混种人,据说最后还被放生,但事实上这个传言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另一个传闻是美国佛罗里达的奥兰治公园灵长类动物实验室内也曾实施过类似的实验,对象是母猩猩最匹配的志愿者的精子受精实验,据说母猩猩成功怀孕并生下了一个“humanzee”,但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无法面对科学界的指责而被执行安乐死。

同样这个传闻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比如找到尸体验证其DNA确认其是否真实存在等等,但这些传闻即使是真的,也会存在合子后隔离这种问题,但很明显,合子这个过程就是违反科学伦理道德的,现代医学研究中,涉及到人类与动物之间的“杂交”行为,即使是干细胞植入研究的审批也是极其严格的,到现在为止,很少有国家批准混合了人类细胞的分裂超过数月的研究。

所以,从理论上来看不是不能“杂交”,而是违反伦理道德的行为不被科学界待见,即使是研究也只能在“暗无天日”的保密状态下,既不能公开研究过程,也无法发表科学研究成果,对于科学家来说,这比直接告诉他无法取得成果更难。

远古人类愚昧无知,如何避免近亲交配?

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与合子后隔离无法繁衍自身直接绝种相比,近亲繁殖这个属性更具有致命打击,科学家也非常好奇,远古人类不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能活蹦乱跳的繁衍到现在?

2021年9月14日,《自然通讯》上发表了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的一篇论文,研究了古人类中亲缘关系的普遍程度,结果发现史前人类很少与他们的表亲交配。

研究人员分析了生活在45000年前的古人类DNA数据,以找出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结果令人惊讶:古代人类很少选择他们的表亲作为配偶,在1785个个体的数据中,只有54个( 3%)的表亲案例。而这个分布完全可以用零星事件来形容。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结果,尽管它并不受现代人类控制,当然科学家也不知道古人为何就避免了这个可能会出现在“大过滤器”中的天花板,但人类完美的避开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