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口红糖、猴王丹、唐僧肉…小时候吃的零食,为什么再也买不到了?

精彩内容,尽在“看鉴”!

不知不觉,岁月这把杀猪刀已经砍到90后头上了。

越来越多的90后成为了以“回忆杀”为主题的各种商业店铺的主要受众群体。

青海甚至有一家专门的怀旧零食店,无花果、大大泡泡糖、小浣熊方便面、大白兔、珍珍饮料、健力宝……各种童年零食都像小时候一样摆在货架上任君挑选。

但还有很多“回不去的童年”不在其列,比如口红糖、石头糖、猴王丹、唐僧肉……

童年零食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它们不见了?

九十年代刚开始时,经济开始起步,零食还不太多,饼干糖果类是货架上永远的零食王者。

“老大哥”大白兔早在尼克松访华的时候就被当作“国礼”送了出去,从93年起就成了“中国驰名商标”。

喜之郎也不堪落后,就在同一年杀入果冻市场,垄断了我们的童年。装满“水晶之恋”的透明书包是我小时候最时髦的单品,逢年过节才能求家长给我买一个。

粘牙糖也是这时候的主流,很便宜,几毛钱就能吃个够,又甜又粘牙。

但要说最实惠的还得是99年出现的“大大超人”,小卖部收银的地方永远会有个球形的大塑料桶,里面都是几毛钱一个单包装的泡泡糖,连吃带玩,两不耽误。

其他的还有口红糖、钻戒糖、石头糖、“5+2”橡皮糖、伪装成各种造型的巧克力……

而咸口零食的百花齐放要比甜口零食晚一些,因为这时候很多外国零食开始入驻学校旁边的小卖部,跟国产零食一较高下。

还是93年,这一年发生了好多事,乐事薯片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为了争夺膨化食品大王宝座,研发出很多奇奇怪怪但是还挺好吃的口味。

比如可乐鸡翅味、酸汤鱼味、野蛮牛仔骨味,还有我最喜欢的北京烤鸭味,比现在那些奇怪的口味香多了。

当时的乐事要挑战的,就是咸口膨化零食的两座大山――统一和旺仔。

早在90年代初,两位台湾来的老大哥就已经在大陆一统江湖。

统一小浣熊是多少人心中的“yyds”?当年在小卖部五毛钱一包,奇奇怪怪味永远脱销,我们那时候还会把不同味道的小浣熊调料粉换着撒。

至于浪味仙和旺旺仙贝/雪饼,我想就不用多介绍了,一句“大家今年也要旺哦~”就已经说明了所有。

而辣条的出现要晚得多,直到1998年,江湖人称“辣条”的小零食才开始流传开来。

卫龙的创始人刘卫平也正是从那个时候看到了商机,在2001年开始建厂,两年后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商标――“卫龙Weilong”,开始以此为核心生产辣条等休闲食品,卫龙就是从这时候开启了一统江山之路。

同一时期,牛板筋、猫耳朵等等也开始成为主流小零食。

不知道从哪个小作坊里生产出来的“唐僧肉”、“香菇肥牛”、“牛肉丝”填充了那些饿得不行的课间时光。

可以说千禧年之前,中国零食界还有小作坊产品的一席之地,但是当零几年几个重大食品安全案件发生后,三无零食迎来了“严打时期”。

咱们小时候吃的很多非常便宜的零食,都是小作坊工厂生产出来的,又油又咸的辣条类是重灾区。

那个时期中国还没有形成一套涵盖整个食品安全领域的食品安全监管体制,当时的零食工厂又沉迷“大型量产+大量零售”的盈利方式,因此很多零食其实都是三无产品。

我现在就在怀疑调味品味道特别重的辣条,是不是为了掩盖食材坏了的味道……但是小时候有口好吃的就行了,从家长到孩子都不是特别在乎这个。

结果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举国震惊,所有人都在想我们吃的东西到底健不健康?

食品安全监管变得更加严谨,给了这些黑作坊一记重拳。

没过几年,又出了“地沟油事件”,越来越多的人重视入口的东西,很多辣条这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甚至就在前年的“315”还曝光了辣条生产厂家卫生乱象,搞得甘肃省曾经决定在全省所有校园及周边200米范围内禁止销售“辣条”。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给有食品安全牌照的“正规军”零食带来冲击的,还有电商和便利店。

早在2006年,淘宝就成了亚洲最大的购物网站。在网上,什么都能买到,而且还比实体店买更便宜,简直就是往实体零售业的心窝子上捅了一刀。

所以你能发现很多童年零食在小卖部和超市里已经买不到了,反而能从淘宝、京东,甚至抖音上轻易买到。

相信大家应该都有逛超市觉得贵,转头在手机上买包邮便宜版的体验。

超市里的小浣熊一袋一块五,而淘宝上一箱30包只要25块,会在哪买当然一目了然。

同一时期,便利店开始四处开花,卖的东西比小超市更时髦,也更健康。

我们那时候经常放着门口的小卖部不去,特意绕远去路那边的711,就为了买新奇的“饭团”吃。

那一阵,很多当年特别繁华的商场都陆续倒闭了,更别说小卖部了。

2019年教育部彻底在中小学和幼儿园里取缔了小卖部,即使校内能有小超市,也不让卖高盐、高糖及高脂食品了,90后的青春彻底终结。

就在这段小卖部越拆越多,超市的进货也越来越少的时期,大量零食工厂没能赶上电商的东风,只能遗憾地倒闭停产。

那些好吃的、重油重糖、不健康的小零食们,也只能存活在我们的记忆里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怀念童年零食,也不是真的就想吃那一口“唐僧肉”。

时过境迁,又油又咸的豆制品零食和甜腻的糖果巧克力,已经不太合大人的口味了,甚至可能很多人连零食都不太常吃了。

但是当得知很多童年回忆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那种“长大了”的怅然若失感马上将我们俘虏,再看留下来的老伙计都会觉得“还好你还在”。

很多人特意去买小时候的零食,却发现小浣熊变薄了,卫龙变甜了,大白兔好像也不是以前那个兔了。

已经成为大人的我们一厢情愿地怀念那些年的味道,更多是怀念小孩子吃到零食时,那种单纯的喜悦和幸福。

那些消失了的、“变味了”的童年零食,也许就是独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吧。

参考资料:

1、马上评丨让辣条远离校园,不如让隐患远离辣条

2、中国零食简史

3、中国零食江湖30年浮沉史

4、中国休闲食品发展史